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兆丰:想象力改变人类命运

来源:财经网科技  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如何促进想象力,如何让想象力走得更远、实现更多商业的转换,实现更多商业的产品,实现更多快乐?薛兆丰认为有三点:一是教育;二是制度的建设;三是产业的推进。

3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研究中心联席主席 薛兆丰先生

2016年10月21日上午,在珠海举行的“2016英特尔中国行业峰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北京大学法律经济研究中心联席主席薛兆丰先生发表主题演讲《有理由的乐观--想象力改变人类命运》时谈到,因为有了想象力所以有了信仰,有了信念,有了乐观的精神,然后才使得人与人之间能聚起来、聚合起来,聚合起来才使人与人之间结成团队、合作、分工,于是有了今天的科技发展,背后都是靠想象力。

如何促进想象力,如何让想象力走得更远、实现更多商业的转换,实现更多商业的产品,实现更多快乐?薛兆丰认为有三点:一是教育;二是制度的建设;三是产业的推进。

 以下是演讲实录:

各位早上好!今天非常高兴有机会能来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对社会进步的看法,今天我的演讲题目叫做有理由的乐观,想象力改变人类命运。

我们想象我们自己是一群外星人我们远远的靠近地球,用非常天真的眼光来看人类的进步,我们来看人类为什么会进步,我们怎么理解人类的进步,我们一点一点的逼近地球,我们会看到什么?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场景,就是人和动物之间的区别,动物是直接竞争的,他们要抢什么、争什么,他们都直接去争,我们看到动物抢东西是弱肉强食,我们看到动物是非常能适应环境的,他们能利用环境自我生存的独立能力是非常强的,有很多东西,像老虎可以爬树、游泳,白天可以看见东西,晚上也能看见东西,它要什么就抢什么,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动物世界里面的争夺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他们的竞争是直接的。

人类的竞争呢?我经常问坐在下面的同学,我今天也问在座诸位,你们今天坐在这里是在竞争吗?舒舒服服的坐在有空调的房间里,外面狂风暴雨,我们坐在这里有没有竞争?有竞争,但是我们的竞争方式和其他动物的竞争方式非常不一样,竞争是非常迂回的。

外星人看人类的竞争,感觉他们好象没有在竞争,他们在读书、写字、交谈、社交,他们有的时候来这里听讲座、听报告会,实际上他们在改变自己的想法,改变自己的素质、改变自己的标签,从而去竞争。最后他们争的也是房子、也是车子、也是钞票、也是伴侣,但是他争的方式和动物非常不一样。迂回的竞争、直接的竞争。这使我们看到一个对比,动物虽然本领很强,但是他很穷,身无旁物。

人类对环境的依赖非常强,但是他非常富裕,哪怕他是一个乞丐,身上也有很多的财物,他还要利用周围社会的环境、社会的条件、公共设施,他离不开它们。哪怕是一个乞丐都非常富裕,但是他的独立性很差,不能独立,为什么?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那是因为人类社会和动物社会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动物社会里面动物是依靠能力来获胜的,谁有能力谁做大王,而人类社会是依靠权力的界定来获胜的,谁有权力谁能获胜,能力和权利有什么区别和不同,英文单词差一个字母,能力是might为,权利叫做right,动物世界看到一个狮子王,他看到前面有一块肉,肉归他,为什么归它,因为它能打胜狮子,它之所以能获得这块肉是因为它有能力。

人类社会不是这样定义的,人类社会定义这个肉是某个人的权利、某个人的私有产权,产权的含义、权利的含义是什么?权利的含义是当社会其他人都认可你有选择的自由或是保护拥有、享有资源自由的时候,这才叫权利,权利不是你的本领有多大,而是周围人觉得你有没有,如果周围人都觉得你没有,不是社会共同执行、社会共同贯彻的,你就没有这个权利。

我在外面停一辆车,我人不在,有人要偷这辆车的时候,社会其他人会出来说不行,你不能偷这辆车。有一块肉放在这里,我离开了,有人要拿这块肉,别人说不行,这块肉是薛老师的,这是权利,这种现象在动物世界里是看不到的,狮子王走开以后,别的狮子说我要这块肉,别的狮子会说不行,这是狮子王的,没有个现象。

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想象,文明是多么难建立,脑子绕了多少个弯,这块肉如果人人都能吃,将来我的肉就会受损失,最后每个人得到的教训是,我保护别人的肉,我自己的肉能得到保护,这是一个想象力,这是一个迂回的过程,这就是权利慢慢形成的过程,制度慢慢形成的过程。

制度的形成不是说写在一个文本上就可以的,最后要不断的一次又一次的在人类的脑子里强化,才能成为所谓的文化、制度、习俗,很好的一个例子,2015年是英国《大宪章》颁布800周年,1215年颁布的,《大宪章》就是英国很早界定权利,国王的权利也是有限的,国王不是拥有所有的东西,有些东西是国王不拥有的,就是从《大宪章》的颁布。去年由于《大宪章》颁布我给自己买了一个复制品的礼物镶起来挂在办公室。

《大宪章》到今天800年它可不是什么深谋远虑、精心设计的结果,当时就是20几个贵族跟一个非常混蛋的国王他们之间达成的协议,这个国王很坏,太嚣张、太跋扈了,随便抢人家的东西,随便的加税,随便的出卖正义,谁给钱多他就判谁官司赢。后来贵族受不了了,和他签定协议,你的权利有限,如果你违反了就对你不客气。就这一个条款,他和普罗大众没什么关系,就是贵族和国王的关系,贵族和教会的关系,国王把土地给了教会就不能拿回来,因为土地给的是上帝。这个合约颁布以后,混蛋国王不到十个礼拜就要收回,就要反悔了,后来他去世、儿子要接位,当中一个既得利益者教会拥有土地,土地拿了以后根据《大宪章》不能还给国王,因为既得利益就反反复复的去印《大宪章》,反反复复和信徒们传播,一次又一次说怎么约束他的权利,800年分权的想法,人们权利的想法就根深蒂固的扎在人们心中,这就是制度的形成。

我们也争,我们争的迂回方式和动物不同,这种竞争的不同导致什么后果?导致社会财富的极大丰富,我喜欢问朋友们、同学们,随着工业革命、消耗地球资源越来越多,用得越来越多,生活越来越奢侈,我们的自然资源,世界上人类可用的自然资源是越来越多了还是越来越少了?在座各位可用的自然资源是越来越多还是越来越少了?物理上的直观概念是越少了,用得多了就越少了。罗马俱乐部70年代出了《增长的极限》,说这个世界资源快用完了,地球的承载力有限,差不多称满了,我们不能浪费了,世界末日快要到了。三十年后我们看看,四十年后我们看看,说对了没有?没有说对,我们可用的自然资源是越来越多了,石油的勘探量、预计的存储量越来越多了,每一年都说越来越少了,快没有了,实际上发现的量是在直线上升,为什么?因为一个原因是经济的原因,经济规律的原因,当石油非常便宜浮在地面上的时候,地面上就能拿的时候,不值得挖深一米的时候、只有一块钱的时候,你觉得世界上的石油储量就是地面上那么多。但是当石油价格上到十块钱你就值得探十米深,看十米以下有没有石油。石油的价格到100美金的时候,你就值得看100米深,看的范围不同了,勘探技术不同了,值得找的成本不一样了,这时候我们看到的量会多了,可用资源就多了。有人反对,地球的石油资源是有限的,由于价格的上升,可用的能源,我们马上就要到了能源根本用不完的阶段。德国风能已经占了他们全国使用量的90%,将来有可能是负电费了,发电公司要给你钱让你用电,好让发电比较平稳,虽然很多人抱怨地球的承载力有限,实际上我们是有极大的增长。

极大增长很好的标志就是人口,一直很低的是人口总量,1500年、1800年以后人口是指数上升,地球能承载的人数是直线上升,当然他伴随的就是科技的发明,科技的出现。地球的承载力有限这种想法、这种说法不对,不仅人口急剧上升,人们生活的质量也在大幅度的改进,最好的指标就是人的平均寿命上升、倍增,其中有很多朋友说为什么今天的癌症会越来越多,死于癌症的人越来越多?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够老,以至于得癌症,活得够长了才有机会得癌症。

粮食不再稀缺了,转基因种植面积大量增加,绝大多数的粮食不是人吃的、动物吃的、牲口吃的,或是用里发电、做能源,电的价格急剧下降,最早的时候是极端有钱人才能用得起照明技术,用得是精油,洛克菲勒出现了,能炼石油了,他把油的价格从1加仑几块钱、几毛钱到最后几分钱。最后的后果是,让最穷的美国人入夜的生活成为可能,这个过程还没有停止,还在加剧,电的价格还在便宜。

虚拟世界里的基本元素、基本的资源,内存价格急剧下降,安全也同时提高,每1千瓦时死亡率如果用煤的话,死的人是这么多人,如果是用石油的话,死得是旁边那个方框,如果用核能的话,大家要用望远镜才能看到,是那么一点点。生活变得非常富足,是我们以前一千年前、五千年前、一万年前不可想象的。

大量的开支越来越多的是用到了非必要的产品上,经济学家说,人有钱还是穷?不用看数字,看一个现象,就看你家里买的东西有用没用,如果你家里买的东西都是有用的,那你家是穷人,如果你家买的东西是没用的是富人,买的东西大部分是没用的那是很富的人,大家想想对不对。当人穷的时候他的需求指向是非常明确的,就是要吃、吃饱。当他变有钱以后,他的需求变得不可捉摸,他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需求,这是变富的标志。

极其贫困的人口比例大幅下降,现在变成一个零头,即使是穷人,他的绝对生活水平都比以前要高,这是在世纪之交的一个报道,我最喜欢了话是“大多数美国的穷人确实都是营养过剩,他们长大以后比1944年诺曼底登陆的美军平均高一英寸、重十磅”,这就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世界在变好。和我们的印象可能不一样,有人说世界变好,是不是因为贫富差距,有些人特别有钱。今天我们在英特尔开会,科技人员、科学家或是企业家他们赚得多少,他们为社会贡献多少?这两个比之间是多大?你们猜这个比之间是有多大?他自己享受的多少?他给社会贡献了多少?这两个比之间差多少?一半一半还是1:5?经济学家的统计,发明家和企业家的收入占其发明所带来的总价值的2%左右,只有2%。科技惠泽世界上每个人,包括最穷的人,他们得到的享受都不一样。

我自己印象最深的是在1992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出来工作,当时买硬盘是3000,我买一个200M的硬盘,当时我狠心买200M的硬盘是为什么?我相信买了200M的硬盘以后再也不需要买硬盘了,200M足够未来用了。今天回过头来看,多么鼠目寸光,今天三分之一的价钱能买到1、2T的硬盘。我自己想想十多二十年间我为硬盘的发展做出多大的贡献,使我能以这么便宜的价格买到那么海量的硬盘?零。没有贡献,但是我享受了很多。这个时候你去看改进硬盘技术的人拿多少才叫多,拿多少都不叫多。当时我印象很深,在深圳华强北的电子市场里,我打算要装一台机,386、486、586价钱直线上升,卖的潮州阿姨和我说,386就是汽车的速度、486是火车的速度、586是火箭的速度,你看你买什么吧,最后咬咬牙买了486,586买不起。

我们对社会的进步,大多数人不包括在座的诸位,因为你们都是行业里的领袖,我们外人对科技进步没有贡献但是享受很多,这就是我作为经济学者看到的图景。还有人说这个世界变动,最有钱的人,1%的人占有了99%的财富,这种说法本身有问题,正如刚才我说了,其实是1%、2%的人从事创新,走出大街,真正做创新的人是很少的,很少的人做创新,他们可能赚了很多钱,包括发明家、企业家可能赚了很多钱,相比社会赚的钱来说很少,说明他们总的比例很少。还有一个最尖端的说法,有钱越有钱、穷人越穷,这个说法对不对?统计数据你看看,这是1946年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蓝筹股,拿他们算股票的指数。到2015年你猜剩下多少,剩下三家:杜邦、通用电器和宝洁。其他的都是新的,只有这三家是原有的,这是经济学者看到整个世界发展的图景。人们有想象,人们守纪律,不和动物直接竞争,在制度下有发明创造,发明创造之后有一部分人赚得多,但是他惠及整个社会的更多,所有人都一起进步,最成功的人他们当中不是同一个人,他们在变化,变得很快,而且越变越快,这就是个世界。

我有的时候想和大家分享,自然资源和人为资源哪个重要,有些人讨论哪个国家缺少自然资源,这好象是了不起的事情,是国家贫困的理由。我倒过来问大家,如果一个地方,那里自然资源是非常丰富的,伸手就能摘到一个香蕉,伸手就能摘一个果子吃的社会,你们猜那是什么样的社会,很富裕的社会还是比较穷的社会,我们一年到头很辛苦,最后有一两个礼拜跑去马尔代夫,看看那里的山清水秀,觉得马尔代夫在当地生活的人可真幸福,他们一天到晚都能生活在那里,自然资源非常丰富,实际上是穷的人。即使是马尔代夫好的生活环境,其实也还是人为资源造成的。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审视我们的生活,你会发现自然资源、人为资源,他们之间的比例越来越悬殊了,极大量的幸福不建立在对自然资源的依赖,极大的幸福建立在对人为资源的依赖上。最好的故事改变沙子和芯片的对比,沙子非常丰富的地方和大量使用芯片的地方完全是两回事,毫无关系,社会的进步取决于科技的进步,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市面上流行很多观点说这个社会为什么会进步,为什么会有钱,常见的说法是,因为有剥削。大家想象剥削能导致进步吗?剥削从来就有,人类长河的曲线从来就有,剥削不过从你的口袋变到我的口袋里,剥削能创造今天的财富吗?显然不行。

我是刚从北京来的,估计大家都去过北京,没去过的大家可以去看看,大家去北京可以看看故宫,看看皇帝的生活是怎么样的,看完以后你会感恩我们今天的生活,没有抽水马桶、没有空调、没有从日本运过来的新鲜海鲜,没有从澳洲运过来的牛扒,更重要的是没有wifi。那样的生活唯一吸引的是后宫三千,和现在的女孩子差远了,营养、教养、风度不是一回事。我们靠的是人为的资源,哪儿来的?不是剥削,有人说投资,投资也不能解释技术进步,也不能解释物质生活极大的进步,投资不是钱加钱吗?钱加起来就有钱了吗?你试一试钱加起来第二天有没有多?

像厨房,好的餐饮,不是单纯食材加起来才行,我们把好吃的东西,新鲜的食材堆在厨房里就有好吃的了?是这样吗?不是这样,最重要的是要有菜单。好的厨师、好的品位,做当中好的转化才能把沙子变成芯片。这就是想象力,这就是知识,这就是当中的不同,想象力有多重要?我们看人类,人和动物很重要的区别是人跟猩猩之间很大的区别是想象力,猩猩手中有一个苹果,让它苹果给你,它不愿意,如果拿香蕉交换它愿意。人不是这样物物交换的,你现在给我好好干活,我下辈子给你好处,愿意不愿意?有没有愿意的人?人的想象能去到很远的。曾经有一个心理学实验、儿童的实验,他说让几个小朋友坐在一块,和他们说,有两块糖,桌面上放着糖果,如果现在不吃,如果能坚持不吃,到下午的时候我给你一块更大的糖,看他们怎么表现,有的小孩实在忍不住就吃了,有些小朋友忍住了就得到奖励了,下午的时候再过几个小时得到更大的糖,实验的过程是这样的,有什么启发呢?

做实验这个人,他们的结论说,小朋友如果自律的,越自律的人未来受益会更大,他们做了跟踪,当时愿意不吃的,等到下午吃的。日后看他们的成就就比较大,自律很重要。看了这个实验我有不同的解释和不同的想法,其实更重要的是想象力,愿意不吃的人,你跟他说,到下午的时候奖励更大的糖,那个糖是见不到的,是没看见的,他要把那块糖想象出来,要看得见,他越看得见,今天不吃能忍耐的动力越强,实际上背后是想象力之间的区别,能够想得有多远就能走得多远。中国的小农经济和中国的科学发展有不切合之处。小农之处,农民看眼前的东西,看到手里的东西,拿在手里的东西看得很重要,一点都不肯给,你跟他说,你放弃未来更大的饼、很大的饼呢?对不起,那个我想象不到,看不到。不断的教育就是让人强化对未来的想象力,我有的时候看今天的社会,网友网恋挺多的,大家想想网恋怎么来的,怎么网上都能谈恋爱,其实能网恋的人打字就能谈上恋爱的人,他的想象力是非常丰富的。想象出来的恋爱和真实社会的恋爱更幸福、更快乐。就是因为想象力,使得人们有了未来的冲击,能把未来的饼看得很大,正是因为这样,因为有了想象力所以有了信仰,有了信念,有了乐观的精神,然后才使得人与人之间能聚起来、聚合起来,聚合起来才使人与人之间结成团队、合作、分工,于是有了今天的科技发展,背后都是靠想象力。

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怎么能促进想象力,怎么能让我们的想象力走得更远、实现更多商业的转换,实现更多商业的产品,实现更多快乐?我觉得有三点,我来自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右下角是我们的公众号,欢迎大家去关注。这个学术中心是林逸夫、张维迎、海闻教授创办的,这三点都和培养想象力有关:一是教育;二是制度的建设;三是产业的推进,我们有做研究的,也有做政策管理的,也有商学院。

1,在教育上要纵容想象力,怎么纵容想象力,我去美国看到一个现象非常有感触,参观东岸、西岸、MIT,在美国一流的学校和差一点的学校之间的区别在哪里?肉眼是看不出来的,因为硬件都是一样的,区别在软件,不在于愿不愿意花钱去修硬件,而在于愿不愿意花钱放在软的东西上,看不见的东西上。企业家、校友成功的时候回学校捐钱,通常怎么用?修个楼是可见的,物理的,永远在那里的,名字刻上去,一般不愿意去投软的东西,我自己待过两个学校,我的博士在所没那么出名的学校,没那么好的学校,虽然我们的经济系有两位诺奖得主,但也不算很好。后来我到西北大学做博士后,西北大学就是十大了,非常好的学校,区别在哪里?不在物理、不在校舍、不在房子在于软环境,什么软环境?我读博士五年,很多大名鼎鼎的经济学家我都没见过,只听过名字。我在西北大学,两个礼拜内全部见了。区别在哪里?是因为他有很多软的钱,不断让学者飞过来简单做个讲座、午餐会、聊聊天就回去了,钱用完了就不见了,谁愿意用这样的钱,谁就是愿意在软的方面做投资。这个钱不得了。

MIT看黄亚生(音)教授做的创新班,每个学生的经费是五六万美元一个学期,这些钱怎么花?只要你有想法,你要去非洲哪个企业就让你去,很多钱让律师写合同,帮助你去实现想法,从小宠大的人,他们对未来的想法和实现动力是不一样的。美国我们看飞行汽车,能飞上去再重用的航天飞机,我五六岁就有这样的想法,每位堵车的时候就会想汽车飞起来多好,你们从来没想过要实现它,也不觉得能实现,大多数人从来没有被宠过,不断被宠的环境就有激情和积极性,这是教育方面。经济增加不靠剥削,就是要看不断的创新,你要维持不断的增长力,就要有越来越多人参与创新的活动,教育的投资就要越来越大,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没有它不能维持持久增长的速率。

2,法律,为想象力确权,今天很多科学的发明,发明的权归谁?有两派,做政策建议、政策研究分析的时候,一派是说新的知识产权、新的想法当初是谁出的钱,谁下的命令说要研究的,这个所有权就归谁,通常归联邦政府,或是归实验室的领导,或是归学校,有另外一派的想法说,谁能把资源用得更好就归谁。跟原来出钱的人没关系,美国1980有一个拜杜法案,1980年的时候他们看到美国有很多的发明创造都是联邦政府资助做的,联邦政府资助做完以后,申请专利所有权归联邦政府,发明人没有权,所以也没有积极性推动他的商业化,联邦政府手里面拽着这么多的专利,官员也没有积极性推动它的商业化,所以就沉睡在那里。所以谁投资、东西是谁的,这个想法可能不对。我们把它改过来,谁能把它用好权利就归谁,大方一点。1980年拜杜法案说,联邦政府付的钱,发明人有权拿去商业开发,赚的钱归发明者和发明者所在的机构,一下子盘活了大量的发明创造。今天我们在美国看到井喷式的科技发展,跟1980年的拜杜法案有莫大的关系。今天中国也遇到类似的问题,发明权归谁,归单位、归国家还是归个人,如果归个人算不算国有资产流失,这里面是重要的政策关,这个我们要过,过不了这一关饼做不大。

3,产业,需要企业家精神,过去我们印象中,发明家是最重要的,地位是最重要的,发明家同时也是企业家,像爱迪生,爱迪生发明灯泡,他找到钨丝,他自己做投资人,他自己投资电场,自然投资生产灯泡,最后还要亲自和很多仿造者打官司争知识产权。一个人完成所有的工作,今天不是这样了,今天是发明人、发明家在背后工作,前端是有一层一层的企业家、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一般投资、制造商、市场。当中的分成我们得到最新的数据,科学发明者创造发明所占的比例和后续所有的商业转换过程的比例是1:100,也就是说一份投资,后面要有100份的投资才能使这个发明创造从原理变为实用的科学技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大家想想,如果大家手里有发明创造,拿在手里,有一个企业家跑过来说,我跟你分成,我把你转成商业化,你会怎么说,行,我们5、5分,1:1分,1:1分做不成,1:10分做不成,1:50分都做不成,1:100分才做得成,这个制度是怎么摸索出来的?最后发明家为什么愿意?这是一个神奇的事情,是值得我们再去研究、再去学习的。为什么科学家愿意1:100分,愿意稀释,最后做出来的饼拿1,也比以前拿100%大多了。

很多朋友关心今天的经济局面,经济下行怎么办、房产价格上升怎么办、汇率下降怎么办、就业怎么办、产能怎么办?在我看来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问题,再怎么修、再怎么弄那块饼就这么大,我们看到的是这个饼能不能够通过我们的想象力做大,做到好大。我觉得答案在这里。

今天在这里和大家讲一讲从沙子变成芯片的故事,再来参加一下行业峰会,我觉得对未来是乐观的,而且是有理由的,非常乐观。谢谢大家。    

编辑:luxin
想象力 命运 人类 薛兆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4月27日,专车第一品牌易到发布《五一出行大数据预测报告》,对全国主要城市、旅游景区做出出行预测。五一期间,上海、北京、深圳、广州、哈尔滨五地的人们出游意愿最强,上海人民广场、哈尔滨国际会展中心、北京天安门广场、八达岭长城、颐和园、成都宽窄巷子、南京夫子庙、杭州西湖、洛阳龙门石窟将是小长假最热门景区。

  • 4月27日下午两点,360安全路由在北京·中国电影导演中心举办2017年新品发布会,360安全路由2千兆正式亮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