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携行动”打响:首席票代供应商诉携程系压榨

来源:腾讯财经  4分钟前 0
分享到:
导语

就在携程捆绑销售激怒下游消费者的同时,其与上游供应商之间的矛盾也正在悄然爆发。

划重点:

1、此次世界玖玖将其与携程之间的矛盾引入法庭,已经摆明了决定放弃与后者的合作。这种“撕破脸”的举动,也引起了携程系供应商们的集体围观。

2、2016年之前,携程与去哪网竞争激烈,对供应商相对温和,但携程系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形成后,供应商则迅速处于弱势,任何问题都会将责任单方面强制转嫁给商户。

3、“如果平台过分打击和压榨供应商,当他们有一天真活不下去的时候,唯一出口就是消费者,最终损害的一定还是消费者利益。”

作者 李超

编辑 杨颢

就在携程捆绑销售激怒下游消费者的同时,其与上游供应商之间的矛盾也正在悄然爆发。

腾讯《棱镜》调查获悉,早在今年3月,作为携程系最大机票供应商之一的旅游产品分销公司世界玖玖,就将携程旗下的去哪儿网告上法庭,起诉后者违约质押其总金额2100万元机票款;一个月后,世界玖玖又状告去哪儿网在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前提下,对其进行机票扣款处罚。

资料显示,世界玖玖以国际机票B2B起家,通过自建系统,在资源端与GDS、批发商等系统直连,为同业(在携程、去哪儿和阿里旅行等OTA上销售,也提供给旅行社)提供全球自由行机酒产品。

据世界玖玖方面对腾讯《棱镜》透露,在终止合作前,世界玖玖每年与携程和去哪儿网的票代业务总金额在15亿元左右,分别占到两家30%和20%的份额。

一直以来,OTA与入驻商家之间关系都很微妙。一方面,平台的“霸王条款”让供应商们叫苦不迭,另一方面,为了依靠平台流量赚取利润,他们通常又会全盘接受平台提供的格式合同。

但此次世界玖玖将其与携程之间的矛盾引入法庭,已经摆明了决定放弃与后者的合作。这种“撕破脸”的举动,也引起了携程系供应商们的集体围观。在世界玖玖代理律师团队旅颂风控的自媒体微信平台下,大量“依然依靠平台做生意”的供应商留言表示,希望早日看到案件审判结果。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的旅游平台供应商找到旅颂团队,希望得到法律支持。

“脱携行动”打响:首席票代供应商诉携程压榨

(旅颂风控旗下自媒体“旅游嘻虹事”有关世界玖玖诉讼案文章后的部分留言截图)

面对供应商“反水”,携程做出了强势回应,除了在法庭上一一驳回起诉的同时,他们又将注册资本仅10万元、团队成员仅20人的旅颂风控告上法庭,起诉后者通过自媒体公众号上的多篇文章对其进行诽谤,要求索赔500万元。

目前,质押案在一审第一次开庭后,陷入僵局,重新开庭时间迟迟未定;扣款案则将于今年11月下旬进行一审第二次开庭。

在归还消费者捆绑销售款后,面对更加“弱势”的供应商,这一次,携程是否仍将让步?

被质押的2100万

据起诉书称,此前,作为去哪儿网机票代理商户,世界玖玖与后者在合同中约定执行T+1的结算模式,即在出票并经过平台系统票号验证后一天,去哪儿网需要将票款打到世界玖玖账户。但在去年11月底,去哪儿网突然单方面停止对其账款进行结算的行为,涉及金额2100万元。

世界玖玖由此认定去哪儿网已经构成违约。

去哪儿网则通过携程相关负责人对腾讯《棱镜》表示,去年11月起,世界玖玖平台被媒体曝出资金链断裂风险,而在同年11月底,世界玖玖也通过公开信形式承认部分业务暂停,为保证权益,去哪儿网遂提高后者风控等级,要求在消费者登机后再进行结算。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11月28日,世界玖玖突然宣布暂停部分业务,将对公司的各个环节进行全面梳理,而事后世界玖玖CEO冯娜也在其朋友圈透露出,世界玖玖的最大股东众信旅游以及新股东,临时支援超过4000万现金,周一到账,用于支付各供应商款项。

世界玖玖并不否在去年底遭遇资金问题,但同时表示,在股东追加投资后,问题很快解决。

“脱携行动”打响:首席票代供应商诉携程压榨

(世界玖玖公开信全文)

于是,双方争议很快由质押动机转向合同本身。

“从律师角度,这里衍生出了一个法律问题,OTA与供应商签订的服务协议,在没有合同条款约定的前提下,自认为供应商风险很大,是否就可以随便调整结算条款,我个人认为这是一个典型的违约行为。”旅颂风控顾问律师刘政对腾讯《棱镜》表示,在双方签订的《去哪儿网商户服务协议》中,确有去哪儿网有权利改变合同条款一项,但需要得到商户确认。

去哪儿网表示,去年12月,他们曾向世界玖玖发送过一份名为“国际机票商户结算规则变更补充协议”的邮件,补充协议已经通知,自协议生效之日起,原结算规则不再使用,平台将对商户资信重新评估并调整票款冻结比例和结算规则。

“脱携行动”打响:首席票代供应商诉携程压榨

(去哪儿网在向法庭上提交的辩护材料)

但世界玖玖并不接受,他们认为,首先,该补充协议并没有得到其确认并签字同意,同时,根据《合同法》第四十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即使当事人同意,该条款无效;其次,根据法律上“溯及既往”的原则,去哪儿网无权对补充协议生效前发生的交易票款进行质押。

“我们当时的要求很简单,按照合同约定进行结算,如果认为存在风险,可以减少交易量、追加保证金甚至终止合作,但首先,结算方式的更改需要双方确认通过,其次,之前已经出票的货款必须按照合同规定结算。”世界玖玖COO宫在友向腾讯《棱镜》表示,公司在与携程高管进行多次沟通无果后,最终决定诉诸法律。

实际上,随着机票陆续登机使用,去哪儿网对世界玖玖的质押款项已经基本结清。但在刘政看来,这起案件的性质已经超出了“要账”范畴:“法官可能认为我们闲得无聊在找麻烦,但是从法律角度讲,票款是否结算是一回事,性质能不能认定为违约又是另一回事。”

对于世界玖玖来说,票款质押带来的影响并没有随着陆续付清而消失。在T+1模式下,票代通过前日结算款向航司支付当日票款,去哪儿网将结算日调整到登机日后,使得世界玖玖在票代业务上的资金流转受到致命打击。

该官司正陷入僵局。

世界玖玖的“宣战”

质押案发生后一个月,世界玖玖再次将去哪儿网告上法庭,这一次针对的是去哪儿网对其四笔订单的扣款处罚。根据起诉书,世界玖玖认为,被告多次违反诚实守信的履约义务及其指定的客户服务规范,在没有任何有效证据的情况系对原告进行错误判罚,无故扣罚原告机票款。

据世界玖玖在向法庭提交的一个案例称,2016年11月19日,去哪儿网向其采购温哥华经郑州转机重庆的往返机票。同年12月20日,乘客投诉在郑州机场转机时间不足,造成后续无法使用,去哪儿网在自行给乘客重新购票(3546元)后,强制将该笔费用从世界玖玖账户中扣除。

世界玖玖认为,案例中的转机产品,为去哪儿网自营,也就是说,转机线路及时间是由去哪儿网方面制定,自己只为其提供订票服务,同时标注了所有航程的时间节点信息,去哪儿网不能以乘机人不能转机要求世界玖玖承担责任和损失。

另一个案例则显示,2016年6月13日,去哪儿网向世界玖玖采购四张俄罗斯航空公司北京至巴塞罗那机票,当年7月11日,去哪儿网以其中一名乘客患病(中耳炎)为由,要求后者进行退票处理,世界玖玖按照机票服务规范中的退改签规定向航空公司提出征询,确认该机票不得全额退款。但在9月12日,去哪儿网强行从其账户中扣掉了四张机票款,总计人民币11804元。

“脱携行动”打响:首席票代供应商诉携程压榨

(腾讯《棱镜》获得的起诉书)

对于该起诉讼涉及到的四个案例,携程方面以“案件正在审理中,不方便透露更多细节为由”,并未直接回应腾讯《棱镜》。关于上述第一个案例,在腾讯《棱镜》得到的一份相关辩护材料中显示,去哪儿网提出,世界玖玖作为长期售卖国际机票有经验的出票方,应在搭配航班线路时充分考虑到前后行程衔接问题、可能发生的晚点到达等情形,留给用户充分中转时间。

“去哪儿网不像京东一样会在产品下面标注自营,世界玖玖认为这个产品是由去哪儿网设计,自己只负责预定机票,去哪儿网否认这是自营产品。对这个问题第一次开庭就争锋相对。”刘政告诉腾讯《棱镜》。

相比质押案2100万元对于世界玖玖产生的实际影响,扣款案总共涉及的诉讼金额仅为36723元,这更像是世界玖玖作为前携程系供应商向后者发出的宣战。

“标的金额都比较小,不是金额的问题,这算是一种宣誓性的案件,希望能够公平和更加规范。”宫在友对腾讯《棱镜》表示,2016年之前,携程与去哪网竞争激烈,对供应商相对温和,但携程系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形成后,供应商则迅速处于弱势,任何问题都会将责任单方面强制转嫁给商户。

伤不起的供应商们

世界玖玖并不是唯一跳出来与携程正面碰撞的供应商。今年2月,携程关闭其定制旅游供应商6人游平台账号,单方面终止合作。随后,6人游合伙人晁夕发表声明,表示携程的高佣金正在腐蚀定制旅游业,将会使利润率本来不高的定制游企业做“赔本买卖”,同时指出,携程定制平台目前普遍存在信息化、标准化程度低,服务流程和品质参差不齐等问题。

彼时,6人游40%的营业收入来自平台,仍有千万量级人民币的尾款尚未结清。随后,6人游开始启动“脱鞋(携)行动”,意在发展独立品牌和自有客户。

而宫在友对腾讯《棱镜》表示,世界玖玖在与携程系决裂后,已经将重心放到海外市场,发展旅游同业系统和技术服务产品。

“脱携行动”打响:首席票代供应商诉携程压榨

事实上,供应商与OTA间官司骤起,已经成为一个新的行业现象。

旅颂风控也是在此背景下成立的。据称,世界玖玖代理律师团队在接手其与去哪儿网诉讼后,发现旅游行业中存在诸多法律问题和空白,随即成立了旅颂风控,专门代理旅游行业诉讼案和法律咨询业务。

刘政在社科院法律研究所旗下一家国办律师事务所工作,主打知识产权案件,同时,也是搜狐等众多互联网企业法律顾问,在年初介入世界玖玖与去哪儿网诉讼时,同行却告诉他:“这个行业不需要律师”。

“旅游行业不良资产发生率是100%,但为什么不需要律师,因为整个行业初始门槛低,行业之间主要通过熟人或者介绍方式做生意。其次是交易特殊性,比如机票,电子机票形成后,代理商之间的票号交付全部是通过QQ,没有证据,没有合同。尤其是从业者认为,请了律师也要不回钱,而且打官司意味着翻脸,像依附于大型OTA平台的供应商,更加不会诉诸法律。”刘政说。

在一起不同级别机票代理商的案件中,一位刘姓老板向下级代理商追要票款,但却无法提供交易合同作为证据,只是雇用临时工在QQ上向下游传送票号,年底结账。

“以前这种案子几十万几百万根本不要,今年生意太难做了,差十万块都活不下去。”刘老板解释自己寻求律师帮助的原因。

“OTA进来之后,把大家集中到平台上竞争,加之航空公司直营机票,这两年竞争特别惨烈。杀到大家都没有利润的时候,不良资产就无法承受了。”刘政对腾讯《棱镜》表示,世界玖玖案发生后,旅颂风控律师团队接到了大量类似案例,但票务代理和OTA之间的诉讼,大部分供应商选择息事宁人,因为高资金流转的行业特点,会让他们“还没有开庭就破产”。

据携程旅行网副总裁、携程国旅总经理王涌在去年底携程旅游合作伙伴大会发布主旨演讲时表示,截至2016年12月,携程旅游的合作伙伴总数已经突破20000家,年度销售额达到千万级的超过200家。

在承接世界玖玖与去哪儿网的案件后,旅颂风控开始在其自媒体公众号上刊发大量文章,揭露所谓旅游行业潜规则及涉及到的法律问题,其中大部分与携程相关。国庆节前,旅颂收到携程起诉状,后者以侵犯名誉权向旅颂索赔500万元。

对于为什么要“盯”着携程不放,刘政表示,携程系是产业链中最大的平台,代表了行业里很多普遍性和典型性的问题。以现有的两起案件为例,他坦言,世界玖玖败诉的可能性极大,因为在对合同的解释上,供应商并不拥有话语权,法官很难突破格式合同条款,尽管合同本身存在双方法律主体地位的不平等。在质押案第一次开庭中,法官已经明确表示“自己并不是反垄断法官”。

“如果平台过分打击和压榨供应商,当他们有一天真活不下去的时候,唯一出口就是消费者,最终损害的一定还是消费者利益。”刘政认为,让行业更加法制化和规范化,世界玖玖与去哪儿网之间的对簿公堂,或许是一个契机和起点,也是这个案子真正的意义所在。

携程 首席 行动 供应 商诉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新零售,是一个时代发展留下的缝隙。

  • 据一名接近美团的人士透露,美团旅行内部正在针对刷单、虚假评价等违规行为发起新一轮严打,此次严打刷单行动代号为“雷霆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