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电视销售职能独立背后:与贾跃亭划清界限,孙宏斌加强控制权

来源:腾讯科技  刚刚 0
分享到:
导语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今日宣布,即日起,乐视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

文/腾讯科技 李儒超

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今日宣布,即日起,乐视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回归乐视致新。

调整后,梁军将直管电视业务的销售,同时乐视致新将在人员、组织等方面实现资源整合:

第一,乐视电视的销售职能统一并入乐视致新,乐视电视相关的销售团队将由梁军直接管理;

第二,LePar体系的组织结构将进一步优化和调整,LePar将设立东部、中部、南部、北部四大线下销售区域总部,分区管理此前的13个大区。

这一调整看似不大,但由于与贾跃亭仅半年前为应对资金危机进行的架构调整南辕北辙,或许意味着乐视体系内部的博弈已经初现成果。

乐视,早已不是贾跃亭一人的乐视。

在孙宏斌的设想中,乐视上市部分要与乐视非上市部分隔离,尤其是其极为看重的乐视致新,更应如此。而梁军作为此轮调整的实际操盘手,似乎也开始与贾跃亭划清界限。

围绕贾跃亭与孙宏斌,乐视内部可能正展开一轮激烈的博弈。

或与贾跃亭本意相悖

据悉,此前乐视电视的销售职能由乐视控股旗下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负责。其中,该平台又下设乐视商城,负责乐视产品的线上销售;LePar负责O2O相关的加盟线下实体店业务。

作为乐视大体系下智能终端事业群的重要部门,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于去年11月10日成立。彼时乐视正身处资金链危机,包括该平台的设立均是贾跃亭为应对资金链危机做出的架构调整之一。

贾跃亭当时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表示,在乐视的第一阶段中,乐视的各个部分“各自独立蒙眼狂奔,所以有很多割裂的情况”,所以在第二个阶段有需要有两个重大调整,第一是在战略节奏上,要快速实现大规模的正向现金流;第二是整个的组织要全面的平台化,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销售型组织。

“原来我们的销售体系有两大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割裂在各自的业务线当中,电视有电视的销售部,手机有手机的销售部,其它的以此类推。”

可见,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正是沿着贾跃亭这一平台化思路设立。而将电视、手机等业务的销售统一,也符合贾跃亭一向强调的生态协同概念。

但仅仅半年,这一调整就被完全推翻,归属于乐视网上市公司的乐视电视销售职能则从总管整个乐视体系产品销售的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独立,几乎成为乐视系的独立王国。

上市部分与非上市部分加速割裂

这一调整背后,体现了乐视上市部分正加快与非上市部分划清界限的步伐。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10日, 乐视网曾公告,放弃其尚未认缴的150万元人民币注册资本对应的乐视电子商务15%的股权权利,转由乐荣控股出资认购。转让后,乐视网持有乐视电子商务15%股权,已失去对乐视电子商务的控制权,2016年12月底起乐视电子商务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根据工商信息,乐荣控股执行董事为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总裁张志伟,其唯一股东为百乐文化传媒。而百乐文化传媒则是贾跃亭持股99%的控股公司(另1%股份为贾跃芳持有)。

可以看出,在3月的调整中,乐视体系的销售就从乐视上市部分中剥离开,由贾跃亭直接控制。而在公司内部的汇报关系上,整个销售业务均隶属于乐视非上市公部分的乐视控股。

非上市公司业务并不受上市公司披露信息的限制。这一形同“暗箱”的规则,显然与孙宏斌希望乐视网账目更加明晰的想法相悖。

不仅如此,与贾跃亭走的较近的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总裁张志伟,或许也并不受孙宏斌信任。

在去年11月的调整中,此前担任乐视生态O2O及LePar(中国)负责人的张志伟成为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总裁。在调整之前,张志伟原本担任乐视致新销售副总裁,归属于梁军治下。调整后,张志伟从梁军与时任乐视移动总裁冯幸的手中接过电视与手机的销售职能,正式被贾跃亭提拔为乐视系的“封疆大员”。

然而知情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在今年1月孙宏斌入股后,对于原先乐视系高管,孙宏斌最看重的几乎只有梁军。

近期已有消息称,孙宏斌有意让梁军接手乐视的上市部分,出任总裁;而孙宏斌甚至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中,直言已经让梁军担任乐视网上市部分CEO。

这一系列异动,或许已经表明了,孙宏斌与贾跃亭在乐视体系中正展开某些博弈。相关高管的站队,可能也在同时进行。

“分家”背后:乐视将花落谁家?

之所以会发生这一系列博弈,与孙宏斌、贾跃亭截然不同的经营理念相关。

在今年1月,孙宏斌向乐视注资150亿资金,进驻乐视后,孙宏斌的改革也开始同步进行。在孙宏斌眼中,能赚钱的业务才是好业务,这使得孙宏斌对接近盈利的乐视电视青睐有加,注入重金;相反,当前尚无法盈利的乐视体育、易到、乐视手机均被孙宏斌判定为可舍弃的业务,甚至在公开场合宣言,“该卖的卖了”。

这与爱打梦想牌、希望乐视全体系共同繁荣的贾跃亭截然不同。经验理念的差异,使得这一博弈无法避免。

除了寻求对易到、网酒网、乐视体育、乐视手机这些非核心业务的“处理”,孙宏斌也在加速对乐视致新这块乐视眼下最为优质资产控制权的侵蚀。

根据当前乐视致新的股权书,孙宏斌控制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已经持有乐视致新31.9913%的股份,仅次于第一大股东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但值得注意的是,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即乐视网上市公司主体,嘉睿汇鑫持股占比8.56%,同样是第二大股东。

这意味着,在股份上,孙宏斌在乐视致新的话语权已然举足轻重。

更为重要的是,由于缺乏资金等筹码,贾跃亭在这轮改革中,不得不处处退让。知情人士向腾讯科技表示,由于乐视的资金缺口都需要融创去填,乐视内部的风向已经发生了变化,“孙宏斌进来后,上层对业绩看的更重了,花钱部门预算被砍、赚钱部门KPI变高”,而这些变动,孙宏斌的大手从头到尾贯穿其中。

在电视、影业等上市公司或者即将归属于上市公司业务的部分,孙宏斌也在加强对其控制。在1月13日融创宣布入股时,就表示将排遣监事入驻电视、影业、手机三项业务,“派驻财务人员是为了掌控资金流向,销售出来的钱得看住”。

“我们在乐视是比较强势的”,孙宏斌反复强调。

编辑:jiangjing
控制权 界限 职能 背后 独立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当深圳华强电子世界八楼的电梯门打开时,可以听到至少7种口音的英语,因为这层楼挤满了来自欧洲、美洲、澳洲、香港和中国大陆的投资人与创业者。

  • 据悉,中国自行车共享服务企业摩拜将进入日本市场,7月中旬在日本部分地区开始提供服务,年内将扩大至约10个主要城市。使用者可通过智能手机寻找附近的自行车,费用也通过智能手机结算,收费暂定30分钟100日元。该公司在中国1年多时间里投放了500万辆。为了缓解交通拥堵、促进汽车尾气减排和居民健康,新加坡和英国已决定引进摩拜,日本将成为该公司拓展的第3个海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