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鸿袆:360回归A股不是为炒股 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

来源:中国证劵报  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日前,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在接受中国证券报专访时第一次对回归的过程进行了复盘。他表示,360的回归一方面是出于国家安全的需要,一方面有利于解决困扰360发展的身份问题。

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右)接受中国财富传媒集团董事长兼中国证券报董事长葛玮专访

3月21日,360公司大股东完成增资更名,名称由“天津奇思科(33.08, 0.08, 0.24%)技有限公司”变更为“三六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完成股份制改造;3月23日,华泰联合证券与三六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协议,这意味着360公司将选择以IPO的方式回归A股。

消息曝光后,A股多只此前与360传出“绯闻”的壳概念股应声大跌。还没登陆A股,360就先给A股的炒壳歪风“杀了杀毒”!

日前,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在接受中国证券报专访时第一次对回归的过程进行了复盘。他表示,360的回归一方面是出于国家安全的需要,一方面有利于解决困扰360发展的身份问题。同时,他回顾了360从美国退市,到完成私有化,再到启动回归A股的一路上所经历的“千辛万苦”,并明确表示回归A股不是为了炒股:“我们希望遵守国家的规定去走IPO的过程,上市之后希望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把360继续做大做强。”

除再次牵动资本市场,360在安全领域又一次成了“网红”。在近日的Pwn2own2017世界黑客大赛上,360安全战队排名Pwn2own积分榜榜首,加冕“Master of Pwn”总冠军。周鸿祎指出,在网络安全这一老本行,360在一些领域已不输甚至领先国外同行。360还定义了“大安全”的概念,希望能从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基础设施安全、企业安全、个人安全,以至于人身安全的角度,解决一系列的安全问题,对安全业务进行全方位布局。

同时,对眼下大热的人工智能,周鸿祎也决定站到“风口”上,他将图像识别技术和大数据技术定为360未来重要的战略发展方向。不过,早在去年就给人工智能狂潮“泼过冷水”的周鸿祎再次喊话:“人工智能代表了一个很重要的技术,但搞所谓通用型人工智能的基本都是骗子,说人工智能大脑具备了智力,都是忽悠!我今天觉得人工智能必须结合一个垂直的领域,解决具体的问题,这是人工智能最有机会的地方。”

  退美回归 转换身份

中国证券报:这两年,360从美国退市,并完成了私有化,回归A股的预期也一直非常强烈,因此备受市场关注。日前,360与华泰联合证券签订了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辅导协议,将正式进入上市辅导期。首先想请您回顾一下,360当初从美国退市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周鸿祎:360大概在3、4年前准备退市回来,主要是出于对当时网络安全形势的考虑。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安全的地位越来越重要。360已经是中国最大、全球前三的网络安全公司,不仅保护着几亿老百姓的电脑和手机,很多国企、重要单位甚至敏感的基础设施也都使用360软件。当时,互联网主管部门的领导找我们谈了一次话,从国家安全、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希望360能够和国家利益保持一致,能不能退回来从外资公司变成内资公司。

网络安全这个行业很特殊,并越来越多地和国家安全揉在一起,必须和各自国家的利益要保持一致。另一方面,360在业务发展过程中,越来越感受到身份的问题。360是一家中国人创办、中国人控制的公司,但我们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我们的投资人也大部分是海外基金,所以我们很多时候被看作是一家外国公司。这样我们在参与国内网络安全的建设过程中,就会导致别人会对我们身份的疑惑。为360下一步的发展,我们需要正视和解决这个问题。

综合以上考虑,我们做了一个决定:要退回来,从外商投资公司变成纯正的中国国内公司。这样一是解决了身份问题,未来在军民融合的过程我们也能参与国防项目;二是把资产从国外拿回来,360必须扎根在中国这个土地上,希望能为中国国家网络安全、社会的网络安全贡献一份力量,在网络安全建设中担任重要角色。同时,因为主管领导找我们聊过,我们对主管领导有承诺,我们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尝试一下。

中国证券报:虽然退市回归只是一个决定,但整个过程漫长而复杂。目前,360从美国退市,到完成私有化,再到准备回归A股已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期间遇到过哪些阻碍?对于未来登陆A股又有什么期待?

周鸿祎:退市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第一,很多退市公司是在美国混不下去了才回来的,我们不存在这个情况,很多公司退市的时候市值可能不到上市时候的1/3或是一半,我们在美国的市值已经比上市时候高很多;第二,我们退市回来的成本非常高,因为我们在美国最高的时候市值接近差不多100亿美金,360要退回来我们差不多要筹集100亿美金,而且中间要找到新的投资人,我们还要从银行借债。所以有一次我开玩笑说我们成了中国最大的“负翁”,这个成本非常大。成本越大,万一中间有一步做不成,可能就进退两难、憋死在这里了。

回来的过程中我们又遭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黑天鹅事件,比如说股灾,这对很多投资人的信心产生了影响。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筹集资金要把在境外上市的资产买回来,有一些美金需要出去,但是去年终的时候人民币汇率非常紧张,几十亿美金要出去可能会影响汇率波动。但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坚信这件事必须做,开弓没有回头箭。最重要的是,360已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承载着网络安全重要的角色,所以我们必须往前走。

360回来的意义和其他公司不太一样,得到了各个部门的支持和理解,使得我们历尽千辛万苦退回来了。退回来之后我们要考虑,360已变成内资公司,要按照国内的规则重新上市,所以我们开始了上市辅导计划。现在我们是私人公司,很多股东也有国资背景,在国内的资本市场,我们回归A股不是为了炒股,而是希望遵守国家的规定去走IPO的过程。上市之后希望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把360继续做大做强,使得360作为国内的上市公司可以有更好的条件,继续帮我们找到更优秀的员工和专家,这是一个整体的考虑。

中国证券报:您刚提到了希望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把360继续做大做强,在美上市5年间,您觉得美国的资本市场给360提供了什么帮助?

周鸿祎:应该说资本市场对很多企业的帮助是非常大的,因为360在早期没有盈利的时候正是靠着资本市场风险投资的支持才能将免费杀毒、免费安全等很多事情做下来。同时,上市之后360得到了一定的品牌宣传。另外,很重要的是,我们有了充足的资金后做了很多的并购和投资,这帮助360从单一的做安全的公司发展到现在能做企业安全,甚至有能力建立世界级的网络攻击的预警系统、网络攻击的防范机制,这对我们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立足安全 多层布局

中国证券报:近日,在Pwn2own2017世界黑客大赛上,360安全战队以总积分63分排名Pwn2own积分榜榜首,加冕“Master of Pwn”总冠军,代表中国在网络攻防最高水平的对决中登上世界之巅。这是否说明以360为代表的国内网络安全公司已赶超世界水平?

周鸿祎:经过几年的发展,我认为360在包括非对称的技术对抗等一些领域与国际领先水平相比差距已经不大,甚至在某些领域我们是比较领先的,比如说360应该是第一家利用云端大数据、机器学习算法解决对未知攻击的预警。

在这次Pwn2own2017大赛中,360安全战队把苹果(143.66, -0.36, -0.25%)的MacOS,苹果的浏览器Safari、 Adobe(130.15, 0.26, 0.20%) Reader、Adobe Flash、微软(65.73, 0.17, 0.26%)的win10,和全球用的最多的虚拟机软件VMware(91.52, 0.37, 0.41%),这6个项目全部都实现了破解,赢得总冠军。往年这些比赛前几名基本都被欧洲的、美国的战队包揽,这两年中国的战队越来越多,这次比赛前三名,第一名是360,第二名是腾讯,第三名是长亭安全实验室。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这几年360不仅自己发展,也推动了国内整个安全产业的发展,很多技术上跟美国有一比了。

但从整体技术上,我们跟国外还是有一些差距,主要的差距是对络安全的认识和基础技术领域方面。美国对网络安全有非常深入的认知,每次美国一些公司遭到网络攻击的时候,都把攻击看成是加强安全的机会。但中国很多企业,自己的网站有漏洞可能半年不去修改,大家觉得有防火墙就交差了,在安全意识上需要加强。因为我们只能提供安全技术和解决方案,能不能用好还在于掌握武器的人。

还有一个先天不足,因为我们用的电脑、手机核心的软硬件都是美国人提供的,整个互联网基础网络的协议,包括基础域名也是美国人掌控的。在这些方面,美国人还是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因为今天互联网用的大部分协议都是美国人做的,所以他们可能对这个东西比我们更了解,他们手里可能掌握了比我们更多的漏洞、更多的武器。

中国证券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安全的范畴越来越宽泛,360也定义了“大安全”的概念,在这个概念底下,360是如何全面布局安全业务的?

周鸿祎:360定义了一个“大安全”的概念,并不是把安全只狭义的定义成只有免费杀毒才是安全。今天网络安全的含义已经有很大的变化,黑客不仅仅攻击个人的电脑、手机,他们也会攻击各种网站、政府部门,特别是今天有了物联网之后,使得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被物联网连在一起。比如说工业互联网,这就意味着别人可以通过网络攻击工厂。我们觉得未来网络安全的形势会越来越严峻,所以我们做了这样几件事:

第一,在老本行个人安全方面会加大力度。个人安全,前几年是防病毒,后来更多的是拦截诈骗电话和骚扰短信。最新的问题是,由于国内移动支付特别普及,手机一旦被攻破,机主的全部身家都会有危险,所以个人安全一直是我们的核心方向;

第二,360企业安全集团可以面向政府、军队、大型企业,为他们提供网络防攻击的全新解决方案;

第三,在物联网方面,我们有大概12个实验室的上千名研究人员,研究在物联网时代如何保护各种智能硬件的安全。另外我们专门投资了若干家公司做安全的国际化,我们相信这套免费安全的理念在全球也会受到欢迎,目前在国际上我们有超过4亿的用户;

第四,更进一步,在过去几年里我们一直在想,能不能把安全从网上延展到生活,利用物联网万物互联的技术我们做了几个智能硬件,比如说儿童手表解决儿童的人身安全,现在很多老人也会戴;还有家用的智能摄像机、行车记录仪等。在安全的框架里面,我们希望能解决一系列的安全,从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基础设施安全、企业安全、个人安全,以至于人身安全,这是我们整个的安全业务布局。

中国证券报:您在《智能主义》书中曾指出,物联网时代已经到来,未来可能每个家庭里面将来会有20件以上物联网的电器等,它们会遭受更多的攻击。同时,国家也希望通过互联网和物联网带动工业升级,在工业物联网方面,360有没有进行相应的布局?

周鸿祎:在这方面360主要做了三件事:

第一,我们在前几年已经开始这方面的技术储备,有好几个实验室在工业物联网方面做安全研究的防护,比如说工控机的安全、整个工厂数控机床的安全,他们用的操作系统和电脑不太一样,技术要求也不同;

第二,我们投资了国内新晋几家做工控安全的公司,把这方面的同行也纳入进来;

第三,现在工信部成立了工业互联网联盟,联盟里面有一个安全研究组,360是这个组的牵头单位,在工信部的指导之下,我们希望把其他的安全厂商聚集起来,一起协作解决工业互联网的问题。

工业互联网是一个新话题,大家都没有经验,针对工业互联网攻击的例子曾经有但案例非常少见,我们认为未来一定还会有,现在需要大家汇聚在一起研究保护措施。

 人工智能 双线突破

中国证券报:眼下,人工智能投资大热。有人认为,人工智能是不能错过的投资风口;也有人认为,人工智能已经出现了投资过热的现象,甚至存在大量泡沫。您是如何看待眼下的人工智能热潮的?

周鸿祎:我觉得这一次的人工智能浪潮主要得益于有了大数据,得益于有了非常强大的服务器集群的计算能力,也得益于有了GPU这样的设备可以加速深度学习算法模型的训练,使得一下子原来不实用的算法变得可以投入在工业上使用了,但它在很多领域依然会受到限制。比如说它可以下围棋,但是下围棋的程序绝对不会下象棋;它可以识别图片,你教了它识别猫,但是它绝对不会识别狗,它跟人类的能力差的不是一点半点,更不要说具备人类的情绪、意识、创造力,我觉得很多吹嘘人工智能的都是有他的目的。

我认为人工智能一定代表了一个很重要的技术,但搞所谓通用型的人工智能基本都是骗子,说人工智能大脑具备了几岁小孩的智力,都是忽悠。我今天觉得人工智能必须结合一个垂直的领域,解决具体的问题,这是人工智能最有机会的地方。

人工智能不是只有互联网公司才能做,我觉得谁有大数据谁就可以做人工智能。我认为有一篇文章讲得很有意思,即早期的人工智能叫规则,这次人工智能叫套路。套路就是把人类已经有结论的数据、经验灌输给机器,希望它在面对新任务的时候做出回应。目前这项技术在图像、语音识别方面有进展,但是需要人类的知识和经验的时候,计算机就力不从心了,因此我反复强调人工智能并不是全能的。

人工智能被吹嘘的太过分之后就变成了泡沫,觉得它无所不能。现在很多人开始担心机器干掉了人怎么办,这受好莱坞电影影响太大,我们今天谈的人工智能跟电影差别很大,现在担心这个问题有点像现在担心火星上会不会堵车。

包括有人说因为有了人工智能,互联网时代就out了,我认为恰恰是因为有了移动互联网、产生了大数据,有了这些大数据才有了人工智能的存在。我觉得人工智能跟IOT万物互联非常贴合,因为万物互联的设备可以不断地采集各种数据,7×24小时收集到云端,这些大数据就可以作为人工智能计算的根据。反过来,很多智能硬件的处理能力有限,它本身并不智能,但是如果它跟云端的结果连起来,比如说云端利用大数据做完判断,再把这个指令反馈到各种智能设备,会让设备做出很多判断,形成智能的闭环。

中国证券报:去年3月AlphaGo打败李世石之后,掀起了这一轮的人工智能热潮。当时,您给360的员工写了一封信,指出360会在两个方向做战略深度拓展,一个是图像识别,一个是大数据技术。现在一年过去了,360在这些方面有哪些进展?

周鸿祎:还是有比较大的进展的。一方面,我们重点在图像识别方面进行了很多突破,最近在直播产品和相机产品方面,360可以利用人脸识别做出很多新的创新。比如说在相机里面,通过人脸识别,自动把人像从图片中抠出来了。另一方面,我们利用搜索和浏览器用户阅读两项大数据,尝试帮助网民做新一代的智能搜索,在用户输不出关键词的情况下,我们给用户推荐他最喜欢的内容。

中国证券报:网络安全一直是360的核心业务,人工智能又是360未来的战略发展方向,360在利用人工智能做网络安全方面有没有什么突破?

周鸿祎:360最早把人工智能技术用在了网络安全上,原来传统的反病毒技术都是要收集病毒样本进行分析,360想做一个突破性的技术,抛弃这种传统的基于样本的方法,就做QVM引擎。QVM就是最早用的机器学习的算法,把很多已知的样本送进机器学习,最后形成一种模式,可以识别新软件是不是恶意的程序或者潜在的攻击。QVM基本就没有病毒库,只需定期更新规则。

攻击都是利用未知的漏洞、后门和技术,每个攻击可能就发生一次,在这个攻击发生之前没有任何的样本和知识。通过网络各个结点采集到网络流量的数据,我们利用GPU的并行计算建立了深度学习的学习网络,利用这个网络识别网络异常的流量,因为最后一个网络攻击总是会有蛛丝马迹,即使在1千万台电脑上只有1台电脑面对1个奇怪的网址发生了1次访问,这种异常的信号也可以通过基于大数据的机器学习进行发现,360天眼是全世界第一个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进行识别未知攻击的。

另一个方面的进展与挖掘漏洞有关,漏洞是一个网络安全重要的武器,但是漏洞的挖掘是非常消耗人力的,我们现在跟美国的大学合作,投资了一个实验室,专门研究利用人工智能的方法用机器来挖掘漏洞。

中国证券报:360在过去几年推出了数款智能硬件,像儿童手表、智能摄像头、智能行车仪,一些产品销售火热,有一些产品市场认可度不是很高,在智能硬件方面,360在过去几年有什么得与失?

周鸿祎:最大的得失总结过,做硬件和做软件最大的不一样是软件可以快速的迭代,但是硬件修改的周期特别长,改来改去可能就形成库存了,有时候改来改去供应链也可能跟不上了。

还有关于对商业模式的反思,过去我们做互联网都喜欢做免费,我甚至很激进地说出了硬件免费的概念,包括我2014年那本书里面专门有一章叫硬件免费。我今天看了看感觉很惭愧,硬件是不能免费的,因为硬件免费率越多,赔的越多,就很难建立健康、正向的商业模式。现在来看大家也都意识到了,最近手机、电视都提价了,大家再也不赔本卖东西了。

我觉得硬件有硬件独特的规律,硬件不可能有很高的利润,核心的价值还是硬件背后承载的软件和云端的服务。目前我们在硬件方面,我们限于做好这几款跟安全有关的硬件,其他的硬件我们就不准备涉足了。

其中智能手机业务因为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目前360手机每年不到1千万的销量,肯定不在第一梯队。我们在手机业务上找到了自己的定位,主要做终端的市场,把安全做好,同时我们继续以线上销售为主。

有一些友商可能因为硬件太亏钱之后,欠了供应链很多的钱,这个游戏快做不下去了。所以我觉得手机最重要的是活着,这个市场已经经过了10年,创新已经快走到尽头了。我觉得可能在未来2、3年里,手机一定会有物理器件或软件上巨大的创新。我们在这个市场上继续存在,我们也在等待弯道超车的机会。

中国证券报:中国的互联网经历了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现在可能正在步入人工智能时代。每一次时代的更迭都会造成互联网格局的剧变,您觉得未来国内的互联网格局是否还将迎来再一次的剧变?

周鸿祎:我觉得一定会有变化。有很多的小公司无意跟BAT角力而另辟蹊径,在一些新的领域做BAT不愿意做、放不下身段去做、不屑于去做,或者看不上去做的事情反而起来了。

从某种角度来说,如果我们还是把眼光局限在传统的、狭义的互联网里,腾讯占据了通信,短期内想撼动它比较难;经过了3Q大战,360跟巨头交手之后,给中国互联网巨头打入了新的活力,使得他们即使身为巨头,在自己不断长大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很高的警惕。过去是谁冒头就打压谁,现在是谁一冒头巨头就投资、收购,现在面对创新企业他们用投资收购的方法,用这种方法形成了大者恒大,强者恒强。这种格局短期内很难改变。

但是从另一方面,我依然不相信一家公司会做100年,会永远统治这个行业,这样的话这个游戏就不好玩了。这几年我们看到了滴滴、美团、大众点评,包括目前大家正在争夺的共享单车。我觉得现在新崛起的领域都是巨头忽视的领域,都是边缘化的侧翼战。最终要改变这个格局还是要靠创新,还是要靠做别人没有做的事情。  

国家安全 周鸿袆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8月23日,魅族科技(MEIZU)正式发布魅蓝Note6,携高通骁龙移动平台正式亮相。

  • 据国外媒体报道称,在皮克斯公司2004年出品的经典动画电影《超人总动员》(The Incredibles)中有一个令人难忘的片段:片中的“超能先生”拿起一部极薄的平板电脑,该电脑启用了脸部识别功能验证他的身份,然后才告诉他需要执行秘密任务的具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