当前位置:科技频道首页 > 即时资讯 >

电信诈骗年均增长70% 破案率和赃款追回率不足5%

2014-10-27 11:40:11

0

来源:

编者按:虽然公安等部门不断加大防范和打击力度,通讯信息诈骗却陷入“打不胜打、越打越多”的尴尬,当前信息诈骗手法翻新速度加快,发案数量急剧增加,范围覆盖全国,数百万、上千万甚至数千万元的大案屡有发生,诈骗数额屡攀新高。而若干诈骗团伙则呈现集团化、专业化操作模式。《经济参考报》今日推出关注电信诈骗上、下篇,以透视电信诈骗现状,揭秘诈骗团伙犯罪利益链。

“平时也听过一些案例,了解过诈骗犯罪的方式,但当时就好像吃了‘迷魂药’,被骗得团团转。”年近70岁的夏继红说,被骗之后心里很难过、很失落,特别后悔自己没多个心眼儿。

今年4月,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的夏继红被通讯信息诈骗骗走了存折上的9000元钱。回想起当时的情况,她心有余悸地说:“骗子太厉害了,如果那张存折有9万元,我当时也肯定全部汇给人家了。”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从最初的中奖、房租汇款,到网银升级、邮包藏毒、退税补贴,再到冒充公检法人员、冒充税务人员、伪造网上通缉令,通讯信息诈骗类型已扩展到数十种,并且从过去“乱枪打鸟、漫天撒网”向“锁定信息、精准下套”转变,骗术不断翻新,欺骗性更大,靶向性更强。

  发案数量年均增七成以上

虽然公安等部门不断加大防范和打击力度,通讯信息诈骗却陷入“打不胜打、越打越多”的尴尬,发案急剧增加,蔓延祸害全国。

现在每次回想起被骗的过程,50岁的朱婷芳还是会陷入深深自责之中,她说:“我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当时怎么那么傻!越想越后悔,睡不着觉,每天都很焦虑。”

去年8月中旬,上海居民朱婷芳遭遇犯罪分子通过Q Q实施的通讯信息诈骗,骗子盗用她在国外留学的儿子的Q Q号,骗走了原本留作学费的20多万元积蓄。

朱婷芳说,她家是工薪阶层,发现被骗后,整个人都懵了。为了让儿子完成学业,夫妻俩不得不四处借钱,沉重的负担使得他们经常吵架,家里生气全无,几乎到了离婚边缘。

记者在内蒙古的赤峰市、通辽市采访了解到,2013年以来,当地出现大量以发放农机购置补贴名义诈骗农民钱财的案件,诈骗金额在几百元至数万元不等。

据办案民警介绍,犯罪嫌疑人先以非法渠道获取购置农机的农民个人信息,再冒充农业部门工作人员向农民拨打诈骗电话,声称要发放农机购置补贴,然后以银行账户号码有误等借口诱骗受害者将钱转到犯罪嫌疑人账户中。

59岁的赤峰市喀喇沁旗农民钱富贵就这样被骗走了近3万元。他说,自己一辈子老实巴交,接到电话的时候根本没多想,等到发现卡里的钱没了才知道被骗了,“接了那个电话,我可真是悔青了肠子,哪能知道他是骗子呢?”

《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深入上海、天津等多地采访发现,通讯信息诈骗发案居高不下。有着20年从警经历、近年来始终调研推动通讯信息诈骗治理的陈伟才说,从公安部了解的数据显示,2011年、2012年、2013年全国通讯信息诈骗分别发案10万起、17万起、30万起,年均增长70%以上。近三年来,每年通讯信息诈骗发案约20多万起。

多地警方表示,如果算上百姓受骗未报的案件以及诈骗未遂的案件,发案量与损失价值至少翻一番。

  诈骗数额屡攀新高

通讯信息诈骗泛滥的同时,被骗金额也屡攀新高。公安部向《经济参考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近三年来,每年因通讯信息诈骗导致的民众损失达100余亿元,平均单笔金额超过5万元。

记者调查发现,电信诈骗受害者少则数月数年收入、多则一生积蓄瞬间化为乌有,数百万、上千万甚至数千万元的大案屡有发生,损失十分惨重。

以天津为例,2009年前单起案件被骗金额没有超过百万元的,2010年最高为260万元,2013年百万元以上案件达12起、最多的一次被骗696万元,而2014年前5个月一次被骗百万元以上的案件达4起,其中5月发生的两起被骗金额分别高达714万元和1290万元。

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北京因通讯信息诈骗犯罪导致群众经济损失13亿元,浙江近8亿元,上海为5亿元,重庆为3亿元,天津为1.8亿元,长沙为1.16亿元。

发案率始终居高不下,但破案率和赃款追回率却极低。记者从深圳、长沙等多地公安机关了解到,目前各地通讯信息诈骗的破案率不足5%,在被破获的案件中,赃款追回率同样不足5%。违法成本低,导致诈骗分子肆无忌惮、猖狂作案。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每年几十万名被骗者背后,是犯罪集团拨往手机和固定电话用户的海量诈骗电话。公安部刑侦局在侦办的一起专案中,五个月内就截获2400万个诈骗电话。360互联网安全中心统计显示,2013年,我国被用户标记的诈骗电话高达7596万个。2014年1月至5月中旬,天津警方“防范通讯信息诈骗语音反制诈骗平台”共采集到境外呼入天津的国际主叫话单数为1410万次,远超正常的月均约30万次,其中绝大部分为诈骗电话。

  骗术翻新防不胜防

从最初的中奖、房租汇款,到网银升级、邮包藏毒、退税补贴,再到冒充公检法人员、冒充税务人员、伪造网上通缉令,如今通讯信息诈骗类型已扩展到数十种,五花八门、覆盖面之广令人难以招架。

江西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夏红色说,当前通讯信息诈骗犯罪的骗术翻新速度快,有时甚至一两个月就产生一种新的骗术,特别是犯罪分子针对不同受害群体、不同骗术精心设计不同的“诈骗剧本”,让群众防不胜防,危害性加剧。从诈骗内容看,目前主要有汽车退税、银联卡异地消费、“猜猜我是谁”诈骗、短信直接汇款、水电煤通讯欠费、冒充公检法办案、盗Q Q号冒充熟人、机票改签等四十多种,而且手法日趋升级。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当前冒充黑社会、电话假绑架等以威胁恐吓方式的通讯信息诈骗案件数量不断上升。在诈骗手法上,除冒充公检法机关电话号码,还出现了要求事主登陆虚假的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查看带有事主身份信息的“通缉令”。一些地方还多次发生冒充纪委、组织部的诈骗案件,影响非常恶劣。有的不法分子还通过不间断呼叫骚扰受害者手机,逼迫其汇钱了事。

同时,此类诈骗活动的骗术更加高超。部分犯罪分子不再使用“安全账户”“转账”等公安机关广泛宣传的敏感词语,而是改为所谓的“资金公正比对”“银行卡升级”“接收财政拨款后查证”等新词,让被害人觉得资金始终在自己的名下从而放松警惕。

多地警方表示,不法分子紧跟社会热点精心设计花样繁多的骗术,今年以来就相继出现了利用马航失联、中央巡视组、“爸爸去哪儿”节目等最新热点编造虚假信息实施的通讯信息诈骗犯罪活动。

针对不同骗术,诈骗团伙都会拟定一环扣一环的诈骗剧本,并对诈骗团伙的话务员进行培训,步步设套,使群众稍不小心就会上当受骗。很多接受过防范宣传教育的人员也照样上当受骗。由于目前尚缺乏综合有效的防范、打击手段,此类诈骗犯罪呈现出比传销犯罪更明显的顽固性、反复性、危害性。

  从“乱枪打鸟”到“精准下套”

多地警方向《经济参考报》记者证实,通讯信息诈骗正从过去“乱枪打鸟、漫天撒网”向“锁定信息、精准下套”转变。

日前,在浙江萧山打工的王女士被骗子冒充财政局工作人员以“火葬费补贴”为名骗走5万元,而让王女士相信对方并最终“中招”的是,诈骗分子准确报出她的姓名及孩子因交通事故死亡时间。

据多位已关押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介绍,过去他们往往用群呼、群发设备漫天撒网式打电话、发短信,成功率较低。现在逐渐发展成通过购买或利用钓鱼网站、黑客攻击、木马盗取等手段收集个人信息,由于能准确报出姓名、身份证号甚至住址、家庭情况、车牌号等信息,诈骗犯罪得手率更高。

“Q Q诈骗就是通过‘钓鱼网站’盗取‘上钩者’的账号和密码,然后根据聊天记录,模仿被盗号者语气,捏造各种紧急情况,要求亲友汇款。”关押在包头市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连长飞说。

改号软件、伪基站等诈骗方式泛滥,使得受害者看到手机显示的是被冒用的银行、通讯运营商、政府部门、执法机关等熟悉的“官方号码”,不法分子甚至还开始在电话中模拟警车警笛、电台呼叫等背景音效使当事人进一步放松警惕。

2013年8月,南京市民魏先生收到显示为银行客服号码发来的要求升级银行卡的短信,毫无警惕的他按要求上网操作后被骗走28万元。公安部数据显示,近年来使用网络改号电话作案占全国通讯信息诈骗案件90%以上。

  利用大数据甄别进行源头反制

专家认为,如果能有全国范围的大数据进行搜集、分析,打击效果将事半功倍。还可在及时采录涉嫌诈骗电话信息的基础上,推动运营商对涉嫌诈骗号码进行源头反制。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各地公安机关在要求运营商配合拦截诈骗电话时普遍遭遇一个难题:运营商无法在海量的通讯业务中,对诈骗电话进行有效甄别,因此有的运营商拒绝对潜在诈骗电话进行拦截。

深圳市公安局民警吕福志指出,去年6月深圳市开设反信息诈骗咨询专线通过大数据的搜集,发现打入深圳市的诈骗电话的重复率非常高,特别是邮政、银行等社会特服号码,经常被诈骗分子改号使用。

该专线建立了涉嫌诈骗电话号码“黑名单”制度。深圳市公安局将号码清单通过媒体公开发布,并发至深圳各大运营商,要求他们对清单中所列电话号码进行技术拦截、封堵,列入黑名单进行处理。目前专线已截获各种政府公开电话的改号变种2800个,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吕福志说:“我们通知运营商对相关电话号码进行关停处置后,如果由于运营商没有采取有效措施而导致群众再次被骗,那么运营商就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严重时可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共犯刑责。”为敦促各大运营商主动作为,深圳市公安局还曾以“运营商知而不理涉嫌共同犯罪”为主题召开新闻发布会。

此外,记者了解到,接到通讯信息诈骗报案后,公安机关需前往开户银行所属地对涉案银行账户进行查询和冻结。但在此期间,仍有很多受害人被骗并向嫌疑人账户汇款。而当警方抓获嫌疑人后,钱款已经大部分被转移或者挥霍,受害人损失难以挽回。

专家认为,各地公安机关应主动担当,由公安机关出面担保,对涉嫌银行账户进行强制冻结和赃款原路返还,有可能造成的法律纠纷由公安机关承担,以此消除银行的担忧,最大限度保障人民群众财产安全。

据悉,深圳市公安局、中国银监会深圳监管局、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联合制定《深圳市通讯信息诈骗犯罪案件涉案账户资金应急处置办法》,对此类犯罪行为发生后不超过12小时,或者涉案资金尚未被全部转移的情况开设“绿色通道”。在发现诈骗银行账户后,第一时间对涉嫌诈骗的银行账户采取“暂停支付”方式,防止嫌疑人将钱款取现或转移。一些嫌疑人在作案账户被锁定后还前往银行申诉,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记者任鹏飞、扶庆、刘元旭、刘懿德、郑良、刘良恒、朱翃采写)

关键词:
爆炸性 诈骗 民众 损失 增长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