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引导Uber 曾操刀与滴滴出行交易

来源:腾讯科技  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纽约时报》日前撰文指出,在Uber成名的背后,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比尔·格利给予了这家公司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引导。Uber向滴滴出行出售中国业务,也正是出自格利之手。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引导Uber 曾操刀与滴滴出行交易

【腾讯科技编者按】《纽约时报》日前撰文指出,在Uber成名的背后,硅谷知名风险投资人比尔·格利给予了这家公司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引导。Uber向滴滴出行出售中国业务,也正是出自格利之手。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以好斗著称的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去年10月在旧金山参加《名利场》杂志举办的活动时,曾遇到一个棘手的问题。当时,《名利场》编辑格雷顿·卡特(Graydon Carter)问到,为何Uber会接二连三的铸成大错?卡兰尼克本人又从中学到了什么?

这样的问题让一同参加访谈的著名风险投资人比尔·格利(Bill Gurley)感到一阵紧张。格利为Uber投入了很多心血。他的风投公司Benchmark在6年前便已对Uber进行投资,当时这家公司还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如今,Benchmark持有的Uber 20%的股权已价值超百亿美元。

作为一名硅谷熟客,格利在风险投资人当中显得不同寻常,因为他经常会斥责一些大型初创公司放下他们傲慢的行为,遵守一些纪律。在10月的这一天,卡兰尼克通过的格利的测试。他平静的回答说,他会从过去失败的企业领袖身上吸取教训。“我们犯下了一些错误,但我们一直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让公司变得更好,”他说。卡兰尼克的这番回答明显让格利感到了轻松。

但是如今,Uber正面临着格利一直在警告的那类风险。一位Uber的前员工爆料称,这家公司存在性骚扰和歧视员工的行为。就在这个月,这家公司又停止使用了一款用于躲避一些城市执法机构或政府官员调查的软件。最近,美国彭博财经频道还公布了一段视频,显示卡兰尼克本人和一名Uber司机,就价格、收入等问题展开骂战,卡兰尼克还爆了粗口。外界指责卡兰尼克缺乏人情味。

与此同时,Uber还面临着业务挑战--形象受损,法律困境,来自Lyft等对手的竞争--让这家公司需要花大价钱来解决上述问题。Uber需要解决这些争议,让公司业务重回正轨。

格利本人深深的参与到了这些努力当中。消息人士透露,最近一段时间,格利一直在积极评估Uber的惯例。格利同时还在帮助这家公司寻觅一位首席运营官。据悉,格利自始至终都是卡兰尼克为数不多值得信赖的顾问之一,他们二人会每周保持数次的交流。

帮助Uber摆正航行方向非常适合格利。多年以来,格利一直警告初创公司在成长过程中肩负了过多的风险。与硅谷的正统观念背道而驰,这位风险资本家敦促科技初创企业尽快上市,而不是继续获得风险投资。他说,“获取太多的风险投资,会导致一家企业缺少纪律。”

“在上世纪90年代末互联网繁荣发展时期,格利曾力促让我的公司Net Gravity实现盈利,”2013年加盟Uber并担任首席技术官的Thuan Pham说。“这曾是一种不得人心的姿态。在Uber,他也愿意清楚的表明这种观点。”

现年50岁的格利,对有关Uber的问题未发表任何评论。他在去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表示,他曾警告初创公司:“我说这些是因为不良行为存在的时间越久,后果就会越严重。”截至目前,Uber对卡兰尼克与格利的私人关系问题未予置评。

网络泡沫

格利是一位6英尺9英寸(约合2.06米)的瘦高个,这让他在硅谷显得有点如众不同。在格利成为一名投资人之前就违背了传统的智慧。

格利是一位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工程师的儿子。在休斯顿长大后,格利获得了佛罗里达大学计算机科学学位。在1993年加入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担任分析师之前,他曾在康柏电脑任职。

作为一名行为经济、营销和技术专业的学生,格利以不墨守成规而著称。在1997年加入德意志银行后不久,他下调了当时知名的Navigator浏览器开发商网景的股票评级。在格利的报告发表之后,网景股价下跌了18%。一年之后,AOL收购了网景。

“他并不悲观,只是想法有点超前,”房地产网站Zillow创始人里奇·巴顿(Rich Barton)说。格利也是Zillow的投资人之一。

1999年,格利加盟了开始走红的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 Capital。这家风险投资公司之所以走红,是因为在1997年对eBay投资500万美元;随后一年eBay就进行了首次公开招股,给其带来了超过500倍的投资回报。

在本世纪初网络泡沫破灭后,Benchmark Capital经历了一次艰难的扩张。与许多硅谷的风险投资公司一样,Benchmark Capital目睹了公司一些投资以失败收场,其中就包括了对在线杂货零售商Webvan和在线家居零售商Living.com的投资。

Benchmark Capital后来进行了一连串成功的投资。格利一直表现的非常活跃,先后参与了对O2O送餐公司GrubHub、餐厅预订服务商OpenTable以及Zillow的投资。格利的合伙人还成功的投资了微型博客Twitter、图片分享网站Instagram、Zipcar,以及最近刚上市的Snap。

众人之上

格利在20多年中一直开办名为“众人之上”(Above the Crowd)的个人博客,向其他人分享自己的观点。该博客也是格利发布预测的主要渠道。

从2014年开始,格利在博客中就会发布更多关于初创公司行为的警告。在2015年的一篇博文中,格利曾指出“我们处于风险泡沫之中”,原因是投资人为估值达到或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投入了过多的资金。去年,他曾表示“独角兽的失败已不可避免。”

在格利的主要担心之中,包括了硅谷日益增长的自我重要性。格利认为,这种情况在硅谷已变得愈发明显。“硅谷弥漫着权利的味道,这对整个行业而言非常的糟糕,”他在去年接受采访时曾表示。

格利的另一个担忧与企业家推迟进行首次公开招股的方式有关。他说,通过尽可能长时间的保持私有性质,这些公司常常

没有严格的财务和运营控制,这对它们是有害的。

格利的严厉警告已在风投行业起到了一定作用。自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目前涌入科技产业的风投资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格利认为,资本的泛滥导致良莠不齐的初创公司都能够存活,从而会让企业家从事不合理的商业惯例。

举例来说,当投资人愿意为初创公司提供补贴时,它们就会被鼓励通过下调价格和提供折扣服务相互竞争。但是从长期来看,下调价格并不是保留消费者的可持续性方式。

格利说,因为初创公司生态体系能够轻松获得资金,要花费许多年才能甄别哪种业务模式能够奏效。对投资人而言,这可能会降低投资回报。

类似的观点有时让格利在硅谷不受欢迎。一直对初创公司繁荣发展感到乐观的风险投资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就曾为此嘲笑过他。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格利的批评永远都是正确的。他2015年在参加SXSW时曾表示,“今年将会消失一些独角兽公司。”不过市场调研公司CB Insights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5年年底以来,独角兽企业的数量从144家增加到了186家左右。

电商初创公司Jet.com在2015年获得了6亿美元的估值,当时这家公司尚未卖掉一件商品。格利对此曾发表推文称,“当我看到这些,我害怕结局即将来临。”去年,沃尔玛以33亿美元的总价收购了Jet.com,让后者的投资人们赚的钵满盆满。格利为此又发表推文称,他在这个问题上犯下了错误。

投注Uber

在格利对科技初创公司的投资中,没有一个像投资Uber这样赚钱。当年Benchmark对Uber投资时,后者成立仅仅两年时间,业务还未真正腾飞。当时,格利对Uber投入了1200万美元,对后者的估值约为6000万美元。同时,他还加入了Uber董事会。

如今,Uber的估值已逼近700亿美元,为Benchmark投资时的大约1000倍。Uber也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私有科技初创公司。

Benchmark以对创始人友好而著称,意味着这家风投公司不会在签订投资协议时以牺牲企业家和员工的利益为代价。在对Uber进行投资时,Benchmark就同意让卡兰尼克和另外两位同事获得公司多数的投票权。

在许多方面,Uber如今已成为格利批评的缩影。卡兰尼克表示,他并不急于让Uber上市。消息人士透露,尽管格利过去曾要求Uber为上市进行准备,但这家公司并未任命首席财务官,未对上市进行准备。

更糟糕的是,Uber一直挥霍无度。这家公司通过下调价格与对手竞争,并通过大幅补贴快速进入新市场。在2013年Uber进入中国市场后,卡兰尼克曾表示Uber与滴滴出行的争斗让公司在3年中烧掉了约20亿美元。

格利的想法有时会在Uber身上体现出来。去年,Uber在中国的支出没有看到任何减少的迹象。许多投资人都开始认为,这样的亏损可能会让其永远无法上市。消息人士透露,格利在2016年年中与滴滴出行总裁柳青举行了正式会谈。此后不久,在格利的敦促下,卡兰尼克同意把Uber中国业务出售给滴滴出行,换取后者的少数股权。对Uber投资人而言,这如同是一场胜利。

这个经历让卡兰尼克蒙羞。在《名利场》举办的活动中,他就曾向与会者表示,他曾被迫重新思考如何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

“你不得不从头开始,”卡兰尼克说。他说,这次冒险是一次惊人的公司和个人之旅,强化了Uber“不断改善”和

“成为一个更好的自我”的信念。在卡兰尼克做出这番讲话时,格利微笑着站在阴影中。

编辑:jiangjing
硅谷 投资人 出行 风险 交易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据科技网站ZDNet北京时间6月23日报道,知情人士称,富士康开始停止在巴西的制造活动。

  • 据彭博社北京时间6月23日报道,印度电商巨头Flipkart计划收购竞争对手Snapdeal,但目前这笔交易碰到了硬钉子,可能使整个交易泡汤,或至少显著压低此前对Snapdeal商定的10亿美元估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