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反思:搜狐今天的落后,或因错过一件事

来源:央视新闻  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拼的是互联网的有竞争力组织的一个经验,怎么样达到管理;拼的是产品,但是要做出好的产品以及做出好的产品的渠道营销。

在乌镇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一众互联网大咖星光璀璨,央视财经将进行多场直播,带你感受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来到互联网大咖身边...

搜狐,这个你并不陌生的字眼,在过去10年来互联网最热的领域,搜狐都有过参与,甚至比别人更早布局,但是却一直处于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状态。小桥流水,细雨绵绵,央视财经记者侯凯笛对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进行了专访,他们聊了哪些话题?肯定有你关心的热点!

专访一开始张朝阳就开启了自黑模式,“我身体还挺好的,精神不太好”,想知道他们聊了些什么吗?小编提取了其中的精华,错过可就没下家了

搜狐帝国已经没落?张朝阳:一直都在从未离开

记者侯凯笛:您曾经是创造了一个互联网帝国,搜狐应该是一种响彻云霄的感觉,但是后来有一点点消沉的迹象,似乎随着您当时状态不太好的时候搜狐也跟着您生了一点小病,那目前搜狐的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张朝阳:是,2011年的时候。

记者侯凯笛:如果让您给现在搜狐的健康状态打个分的话您觉得是多少?

张朝阳:确实有点落后,在互联网爆发的时候没有跟上去,有点被边缘化,但一直也没有离开,在几个领域中都有坚实的基础,等我重新回来的时候,其实这盘棋还是可以下的,也还是一盘好棋。视频的话要让它从一个无底洞的状态变成有底洞,走向自制和收费,这样只要视频花钱少了,游戏不断在赚钱;然后就是新闻媒体,移动互联网的搜狐新闻,以及搜狐新闻里面的社交网络,搜狐新闻现在也是盈利的,需要把它更大的规模做起来,还有搜狗,所以我们四个业务线,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搜狗和游戏,比较宽泛,所以说这些年从来没离去,我回来要把搜狐重新振兴的话,其实这盘棋也还不错。

张朝阳:我对单纯赚钱这件事其实不太感兴趣

张朝阳:我的问题可能就出在这儿,我当时就是太有名也相当有钱。

记者侯凯笛:您就是有钱太快了。

张朝阳:对所以必须要建立一个人生追求的更高的准则更高的价值观,现在中国的拜金主义比较严重好像一切都要赚钱,这个事情其实也是造成了我们这个社会,因为在价值观太低了,所以导致精神问题各个方面特别多。

记者侯凯笛:乌镇是大咖的集结地,我看网友总结了去年的十大大咖,领跑的就是马云、马化腾,身价都在1000亿以上,后面您可能也知道,雷军、李彦宏、刘强东等等,在这个排行榜当中,您是最后一位,其实看来十年前您的身价比他们都高,现在垫底的话,您心里有没有一些焦虑感?

张朝阳:也没什么焦虑,我也不是特别在乎,钱够用就行。

记者侯凯笛:这是一个形象问题啊。

张朝阳:只能说我们工作没做好,历史给了我很好的机会,互联网的到来,探索的几个模式都对的,从建网站到分类,建引擎做门户等等,可能出名太早,错过了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这两大机会,我觉得互联网颠覆很快,如果你做成了身价立马就会上去,所以无所谓了。确实搜狐有这样的尴尬,我们是在美国上市,要么伟大就特别伟大,你要落到地平线底下,很多人就不注意你,就只看你的盈利,在美国、亚马逊多年不盈利,投资人都知道亚马逊,大家都在上面买东西,他们给它很高的市值,宽容的让它去创造,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的各种问题就是,如果你不被他们关注不像阿里巴巴一样被所有人都理解了,或者相应的模式他不理解,就只看你的盈利,但是盈利的话我们就是说因为视频花钱太厉害,我们就存在这样一个尴尬,我们既要扩张又要花钱,之前我说我们错过了两个机会,盈利就很低,身价自然就低,这并不代表我们搜狐在落后的状态下,中国网民的用户其实并不那么少,我更关心的是如何影响人们的生活,最后正确的商业模式也就水到渠成,收入上去,市值也就上去,分分钟的事儿。现在还是要说用户规模,中国用户规模很大,但是要真正碰到爆炸型的机会。

搜狐未来赚钱着力点在哪里?

记者侯凯笛:我看搜狐的报表,重金砸的搜狐视频还是在巨亏,游戏过去两年也一直在下跌,始终好像搜狐维持在一个比较艰难的状态。

张朝阳:现在整个视频行业都是亏损的,原因就是都在重金砸一些电视剧,而广告根本就不能弥补它的成本,而且大家都在买现象,在电视剧热播之后大家满城风雨都在看,错过电视台的人都去看视频,这个模式是不成立的,所以过去无论是我们还是其他几家,都是亏损的。现在就是要走出一个自制剧和收费的模式,因为高质量的花钱做的作品你要是免费给观众看的话,生意模式是不成立的,就好像在美国特别好的片子都是在H B O或者CABLE里面看,而肥皂泡剧,CBS、ABC,这些是免费的靠广告支撑所以这个模式,在过去几年大家为了流量为了抢占市场份额砸了很多钱,所以搜狐新的态势转向,网络游戏也是从端游走向页游现在走向手游,这个还不错,我们新的天龙八部还是有个比较好的效果的。

记者侯凯笛:过去几年向着几大传统网站是不是都面临着一些困难?

张朝阳:几个视频网站,都是巨亏,亏的特别多比我们都多,只不过,比如说新浪没去做视频或者视频没做起来,网易也没做视频网易就一心做游戏去了,就我们又做视频,腾讯也做视频,但是微信做起来了,所以他赚钱的模式非常多,所以我们和腾讯都敢做视频就是因为,游戏做起来了,尤其做起来之后我们的现金流,所以历史上给我们积累了很多的现金,比如说我们账上有十几亿美元的现金,当然丁磊比较抠门儿尽,管游戏做了很多他还是不愿意趟视频这个浑水,所以我们的业务比较宽。

记者侯凯笛:我看这几个网站都在转型,包括您说丁磊过去几年还在养猪,现在更多的在网易优选上做了更多,效果还不错,新浪也重推新浪微博,对于搜狐来讲,如果视频不赚钱的话,未来主要的着力点想放在哪儿?

张朝阳:视频的话要让它从一个无底洞的状态变成有底洞,走向自制和收费,这样只要视频花钱少了,游戏不断在赚钱,然后就是新闻媒体,移动互联网的搜狐新闻,以及搜狐新闻里面的社交网络,搜狐新闻现在也是盈利的,需要把它更大的规模做起来,还有搜狗,所以我们四个业务线,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搜狗和游戏,比较宽泛。

记者侯凯笛:您想第一步从哪个棋子走起?

张朝阳:第一把搜狐视频的严重亏损给止血,把无底洞变成有底洞,对于那种特别昂贵的,上亿的买一部剧的就减少,大力去推我们自己做的自制剧,比如现在我们做了几部成功的,亲爱的公主病,法医秦明,去年我们的无心法师都很成功。所以这方面视频领域有很多创新。比如说搜狐视频自媒体,像YouTube这种模式,还有就是直播业务,比如我们的千帆直播。

张朝阳:我们要将颜直播变成网络直播

记者侯凯笛:我看你每天都在坚持做直播?

张朝阳:这个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想体会下如何把直播从颜治直播做成价值直播,另一个也是我个人兴趣我想提高我的英语水平,所以用教教别人英语来学英语。

记者侯凯笛:其实直播这个风口这一年已经有很多占据高地了,搜狐这个时候跟上,您会不会觉得其实这个风头已经有点过去了?

张朝阳:首先,我不认为直播是一个互联网最本质的业务,它是一个应用,把原始播报变成一个直播业务,现在大多其实都是颜值模式,就是两极分化,有钱有权的人,给小女孩扔钱的,这是线上直播。新闻直播其实也不是才做的,我们积累了很久,两年前就做了,只不过没出来说就是了。我现在好像是教英语是变成一种价值,不是说靠女孩颜值,而是我去给你教英语。但是我不认为直播是一个能够独立的成为一种特别的东西,它一定是跟社交网络,是跟整个平台相关联的新业务之一。

搜狐重新回到互联网中心,应该需要3年

记者侯凯笛:您也承认这个时代变得太快了,发现很多东西跟您想的不一样,甚至用户会流失掉很多,我重新回来的时候,我想把用户拿回来的时候,容易吗?

张朝阳:是不是容易因为在历史上,在历史上我们曾经,一个是把社交网络这个机会给丧失了,所以需要重新重启这个事情,但是同时,这几年一直在努力只不过需要很多东西需要积累,无论是对于机器推荐的内容,这种好的推荐的内容一直在推荐和研发,搜狐客户端已经两年来更新了七个版本了。社交网络我们也刚刚推出了一个狐友,也是社交网络。互联网这个东西就是只要你做对了它会爆炸,当时很早我就相信n2n的社交网络,那么早就把Chinaren收购,后来微博之战我们就歇了,所以说我们错过了社交网络的一拨。

记者侯凯笛:其实一拨很好的机会就过去了。

张朝阳:但是现在移动互联网又有新的机会,同样的社交网络就看你是不是做得更好。

记者侯凯笛:但是我们其实有点像是一个,当时稍微有点落伍的战士,要追上大部队,甚至是赶超大部队,有什么致胜的法宝吗?你现在有没有想过?

张朝阳:就是要互联网的东西,有的是慢的,有的是快的,细心去研究一个东西,而一个产品的好坏也不一定是工程师开发出一个特别牛的东西,一下子就好了,而是说不断不断的改进。然后你就发现长期以来你的产品就不错了。创新不是某天脑袋产生一个新的东西,而是哪怕新浪微博做得也很烂,但它占了一个很好的位置,长期的不放弃,吭哧吭哧到今天迎来了第二春。因为它的模式太好了,就是社交网络。我觉得掌握的法宝就是,搜狐当年我可能对市场营销做得比较多,宣传,出名出得比较早,跟媒体打交道,但是有很多新的想法都是第一个做的,但是就是因为在产品上没有执行的很彻底,包括团队等等,现在可能有很多经验,就知道怎么来,一个产品的成功需要什么,可能花的时间要在产品上,要在这个,这种研究人的行为,一定要花时间在上面。

记者侯凯笛:上个礼拜的时候您在搜狐的2017Workd大会上说,搜狐几乎创造了中国的互联网,带动中国互联网开始发展,但是即将进入到中国互联网下半场的时候你们会重新站回到这个舞台的中心,那您觉得这个中国互联网的下半场究竟拼的是什么?

张朝阳:拼的是互联网的有竞争力组织的一个经验,怎么样达到管理;拼的是产品,但是要做出好的产品以及做出好的产品的渠道营销,就需要一个管理上,达到一个非常强的组织,那就是管理经验。

记者侯凯笛:你给自己留了多少年的时间重新回到舞台中心?

张朝阳:就是三年吧。

编辑:zhaoxiaofei
张朝阳 搜狐 落后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越来越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运动健身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生活的一部分。TalkingData最新发布了运动健身人群画像的大数据报告,对常出入运动场所人群进行洞察分析发现:女性人群更愿意去运动场所,中年人喜欢去运动场所锻炼,单身贵族占多数,有车人士占比高,北京、上海运动场所人群主要以26-35岁年龄段的年轻人为主。常出入北京、上海运动场所的人群更爱生活、爱出行,他们对于生活类和出行类应用偏好的占比排名前二。

  • 这场属于腾讯的上涨风暴,接下来究竟会如何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