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亏损的酷派在2017年应该如何活下去?

来源:界面新闻  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留给酷派的空间,已经不多了。

曾名列“中华酷联”国产手机第一梯队的酷派集团(02369.HK),现已面临多重困境:国内市场份额由巅峰时期的前三倒退至2017年一季度的11位;2016年年报连续两次延后发布,至今外界仍不知道酷派2016年具体盈亏情况;5月15日被爆出将解约300名毕业生,裁员风波不停;乐视高调入主不到一年,酷派CEO公开表示与乐视是两个不同公司。

本以为牵手乐视可实现年销量破1亿台的计划,如今也不再被高层提及,取而代之的,是业内诸多人士统一观点:酷派的2017年,应该如何活下去?

年报未如期发布 亏损已是必然

酷派2016年财报至今仍未披露,这份财报本应在2017年3月底发布。财报首次延期在3月31日,4月26日酷派再次公告推迟,预计将在5月底之前公布财报。酷派给出的延期原因是需要更多时间核实财务数据,公司股票仍处于停牌阶段。

然而亏损已是必然。按照酷派此前的预计,2016年度该公司将亏损约为30亿港元。另据酷派最新发布的业绩显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今年一季度公司经营亏损约为4.6亿元港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会扩大到亿-8亿港元,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50%。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所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畅销手机市场分析报告》显示,酷派在2016年的销量在全国范围内排名第9。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CKLu)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实际上2017年一季度,酷派市场份额已下滑至11位。

成立于1993年的酷派,2002年转型进入手机研发领域,依托运营商市场,2012年酷派销售额曾破百亿,国内市场份额排名前三。

仅仅5年时间,风光便不再。

绕不开的乐视

“如今回头看,对贾跃亭而言,收购酷派绝对是一个败笔,孙宏斌入股后明显限制了乐视不同产业之间的相互扶持。”独立TMT分析师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如果乐视本身没有手机业务,那么收购酷派并不会有重复资产。在乐视手机规模足够大的同时,再收购规模类似的企业,表面上看,专利研发方面有提升,但这次收购不仅加速了乐视本身资金的紧张,同时令酷派原有资源快速分散。”

2016年,国内手机市场迎来加速,这一年OPPO、vivo和华为出货量实现爆发性增长。在同业均高速发展之际,酷派却因卷入360与乐视的控制权之争,导致人员流失,板块分离,从而错失发展良机。

2014年,酷派与奇虎360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推出奇酷手机品牌。苦于产品仍然缺乏竞争力及运营商渠道困局的酷派,在半年后向乐视出售18%的股权。2016年6月,乐视再斥资9亿元人民币购入酷派股份,持股28.9%成为第一大股东。随后360拿下奇酷75%股权,与酷派分道扬镳。

“对于酷派而言,可以说时机上出现了问题,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经历了一段时间。而后刘江峰团队进入,老酷派人员流动性大。不久后,乐视自身资金链出现问题,乐视承诺乐视生态会对酷派进行的支持大打折扣。”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后两个月,乐视对酷派人事安排逐步浮出水面,贾跃亭出任董事会主席,酷派创始人郭德英退居幕后;刘江峰出任酷派CEO,原酷派总裁、元老级人物李斌权力弱化,并于2017年3月宣布从酷派辞职。根据酷派3月20日发布的董事名单公告,酷派集团执行董事共计6人,执行董事除蒋超一人是原酷派成员,剩下5位董事均来自乐视体系。

“酷派作为老牌手机品牌,在运营商,渠道方面有很多资源,但高层调整导致很大一部分‘老酷派人士’选择去了ivvi,在与360股权之争时,又把已经做得初见成效的互联网手机奇酷给了360,资源过于分散,对于酷派而言,可谓是伤筋动骨。”李斌从酷派离职后,选择了ivvi并出任CEO,ivvi于2016年12月从酷派体系剥离,随后先后接纳了多位原酷派成员。

2016年6月,乐视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4个月后,乐视资金链问题爆发,负面影响持续至今。吕俊宽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视与酷派的合作有历史原因,在此之前乐视一直以互联网为主,需要借助酷派原有运营商资源等来帮助他,另一方面,酷派也希望从乐视身上得到相应的支持。但目前看起来这并不是一个完美的结合。”

为了与乐视达成合作,酷派“自断双臂”般地剥离了电商渠道的奇酷以及线下市场的ivvi,但却未能迎来新东家乐视网的大力扶持。随着乐视网资金链负面影响不断爆发。“白衣骑士”孙宏斌已经开始逐步实施对乐视的控制,在5月4日融创中国2016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表态,“将来乐视就是上市公司和汽车两部分,乐视汽车贾跃亭该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该卖的卖掉。”

在外界纷纷猜测乐视体育是否会成为第一颗“弃子”时,刘江峰则在2017年博鳌亚洲论坛上接受采访时表示:酷派与乐视为两个公司,乐视的资金情况对酷派没有什么影响。

“孙宏斌实际上对乐视分得很清楚,三块业务:上市公司核心资产,如乐视网(300104.SZ)、超级电视、乐视影业等,这块业务孙投入了较大资金,另一块乐视汽车,剩下的乐视体育、易到、乐视手机(乐视本身手机业务+酷派)等板块,态度已是不再积极扩张,缩小规模,争取自负盈亏以达到良性循环。”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付亮认为:“乐视的手机业务调整是必然的,乐视支撑两个手机公司是没有太大意义的,但是如何调整目前看不出来,如果将酷派剥离卖出去,那么意味着乐视会出现亏损,因为现在很难原价再卖出去了。”

吕俊宽则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乐视手机的价值其实不在硬件,而在于母公司影视方面的结合。”

背靠的“大树”无法乘凉

在乐视自身都无暇顾及之际,酷派该何去何从?

曾经牵手乐视,酷派寄希望于互联网改变自身太过依赖运营商,在产品规划,品牌营销及渠道建设方面力度不足等问题。但今天看来,酷派依然没能解决这些问题。2014年,国内进入换机市场,运营商补贴弱化,酷派业绩开始出现下滑,公司战略调整,随后开始与360合作,全面转型成立ivvi品牌布局线下,不断谋求转型但并不成功,业绩逐年下滑。

吕俊宽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酷派的业绩下滑出现在乐视入股之前,那么与乐视的切割是否对他有所帮助?这需要酷派自己站起来,但从酷派5月10日发布的产品来看,他依然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我个人认为酷派有一些像无头苍蝇,别人做什么,他做什么,但执行力不够。公司策略一直在摇摆,但没有切实执行。”

2017年5月10日,酷派以线上形式发布新产品“酷玩6”,该产品主打游戏性能,售价1499元,但这未能掀起水花。吕俊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无论是消费群体,产品定位,渠道都很重要,表面上看是打性价比,但国内市场这条路已经不太行得通了。”

付亮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酷派管理层肯定希望调整方向,但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外市场,不同区域,产品细分方面竞争已经很激烈了,酷派想要杀出重围,实际难度非常大。”

曾经的国产手机第一梯队如何活下去?诸多业内人士表达了类似的观点:酷派需找准定位占领特定市场,不再坚持“大”的打法。

吕俊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手机业没有绝对的王者,也没有绝对的输家。在别的品牌拥有庞大资源的情况下,小还有活下去的方法,OPPO、vivo现在想往东南亚市场开拓,华为想做一些前端的技术,并往欧洲高端市场移动。但这些都不是酷派现在要做的,我认为酷派在线上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也尝试过,但没有走通。酷派现在还是需要通过运营商把国内的盘子稳定下来,将零售通路做起来,这不会让他重回巅峰,但能让他活下去。”

根据公开信息,2015年时,酷派出货量约为3800万台,而在2016年年底,刘江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6年,酷派出货量约为1500万台。2017年,希望出货量能达到2000万-2500万。

另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1-12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5.6亿部,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已占88.9%。

留给酷派的空间,已经不多了。

编辑:zhaoxiaofei
亏损 深度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三星周三宣布,公司计划投资3.8亿美元资金在美国南卡州纽贝里郡建一座生产家电产品的新工厂。

  • 由于双方分歧过大,至今仍然无解,按6月3日约定,双方暂时的合作将于6月30日晚间结束,7月1日或会再度中断数据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