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除非天灾人祸,锤子今年一定盈利

来源:新浪科技  刚刚 0
分享到:

锤子科技CTO吴德周和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会后接受采访锤子科技CTO吴德周和锤子科技CEO罗永浩会后接受采访

新浪科技 李根

锤子科技春季新品坚果Pro于5月9日正式发布,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和锤子科技CTO吴德周在会后接受了媒体采访,在近1小时的问答中,罗永浩和吴德周就产品、公司和未来战略方面进行了答疑,基本囊括了发布会上未公开谈论的事项。

  谈产品:坚果Pro用了 Smartisan T3的工业设计

Q:Smartisan T 系列是否还会再做?

 罗永浩:T系列肯定会做的,这个坚果其实就是原来的T3,我们基于供应链生产方面的综合考量被迫把它做成了一个坚果,现在看起来效果还是不错的,我觉得这个决策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决策。

广告 

这其实是吴德周定的,我们在开会的时候讨论说,究竟是拿着一个自己手里最好的ID去做一个中档价位的爆款还是做一个利润很丰厚但是卖几十万台的东西,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做这个。

吴德周:其实我进锤子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今天坚果Pro的ID设计手板,当时是要拿这个ID做旗舰机的,在一些场合也简单提过,我们最终还是希望要卖得更好,目前在现在这个档位上我们的ID可能是无敌的,我们希望可以秒杀所有其他的竞品,所以我们后面就把这个ID做成了坚果,当然我们后面T系列会更惊艳。

 Q:如今的坚果Pro成品和设计稿相比,完成度是怎么样的?

 罗永浩:几乎是零妥协的,起初这个ID原始创意是基础下巴那个位置整个一圈都是没有髓角的,几乎是呈亮的一条,但是我们发现几乎是零,一直到最后量产可能有20、30%,所以后面我们改了早了一圈的改动,这应该是2%、3%的妥协。如果你拿那两个手版看,普通用户发现不了,只有搞工艺设计的人会发现那个刀的走势,否则基本是零妥协的市场。

吴德周:简单补充一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酒红色在手机颜色里面是最难调的,红色稍微偏就花黄,再偏浅就发紫,它的颜色变化很明快。我们做产品的时候打了不下几十种样,因为还会牵涉到金属颜色等等差异,包括整个金属中框的酒红色,我们前前后后一堆颜色的样品,到时候可以到我们的ID空间去参观一下。

 Q:今晚发布会也提到去年10月发布的M系列的ID设计,是妥协的产物?

 罗永浩:不是这样的,像M系列发布的时候我认为它是特别优秀的产品,但是一个比较平庸的ID。

因为这次发布会准备的时间太长了,后面又砍掉了,我们是把M系列的设计稿,从第一稿到最终由于工程上的原因不得不做不停的修改,整个图片都是准备了,但时间原因最后发布会没有讲这块,因为太拖沓了。

我其实不太认同它是一个妥协的产物,(但可以说)它是一个灾难的产物。这个灾难的意思是说你为了它保证工程上的实现,起初设计的一些东西到了中途要么放弃。有一些大企业则会把整个项目砍掉,我们承担不了这样的损失,所以只好把一个出了事情的项目进行下去,但不是说产品、形式或者功能方面的责任,只是说ID从我们设计的追求和风格上是一个非常遗憾的结果,所以你要说是妥协严格意义并不是这样的。

有可能大家对妥协定义并不是这样,有一种市场需求,这种叫妥协。比如你看我们的图,这次产品是有四个点,正面基础线拐到侧面是连起来的,使得天线腾挪的空间非常局促。

那个ID严格讲是2015年的还是2014年末的ID。工程团队评估完了以后觉得不可执行,所以那是被我们封存的ID,但是吴德周进来看我们历史档案和资料的时候他认为那是最漂亮的一个,我们自己内部管理层和设计师也认同这个观点,所以我们决定把那个做了。

但那个能不能做是靠吴德周,不是靠我,他评估一段时间认为这个能做,我们内部是非常惊喜的。它是一个旗舰机的ID,所以它是非常漂亮的一个东西。

大家都很熟悉供给供应链生产,如果你起不了量,维持一个小而美在今天的手机行业是很困难的,我们的初衷是想稳抓稳打然后再往前走,但是现在基本不允许,所以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必须做一个类似田忌赛马一样的,你拿你最好的马跟别人比。

  谈目标:今年能实现盈利 还有两个未公开项目

Q:发布会上谈到200万用户的数据,是手机的销售数据吗?

 罗永浩:基本是手机的销售,不到两百万,将近两百万。其实数量是到不了这个程度的,但是累计销售是到的。

Q:也谈到今年锤子科技能实现盈利?

罗永浩:95%以上,除非有天灾人祸,正常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因为我们还有两个没有对外公布的项目,加一块的话,就算手机赔钱应该也能把这个坑填起来。不过具体两个项目先不说具体时间了,总之至少会在年内公布一个。

 Q:今年目标是盈利,有销售目标吗?今年困难是否比去年还大?

罗永浩:这个始终是有困难的,今年我们整体上偏乐观是因为比如说我们有一些现在不方便公布的,但是现在产品定单数已经超出我们预期了。不是直接2C了,因为我们涉及到包销、团采,就是我们跟一些机构直接销售合作已经超出了我们原来目标的生产数,所以基本上不是特别有悬念的一个事情。

反正你做企业,最后你总的财务上管理算出来之前仍然是有风险的,所以刚才我说有九点几成的把握是基于这样的判断。

吴德周:我补充一句,我觉得盈利这块一样的,没有啥绝招,就是开源节流,所以大家其实也看到了锤子今年很多的变化在发布会,其实大家看到可能以前大家都在线下看不见锤子手机的,其实我们今年会开始真正走线上+线下销售的模式。

第二块,以前锤子跟运营商等等合作是比较少的,但今年我们会开始跟这些运营商、这些大的合作伙伴一起来合作。还有,包括跟京东线上更紧密的合作,等等这些可能是一些很大的变化去开源。节流这块还是一样的,毕竟还是小公司,所以我们自己内部来看从现在的效果来看,我们还是很有信心能够实现盈利的。

罗永浩:线下渠道方面,今天晚上说了是最新数据,规划中是63家在发布会前开,最后开了50几家,装修上有不同程度,所以原计划从63开到59,但也在陆续装修开。

  谈融资:和阿里没股权合作 京东雪中送炭

Q:之前股权质押的时候跟阿里很近,现在又和京东合作这么密切,平台合作上是如何考虑的?

 罗永浩:其实跟阿里谈的时候,电商部门其实没有关系,比如跟天猫、淘宝没有关系,我们当时是跟云OS 这些部门有合作的前瞻性,所以有跟他们谈判,跟京东是两个角度。

京东做为销售平台,他也不希望这轮洗牌完以后就这么几个巨头,这跟线下销售商老板的心态是一样的。一方面做那几个大牌肯定赚钱,另一方面又不希望长远做这些,卖来卖去可能这个行业不健康。

他们也希望百花争艳这样的效果,所以有意识会愿意帮助和扶持他们认为有潜力的企业,这对他们自身有好处的,但是工作过程中不可避免产生感情以后就是在你困难的时候额外多伸一把手这种事情也会发生的,之前王总(王笑松)、胡总(胡胜利)也是非常帮忙的。

上一轮也是他帮忙把M1的生产走完,这一轮京东也是帮了很大的忙,这期间也是因为胡胜利(音)总的反复推荐,然后跟刘总(刘强东)谈,反正从生意伙伴上关系走得还是比较好的,双方合作整体愉快,自然而然走成这样子,没有特殊的。

 Q:跟阿里那边还有股权方面的合作吗?

 罗永浩:股权方面没有。

 Q:之前有传闻锤子跟Yun OS将会有一些合作,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态?

罗永浩:我们和 Yun OS确实是有合作的,大家知道,我们目前做的这些交互都是基于安卓上,Yun OS是自己做了底层和内核的,所以我们双方有个合作,把Smartisan OS的人机交互、UI界面的一些功能性的东西嫁接到Yun OS内核上,然后装到别的手机厂商那儿去,这是我们一直在谈并且在进行的项目。

但是这一代产品的时间点上是来不及的,下半年我们的产品,可能会有Yun OS版和安卓版两种,但对用户原则上,我们是不强制的,如果你愿意可以买Yun OS 版刷成安卓版、或者安卓版刷成Yun OS 版。

只不过Yun OS 版 的合作里,因为有他们那边的技术和数据投入,所以有可能Yun OS 版功能可能还会比安卓版功能多一些,这个事应该下半年会有一个结果。

Q:锤子新一轮融资上是否困难?

 罗永浩:融资困难方面的问题,我有时候也挺感慨,我创业五年走得没有那么顺,我说融资总是很吃力、很疲劳。他们就很崩溃,他说你五年融了八九亿,还亏损,还能继续融到资,你还想怎么样?

我是觉得每一家都有每一家的难度,但是你到底怎么看融资困难还是不困难,中国还有第二个相声演员融资八九亿?我觉得没那么多,至少在我们曲艺界没有那么多。我觉得是走得比较吃力,跟我选择的方式有关系,手机这个行业还是太重了。

 谈团队:当前班底并非全来自华为 没有摩托班底就没有现在

 Q:发布会上谈到去年内部的架构调整,对锤子来说2016年算不算在战略上有失误或者产品上有失误?

 罗永浩:从战略上,你可以认为每年都是失误,我们创立的这些年每年都是失误,因为你跨界跨得太狠,很多事情要去学,不停往坑里掉,这是必经之路。

还有一个,做企业的话,前面的人给你的忠告和警告,其实对你不犯错误上是没有帮助的,唯一的帮助是你犯了错误之后知道那个是对的,再验证一下。如果你只是掉坑里没人告诉你为什么的话,你下次还掉,所以它还是有帮助的。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如果一个人跨界基本上要摸着石头过河,把那些掉得七七八八的才能规避起来。我们创立到今天,这些失误几乎每年都有,但是有一些东西坚持下来了还是有一个追求吧。

刚才我在台上也讲,我说如果只是轻松赚一个钱,像我们比如说像吴德周他们从华为这样的企业练了一身本事出来赚快钱,制造业里这种项目也是很多的,还有智能硬件里很多特别好忽悠的投资,你们可能也看过非常荒唐的项目估了好几亿美金这种情况很常见。如果想实实在在做点有追求的东西,确实很困难,就我个人来讲赚钱最省事的是去做脱口秀,因为现在内容特别值钱,所以还是想做一点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Q:现在的团队主要来自华为?

罗永浩:其实不是,华为过来的吴德周的老兄弟可能只有两三个,有联想……就不点名了,就是各个手机公司,华为背景有一些,在职过来是两个还是三个,吴德周带过来的硬件方面的总共70多人——将近一年的时间十年以上的资历的工程师加盟70多个,但是华为在职来的只有两三个,这个是因为吴德周跟老东家其实也是有感情的,老领导那边也不想面子上难看,这方面会比较注意。

我们自己怎么讲?其实之前的困难不是在于一定要有整个团队加盟,是一个能够把产品线研发、生产、供应链全搞定老大型的人物,所以吴德周来了以后,他做手机13年,做这个行业是15年。

Q:怎么评价现在的华为班底和之前的摩托罗拉班底?

罗永浩:风格上差异还是比较明显,这不是摩托摩拉的问题,是外企的问题,整个外企出来的人战斗力、执行力、拼的精神没有那么凶猛,这是很常见的,在整个中国社会都能观察到这种现象。

国内的企业,民营企业里面的骨干人物还是保留了相当凶悍的斗志、带团队的精神,该罚就罚,该悬赏就悬赏,这些作风和习气还都是为了把事情遇山开路、遇河搭桥,无论如何把事情做成,这样的精神从外企出来还是比较少的。

我给跟媒体讲过很多次,你创业的过程中每一个阶段进来的人对你的帮助在那个阶段都是特别宝贵的,所以你可能往下走一走有更适合你这个团队或者更适合你发展方向的人,但是前面的积累是离不开的,你不可能脱离一层、二层建三层,所以我们内部也会很小心提醒大家,比如说吴德周他们来了很强,但不意味着原来的人不怎么样。这种心态我们还是很重视。

  谈行业:差异不大,用户换机挑战也大

 Q:你之前谈到锤子科技希望在下一代智能交互平台时代成为“牌桌上选手”,是否销量上要到千万级别才有机会?

罗永浩:我不认为一家企业卖出几千万部手机就特别牛,在中国有卖几千万台手机还不赚钱的。过去说苹果和三星赚走了中国90%的利润,大家只是吃点饼干渣子。

就这么说吧,如果有一天一家公司把智能手机做到比苹果还牛两倍,它也永远是小苹果,就好像乔布斯那么天才、这么伟大、不世出的人物,在PC上输了就是输了,但是下一代平台的时候你才有机会。

做手机或者做实业的东西如果能成为一两百亿的公司,其实不算一个不切实际的野心,但是如果成为一两千亿的公司是很大的野心,要实现那个我不认为靠卖几千万部手机就能实现,应该是很困难的,你可能要做更多更大的事情才可以。

最后,你只有养着一个能做软件、硬件甚至做底层内核的团队并且存储足够的人、钱等等才能到下一代平台革命的有资格上台。比如苹果放弃做电脑转做别的产品,在智能手机时代它没有机会的。

Q:今年上半年各家厂商的手机新品节奏都放慢了,锤子对于产品和市场方面是如何规划的?

吴德周:确实这里看到的感觉好像发新品的节奏慢了,但另一个问题是,为什么感觉大家发出来的产品还是一个样,因为找不到大的差异点,所以如果只是在一些参数上的变化、规格上的变化已经很难引起大家换新机的动力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吧。

罗永浩:但是我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市面上有那么多长得从头到脚几乎全是iPhone的手机也卖得那么好,还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

你看我们今天其实是拿iPhone的图去改的,刚开始公布ID的时候拿着iPhone的去做。我们之前内部同事打赌,有的人说弄不好这个更好、掌声一片,到时候换成方方正正反而不好卖。

结果假ID一公布,现场观众冷的程度比我想象的程度还糟糕,那个场面完全冻住了。说实话,我也不太擅长做这个事情,犹豫了好几次方案这么做的,我上半场冒汗比下半场多,他们一这样,我说这是不是出问题了?但是后来证实这个处理还是挺好的效果。

  谈“卖身契”:为了救公司 个人与陌陌、得到签了预付款合同

 Q:刚才谈到跟陌陌、得到签了“卖身契”,怎么理解?

罗永浩:我“卖身”还是挺贵的,之前有脱口秀来找,也都是几千万签半年、一年合约,但是脱口秀真正做好是很花费精力的。

我们当时资金非常困难,需要我尽快弄一些钱来维持公司往前走,要不发工资都会有问题。那个时期谈的时候,陌陌的唐岩原来是我朋友,很帮忙,他是上市公司,也不能说随便给我钱或者怎么样,所以我们商量如果我给他们做50多期直播,他们觉得对他们是很有价值的,相应也愿意付一笔酬劳,可以预付,有这么一个协议。

我以前想象直播是很疲劳和耗精力的,但是唐岩说你一听就是没做过直播,其实就是打开摄像头坐在那儿跟网友聊天,你实在不想说话跟你外面有名气的同事吃吃饭,你也算做直播了,你不需要精力做太多的事,但是要保持固定的频率跟网友交流。我试了一两期是可以的,对我的公司业务没有什么影响,说实话,我做了几天还挺感兴趣,可能比他们想的还好。

罗振宇和“得到”他们会卖一些比较被特定群体认为花钱去买的有价值的东西,现在中国还是一个也比较热的时代,所以我们去讲创业的话,他认为是非常受欢迎的方向。一个纯理论派和一个行动很厉害但是不太会表达的人对他来讲远不如又能吹能做也确确实实做了五年的人合适,做了几次以后,我发现不太牵扯精力,基本利用一个周末的时间就能做一个礼拜的内容了。

Q:发布会上动情了,是因为这段时间辛酸?(新浪科技注:罗永浩在发布会上哽咽了)

罗永浩:可能有点“产后抑郁”吧,有的女人生了孩子以后无缘无故就要哭一个礼拜,我每次产品发布都有这种感觉,今天可能有点外露。以前发布会之后,这种感觉也是要持续几天或者几个礼拜的,今天还算克制吧。

 Q:“闪念胶囊”这个功能,会开源吗?

罗永浩:今天忘讲了,这也是要开源的。其实也跟去年那次一样做了一个开源的页面,今天还是出了一点PPT的问题,漏掉了。

编辑:chaiwei
锤子 盈利 罗永浩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2017年12月14日,以“决策·进化”为主题的中国首个行业AI决策系统发布会在北京召开。百分点集团正式发布了行业AI决策系统Deep Matrix及覆盖五大行业的决策系统产品,致力于推动企业组织跨越智能鸿沟、向智能决策方向迈进。

  • 2017年12月15日,北京,主题为“三十年峥嵘不忘初心,新时代使命砥砺前行”的中关村民营科技企业家协会--"成立30周年庆祝大会暨高峰论坛" 在北京世纪金源大饭店盛大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