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科技频道首页 > 即时资讯 >

专访前易到联合创始人汤鹏:打造全新互联网保险科技平台

2017-09-26 15:35:00

0

来源:中国网

引言

今天的主人公是前易到用车联合创始人汤鹏,自4月联合周航、杨芸发布辞职公告之后,汤鹏二次创业的量子保开始频繁曝光,刚刚完成了A轮融资,由鑫澄投资领投,线性资本、IVP、昆仲资本等跟投,金额未透露。

2000年,汤鹏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计算机系毕业,先后在8848.com、雅虎、淘宝担任工程师、技术总监,低调地度过了职业生涯的前10年。随后,31岁的他成为易到用车联合创始人,37岁创立量子保。三十而立之后的这7年,反而是他成长和变化更快的阶段。

汤鹏的员工评价他为:情商超高、暖男、天塌下来都乐呵呵的,“像弥勒佛”;他最新的外号是,汤汤。

如果不知道他长达10年的技术工作经历,我怎么也无法把这些形容词,和“技术男”三个字联系到一起。

“那时候整个人都沉浸在技术的海洋里。”

1999年,中国电子商务发端,B2B和B2C两大代表企业——阿里巴巴和8848.com成立。

8848.com 赞助了当时轰动全国的“72小时网络生存试验”,从此作为唯一真的可以通过在线支付买到东西的网站闻名全国。

那时候,中国网民只知8848,不知当当和卓越,而阿里巴巴也仅仅刚刚起步。8848的网上销售份额用“绝对垄断”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2000年,刚大学毕业的汤鹏,怀着在电子商务领域成就一番事业的理想,加入了8848.com。但没想到,同年互联网泡沫破灭,8848也逐渐从没落,最终与纳斯达克无缘。

此后的4年,8848经历了合并、转型、业务拆分,身处其中的汤鹏也有过挣扎和犹豫,但仍坚持与公司共进退。

汤鹏说,那时候自己更多是学习的心态,面对很多高管离职,反而能很快担负起更重要的职责,能更快速地成长。

虽然公司内部暗流涌动,但工作还是要继续。汤鹏每天上班坐在电脑前,为了优化代码跟自己死磕;下班回家学新技术和程序语言,在BBS上和全国各地的同好一起交流编程经验。

“那时候整个人都沉浸在技术的海洋里。”汤鹏满脸得意地说,当时他一坐就是一天,陪伴他的还有他最爱喝的可乐,桌上总放着好几瓶。

这种朴素的坚守,让汤鹏内心安定,却无法阻挡第一波电子商务浪潮去势凶猛。

2004年,8848董事长辞职、股东纷纷退出。在经历了4年的挣扎之后,终于走向尾声。

同年,汤鹏离开8848,加入雅虎,负责雅虎邮箱的系统研发。

从本地民营互联网企业,到鼻祖级的互联网企业,汤鹏感到最不适应的,是外企缓慢的决策速度。中国互联网世界日新月异,但雅虎的内部流程完全跟不上环境的变化,等某个系统改动审批下来,往往已经不再适用了。

但这一年间,汤鹏也有了很重要的收获。一次到硅谷出差,他认识了雅虎美国公司的工程师TY Lee。2005年,Lee 50岁,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工程师,仍然很热爱自己的工作。

似乎终于找到了榜样,汤鹏更加坚信工程师这份工作,想要一直干下去,干一辈子。

“程序猿”的转型

现在回忆起来,汤鹏说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是个普通的宅男。不善言辞,喜欢和计算机交流;玩《红色警戒》、《仙剑奇侠传》;顶多在BBS上和人聊几句,还都是关于编程。

那时候汤鹏发现,工作中接触的技术已经不能满足他的好奇心,他利用下班时间,自学了ASP、PHP、JAVA,甚至比较了每种语言的优缺点。

这些对技术的极致追求,让他在同部门工程师中逐渐有了威信。汤鹏说,工程师之间有自己的“语言逻辑”,可以很直接高效地沟通,这让他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如鱼得水。但成长很少发生在顺风顺水的阶段。

2005年,阿里巴巴收购雅虎中国,汤鹏也成为了阿里巴巴的员工,最初仍然负责搜索引擎开发。

采访中,汤鹏多次用职级数字来描绘自己在阿里的发展和转折。他认为,最开始的P6级别,就已经不是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工作,需要带新员工一起做项目。而到M2、M3,他需要进行大量的跨部门沟通。但这些都不是他擅长的。

汤鹏认为,在这个阶段,自己的沟通能力和情商得到了飞跃式提升:他需要经常代表工程师团队,为项目争取更多时间和资源,与业务方讨论甚至争辩,最终达到想要的平衡。

但是,如果把这个时间节点作为这位“程序猿”转型的契机,似乎又有点草率。因为,记者固执地想找到某个“熔炉”时刻,凸显他的改变,却始终徒劳无功。

汤鹏的回忆是完全理性的,或者说他把回忆按照理性的标签分类,最终只输出结果。

后来,汤鹏带过几个M10的项目,在阿里巴巴内部,M10级别只有马云一个人。马云定期给他们开例会,经常说,“我不懂技术、不懂产品,但我会描述需求,会判断趋势。”

当时阿里巴巴的CTO吴炯,曾经是甲骨文和雅虎的开发经理,获得了很多技术专利,但在和汤鹏的交流中,他也会更关心业务发展和市场,而不是只关注技术本身。

汤鹏很受触动,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被自己的热爱限制住了,在技术这个垂直领域挖得越深,他就越容易忽略自己在战略和思考方面的短板。

2010年2月,汤鹏的同事陈琪离职创业,后来成了蘑菇街的CEO。陈琪坦言,“大公司内部做产品,在一个商业体系里很难争取到资源,做的事情可能是冲突的。”

已经进入阿里5年的汤鹏,也感到了职业的瓶颈。当时他的职级是M3,和马云的M10还隔着7层。

虽然带着十几人的团队,但所有的工作几乎都是执行、汇报,没有设计和创造。与陈琪的感受相似,他“希望自己能做一些更有掌控力的产品。”就像他喜欢编程的原因:可以创造程序、控制程序。

但汤鹏依然没有下定决心辞职创业。10年来,曾经在硅谷见到的工程师,他们最终成为架构师、研究员、科学家,一直是他为之奋斗的榜样。他最熟识的TY Lee,现在已经六十几岁,还在充满激情地工作。

那半年,是汤鹏最纠结的一段时间。他说自己很少有负面情绪,不管多大的事,只要有一点希望,他就立即着手解决,但最怕的就是想做的事情因为种种原因无法实施,就会特别焦虑。

2010年2月,周航拿着一份PPT来找汤鹏,大谈专车市场未来广阔,要拉着他一起干。

周航想做专车的契机被讲述过多次:他在虹桥机场打车,等了很久,打不到出租车,他由此开始思考中高收入阶层的用车问题。

汤鹏也有类似的体验,他当时频繁到杭州出差,在西湖边上,所有的出租车都“马上要交班”,不拉活儿;在机场,往往一等就是2、3个小时。

那天听完周航充满激情的介绍,汤鹏感觉,等了很久的机会终于来了,当天就下定决心辞职。

2010年5月,易到用车成立,汤鹏成为联合创始人、CTO。

“压力很大,头发都白了”

与连续创业多年的周航不同,31岁初次创业的汤鹏,还是感到了非常大的落差。

原来的同事都很不理解,他们认为易到做的是“租车行业”,问他,“为什么租车行业还需要产品、技术?”

而且,之前在大平台汤鹏最不缺的就是人和资源,马云说,在淘宝,你插一根扁担都会开出花来。但创业公司一切从零开始,“没有产品框架,没有业务框架,所有都是你一手打拼出来的。”

汤鹏甚至自己去当司机,深度接触用户,“我就在想应该怎么做,是不是应该站到门口?人来了先给人开门还是先说你好?”

那时专车市场还是空白,易到通过网络约车解决用车痛点,很快席卷半个中国。当年,一位开迈腾的司机称在易到一个月2万元的净收入是保底。

2013至2014年,滴滴、快的拿了融资开始疯狂补贴用户,易到没跟进,订单数字猛掉。说起那段时间的感受,汤鹏半开玩笑地说,压力很大,头发都白了。

后来易到也加入烧钱大战,汤鹏负责风控部门,通过技术手段控制刷单的司机和用户。他经常碰到因为刷单被封号的司机上门理论,“为什么封我?我都是正常订单!”他只能赔笑解释。

作为工程师,汤鹏一直在远离用户的大后方工作,一下子冲到前线,直面用户的质问,汤鹏直言,“很有挑战,不太适应”,但很快补充,“人的潜力是无穷的,可以塑造出很多的可能。”

这时的汤鹏,确实已经不再是那个需要提升沟通能力的“技术男”了,团队上下都评价他情商超高,能扛事儿。在三个联合创始人里,周航和杨芸脾气都很直接,汤鹏就总是居中调和。

一次产品发布出了问题,周航周末把团队叫到公司开会,痛斥产品经理。汤鹏那天发烧39度,还在会上帮产品经理分担责任。后来周航知道他病了,也很不好意思。

汤鹏有白羊座的乐观,但却没有冲动和暴脾气,是只“非典型白羊”。而且他非常重视团队,“我觉得(创业的)方向固然重要,但是有一帮为了理想而努力的人,我觉得什么样的方向,都是可以做成的。”

创业初期,虽然也经历了不少波折,但易到一直按着几个联合创始人最初的设想生长,汤鹏说自己虽累,但却很有干劲儿。

后来乐视控股易到,本以为是战略控股,最后变成了高管入驻,汤鹏逐渐感到“有心无力,想使劲儿却使不上”。但就算最难受的时候,汤鹏也最多“一声叹息”,然后接着笑呵呵地面对下属。

他把易到比喻成他们三个人养起来的孩子,而乐视却没有好好对它。

“目前是互联网保险市场最黑暗的时候”

被架空的那段时间,汤鹏开始有时间反思公司的发展。

加入补贴大战后,易到一直在亏钱,那如何能够通过其他方式变现?通过尝试,汤鹏发现场景化保险是最快的模式,用户花费较少的钱买到乘车路上的保障,保险公司也有接入互联网扩大业务的需求。

时间回到2009年,汤鹏是淘宝机票的项目经理,他发现,机票价格已经非常透明,几乎没有利润空间。当时还没有互联网保险,于是他和保险公司合作,在淘宝机票平台上提供传统的人身意外险。

同样是保险,为什么场景化的保险售卖就更容易被人接受?因为简单,便宜。汤鹏后来回想,那时自己就想在这个领域做点事情,但却苦于没有条件,现在机会似乎成熟了。

这次汤鹏的创业,和上次一样,选择了这样一条不太容易被人理解的路。每次去见客户,先要花很长时间解释自己到底是做什么的,“说卖保险,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骗钱的。”

保险的条文、险种太复杂,用户只能依赖专业人士的建议,而保险销售往往先从熟人开始,又都是大额订单,很容易导致信任危机。谁还没被亲戚忽悠买过保险呢?

汤鹏的愿景就是让保险更简单,“所谓颗粒化保险,就是把保险切碎,希望让所有有保险诉求的人都能够买得起,比如快递员、外卖员、闪送员。”

所有还没有被保险覆盖到的生活场景,都是汤鹏希望进入的市场。但他却认为现在是保险市场最黑暗的阶段,大家还摸不清这个行业到底要走向何方,但也可能是即将爆发的前夜。

当被问到是否有改变保险行业的雄心,汤鹏摇摇头,“倒不是说改变,我们是希望帮助保险公司更好地接入互联网行业,也帮助每个曾经被保险“伤”过的人,买到他自己真正需要的保险。”

后记

汤鹏最近在减肥。他和周航、杨芸打赌,每个人拿10万块钱拍桌子上,谁先瘦下来钱就是谁的。结果钱都让周航赢走了,他瘦了27斤。

他们还参加了连长(航班管家创始人 王江)组织的“幸福减肥神教”,通过戒糖减肥。但这是汤鹏最受不了的,他最爱吃的就是甜品,冰淇淋。

量子保的市场部总监洋洋提到,汤鹏“忽悠”她出来创业,就是边吃甜品边聊的。她还回忆起刚入职易到时对汤鹏的第一印象:她战战兢兢陪同老板们参加会议,结束后,所有人作鸟兽散,只有汤鹏留下来问她,“要不要捎你一段。”

现在量子保的高管,除了一位是外聘的保险专家,其他全部来自原易到团队。员工中,这个比例超过60%。

关键词:
创始人 专访 联合 技术 易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