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益平:数字技术正在不断推进中国经济的增长

来源:财经网  2017-12-01 16:34 0
分享到:
导语

12月1日,2017英特尔中国行业峰会在苏州金鸡湖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此次峰会汇集900余名来自政府、金融、互联网、教育、电信等行业的精英代表,更有国内外顶尖的产经知名专家和英特尔高管带来的真知灼见,他们以全球化的视角来剖析我们所面对的未来世界。此次峰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黄益平针对十九大之后的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并充分说明了科技对于未来经济的影响。

12月1日,2017英特尔中国行业峰会在苏州金鸡湖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此次峰会汇集900余名来自政府、金融、互联网、教育、电信等行业的精英代表,更有国内外顶尖的产经知名专家和英特尔高管带来的真知灼见,他们以全球化的视角来剖析我们所面对的未来世界。此次峰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黄益平针对十九大之后的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并充分说明了科技对于未来经济的影响。

黄益平表示,中国经济新格局的由来缘于很多层面的因素。摆在首位的,莫过于中国经济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因为依靠过去的增长动能难以支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同时,技术的发展,例如AI、数字技术等也在改变新的经济格局。最后,政策的改变也成为对经济影响极为重要的因素。

鉴于上述的原因,从十九大报告当中,我们会解读出一个最重要的经济信息,即未来一段时间我国主要的经济政策挑战就是要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换一句话说,我们未来经济发展的目标, 不再是追求快速增长、追求数量的增长,而更多的是追求发展的质量,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从数量到质量,这是我们未来新格局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面对这种经济新格局,现如今中国经济的创新已相当活跃。这些创新活动,其实就是已经在开始推动中国的经济增长,尤其以数字技术为代表,我认为中国在运用数字技术推动经济方面,可能已经走在世界经济的前列,但规模还不够大,下一步还需要在一些领域谋求新的发展。

例如,国内的数字金融的发展从规模上说应该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从业务类别来说,甚至在一些领域的技术已经走在前面,像第三方支付、网络贷款等。这样一个新的发展,在国内帮助我们解决了过去传统金融机构很难解决的问题。以普惠金融为例,其实是各国都遇到的一 个技术性障碍,它的难题就在于要获得小微企业或者低收入者作为客户,面对的两大困难获客成本比较高,、风控难以有效保证。互联网技术帮助我们部分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一端是移动终端和很多消费场景,另外一端是大数据分析,这也就是互联网金融迅速发展起来的原因。

以下是黄益平教授演讲实录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对中国经济的看 法,说实话站在这样的一个台上我还真是第一次。中国经济新格局这 个命题,听起来比较新,但是有很多因素促成这个新格局的因素其实 已经在发生。最起码我们可以想到有三个方面的因素。

第一个方面的因素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我们 过去经常听到我们政weigeng策文件当中说:我们现在需要实现新旧动能的转 换,也就是说未来的增长需要有新的动能来推动,不然的话,靠过去的增长动能,难以支持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

第二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技术的发展,刚才有专家给大家展 示了 AI,有很多新的技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我们也看到,有 很多,比如说我们的数字技术,我们的生活当中感受到的,像这个网购,像数字金融,在实实在在的改变我们的经济格局,我们的生产方 式,我们的生活方式,第三,我们的政策在改变,中国的经济政策一 直是对我们的经济活动具有很重要的影响,最近大家都知道,最重要 的经济政策的转变,可能就是最近召开的十九大,马上就要召开中央 经济工作会议,我相信对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经济政策会有一些新的 定位,新的解读。

具体而言,在开始以前,我想给大家分享我对经济新格局的五个主要的结论。

第一个结论是从十九大报告当中,我们解读到的一个最重要的经 济信息就是未来一段时间,我们的主要的经济政策的挑战,是要解决 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换一句话来说,我们未来经济发展的目标, 也许不再是追求快速增长,追求数量的增长,而更多的是追求发展的 质量,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从数量到质量,这是我们未来新格局的 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第二,如果我们看过去一段时间,我们经济增长周期波动,从 2010 年以来,一直增长在下行,什么时候会触底回升这是学者、投资者和 企业家,包括政府官员一直在争论的一个问题。从去年年中以来,经 济有所趋稳,未来到底是一个什么走向,现在有各种解读,我个人的 看法,我们的这个增长的下行压力还并没有完全消除。主要的原因就 是这个新旧动能转换,还没有完成。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旧的增长模式 还是在发挥作用,什么时候中国的新的增长动能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 长的主要力量,我们就可以期待增长的真正的趋稳和触底回升,这是 第二点。

第三点,中国经济当中的创新,其实是相当活跃。在座的各位所 代表的新经济,这是一个方面,我们其实还看到除了技术创新以外, 在传统的制造业,也有很多的更新换代,那么在这一些创新活动,其 实就是已经在开始推动中国的经济增长,尤其以数字技术为代表,我 认为中国在运用数字技术,推动经济活动方面,可能已经走在世界经济的前列,但是这个规模还不够大,下一步还需要新的发展,在一些 领域,比如说数字金融,或者我们叫互联网金融,一方面是实实在在 的帮助我们解决了一些过去传统的金融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但另外 一方面也留下了很多的风险。

第四点,我们的新旧动能转换的完成,一方面是取决于创新,另 外一方面,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旧的已经失去竞争力的企业和产业, 能不能平稳地退出。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我们的投资效率的不断下 降,投资回报的趋势性的下行,我觉得会持续相当一段时间。但是如 果我们再看实体经济当中的实实在在的投资机会,当然还有很多好的 投资机会,尤其在很多创新的领域,但是有一点和过去不一样,所谓 的新格局就是,我们要对未来一段时间发生金融产品的违约和企业的 比较大规模的破产,要有心理准备,那么最后一点,第五点,我觉得 未来经济的新格局,一方面是中国还会有能够激动世界的经济故事, 过去的故事可能是出口和投资,未来的故事是中国老百姓消费的问题。 而中国最终能不能跨越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能不能真正成为一个社 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关键就在于我们有没有创新的这个能力。这是我 想首先分享给大家的我的五个主要的结论。

我们具体来看一下中国经济这个十个九大对于中国经济未来目 标的阐述。其实我们在过去改革期间将近四十年的时候,我们一直是 对前景有不断的有展望,有构想,在 80 年代的时候,我们就曾经构 想三步走,三步走的主要的含义,第一是解决温饱,第二是实现小康, 第三是要实现基本现代化。到了世纪之交的时候,我们有新的三步走,

在这次的十九大上,我们就是第二个百年计划,这个百年计划很重要 的三个时间点,第一个是到 2020 年,全面实现小康。也就是要彻底 消灭贫困。第二个到 2035 年,基本实现现代化,第三个是到 2050 年 要建成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假如说我们把这样的一个时间表和 在 80 年代初的时候,邓小平先生所提出来的三步走这样的构想做一 个简单的对比,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我们实现基本现代化的这 样的一个过程,应该是大大提前了。我们原来它说的是到 2050 年, 我们实现,基本实现现代化,现在我们是到了 2035 年,到 2050 年, 应该是变成一个强国。对应的这些指标有一些具体的量化的指标,我 们没有时间具体展开来。

那么在十九大报告当中,对于我们下一步的 经济政策还有一个很中心的,很关键的论述,就是社会主要矛盾,社 会主要矛盾的阐述,我们假如看一下历史上党代会对于主要矛盾的这 个阐述,其实是发生了一些变化的,简单地来说在 8 大,也就是建国 不久以后,所设定的当时的这个主要的矛盾,是先进的社会主义制度 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到了这个 60 年代,到 70 年代其实 主要横跨一个文化革命的时期的时候,当时的主要矛盾,主要是一个 阶级斗争的这个矛盾,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的主要矛盾从十二大到十 八大一直是把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 间的矛盾,十九大的报告的确定的主要矛盾应该说是有一定的转变, 主要的转变在于,很多人开始富起来了,但是我们经济发展还不够平 衡,不够充分。

这个背后当然有很多的原因,为什么会出现不平衡, 不充分的这个问题?矛盾?背后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我们可以看到的就是,我们过去四十年所实现的其实是一种超预期的追赶,1978 年 我们刚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的人均 GDP 是 250 美金,今天 已经到了 8000 美金,我们的人均 GDP,我们的 GDP 的总的规模,应 该说是大大提前超预期,超规模的赶超。那么在这样的一个赶超的背 后,我们也确实产生了一些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我举三个简单的 例子。

第一、在早期,为了追求高速增长,我们确实是形成了不少结构 性的矛盾,结构性的失衡,比如说为了追求高速增长,用大量的投资 来支持经济活动,所以我们看到我们的投资占 GDP 的比例非常的高。 而且投资的效率也并不是那么的好。第二,我们的市场化的改革不彻 底,我们经常说,我们的普惠金融有待进一步的发展,这背后有很多 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市场化的改革不彻底,金融机构 的资源配置还受到相当的政策约束,利率不能完全市场化,利率不能 覆盖风险,使得对小微企业和个人的服务就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所以 利率有市场化改革不彻底的因素,最后一个是我们过去确实是重视经 济增长,但是不重视经济的增长的质量,这背后产生的问题,收入分 配不太公平,社会保障不太发达,环境破坏非常严重。所以我个人的 解读,以十九大为起点,我们下一轮的经济政策,当然要追求中高速 的经济增长,但是更重要的政策重点应该是放在我们增长的质量,增 长的平稳的结构和人民生活的这个质量。

怎样实现这样的追求,十九大报告所提出来的是一个现代化的金融体系,这里头的内容相对比较 丰富,包括我们这个去年,中央提出来的宏观经济政策的五个目标,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补短板和降成本,这是我们供给侧结构性 改革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同时要推动实现建设创新型的这个国家, 那么我觉得这个主题和我们今天的讨论紧密相关,创新型的国家所依 据的是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科技成果的转化和人才的培养,很多方 面。当然还包括我们区域性的这个,协调的区域性的发展,包括我们 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体制等等。我个人的理解,我们下一 轮的经济制度,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也许可以把它概括为党的领导加 上市场配置资源,这样的一个基本的内核,也许在过去很长时间都已 经在实施过程当中,有很多成分,其实在我们过去的经济体系当中就 有,未来这样的一个体系,其实是一方面看,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这 个报告当中有一个比较精辟的阐述就是,有为的政府加上有效的市场, 这样的一个匹配怎么样工作?当然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但是我觉得 未来的方向可能就是有为的政府和有效的市场的一个紧密的结合。

假如我们把关注点再放近一点,我们所谓的经济新格局,经济新 格局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的增长还能不能持续?如果 我们看过去 2010 年到现在,按照季度的经济增长数据来观察,中国 的 GDP 增长速度已经回落了五个多的百分点。这个回落我们大家都 已经观察到了,但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增长什么时候见底,会稳 定在什么地方,未来的增长趋势怎么样?对于这样的一个增长减速, 我们学界和官员之间其实有很多争论,有的认为这就是一个周期性的 变化,也有的认为这是一个趋势性的变化,我个人更加倾向于认为这 是一个结构性的变化。我们有很多朋友都了解,中国经济增长过去如果我们把经济增长的动力分解为三架马车的话,消费、投资、出口。

中国过去长期的增长,主要是靠出口和投资,这两架马车来推动的, 那么实际上也就是说消费在过去一直是比较疲软的,但是我说消费疲 软,并不是说消费没有增长,消费也一直在很快地增长,只不过消费 的增长速度低于GDP的增长速度,所以在相当一段时间,消费占GDP 的比重在下降。但是出口和投资占 GDP 的比重在上升。所以他们是 推对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多年增长的最主要的动能。在这两架马车的背 后,其实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制造业在中国,一端是在我们东南沿海的 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像服装、玩具、旅行产品等等,这些产品主要 是用于出口,支撑了中国的非常活跃的一个出口行业,劳动密集型的 制造业,主要是做出口产品。另外一端的制造业是资源型的重工业, 主要是在西北、东北,他们所生产的是投资品。所以劳动密集型的制 造业和资源型的重工业,他们一边生产出口产品,一边生产投资品, 当然是推动了中国经济增长的两架主要的马车。在相当一段时间内, 这样两架马车其实也成就了中国所谓世界工厂的美誉,很多东西都是 在中国生产的。

但是我们今天看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回落,为什么回落? 我个人觉得不是简单的周期性的变化,或者是趋势性的减速可以解释 的,我们今天碰到的挑战是过去长期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这些产业难 以为继。很难指望这两架马车继续长期支持中国经济的中高速增长, 所以我们所需要的是培养和发展新的有竞争力的产业,这是为什么我 们现在碰到的一个问题,更多的是一个结构性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单 纯的周期性,或者是趋势性的问题,在一定意义上来说,这有一点像

我们今天碰到的,其实就是一个中等收入陷阱的挑战,所谓中等收入 陷阱的挑战,就是一个国家很容易能够从低收入上升到中等收入我们 今天是中高收入水平,这样的发展可以通过大量的资源的投入,比如 说从农村向城市的移民,大量的民工进入城市,成为产业工人,推动 经济增长,很多穷国都可以做到。但是,怎么样从中等收入向高收入 跨越?这是很多国家无法克服的一个障碍。我们今天面对的一个问题 就是,当低成本优势丧失,我们还有没有能力创造发展一批新的有竞 争力的产业?支持中国的经济增长?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所面对的 挑战,一个基本的经济格局,是新旧经济之间的博弈,旧的要退出, 新的要进入,这样才能形成可持续增长的格局,所以我们背后所面对 的根本的挑战是能不能创新,能不能提高总要素生产力,这是我觉得 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主要的挑战。

当然我前面 提到了,我们经济当中的创新,其实是很活跃的,我们在传统制造业, 我们已经看到了比如说像电器,比如说像汽车,像大型机械装备,像 建筑机械,原来都是很传统的一些制造业的产品,都在纷纷的升级换 代,都在不断地往高端走,而且保持了国际竞争力,这也是一种创新, 这也是产业新旧动能转换的一种表现。我们也有很多其他的新经济的表现,包括各位所做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对吧?3D 打印机,无人驾 驶,这些未来都可能成为推动中国经济成长的很重要的力量。

我个人在过去几面一直非常关注的是,我们国内的数字金融的发展,或者我 们称互联网金融在国际上更多的把它称作为金融科技。数字金融在中 国的发展,应该说我们现在已经走到了世界的前列,起码从规模上来说,从业务类别来说,甚至在一些领域的技术,都已经走在前面,像 我们的第三方支付,我们的网络贷款等等。这样的一个新的发展,在 国内应该说是帮助我们解决了过去传统金融机构很难解决的一些问 题,我前面提到,普惠金融的问题,普惠金融其实是各国都遇到的一 个技术性的障碍,它的难题就在于,要获得这个小微企业,或者是穷 人作为客户,他面对的两大困难,第一大困难就是,货客成本比较高, 第二是风控比较难做,所以传统金融机构一般都不太愿意,或者不太 能够给这样的一些群体提供金融服务。互联网技术帮助我们部分的解 决了这个问题,一端是移动终端和我们很多消费场景,另外一端是大 数据分析,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哗就起来了。

我们在这上面我给大家展示的两张地图,是我们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 心所做的关于中国的数字普惠金融的指数,这个指数是年度指数,但 是分解到不同的省,不同的地区和不同的县。我们如果把所有的地级 市都分层为四个梯队,最发达的是红色,第二是橙色,第三是黄色, 第四是绿色。左边这个地图是 2011 年的数据,右边这个地图是 2015 年的数据。这两张地图我们简单的做一个对比,可以得到一个直观的 结论就是,右边这个图的颜色的距离比左边这张图的距离要小的多。 也就是说在过去 4、5 年间,我们虽然看到沿海地区和内陆地区之间, 在数字普惠金融方面还存在着差距,但是这个差距在明显的缩小。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内陆地区增长速度更快。在不断地赶上,这个恰恰 是用技术解决我们过去传统金融很难解决问题的一个很具体的例证, 换句话说,在我们苏州,在上海、在北京,我们都很喜欢用数字技术来提供金融服务。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别的选择,当我们到了西部,到 了农村,对我们潜在的客户来说,也许数字普惠金融就是他唯一的选 择,这恰恰就是他的普惠性所在。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数字技术 是可以帮助我们解决一些问题,而且在这一个方面,中国是完全有可 能弯道超车一步迈到前面去。

当然同时我也要指出来,我们在这个领 域还有很多不规范的这个现象。有很多风险,需要解决,但是总之, 创新在出现,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把它规范,核心是建立 一个什么样的新的监管框架,能够平衡风险和金融稳定?这是我们面 对的这个挑战,但是在短期来看,我们遇到的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 从去年夏天以来,经济增长速度就开始趋稳,现在碰到的问题是我们 现在趋稳以后,是不是已经开始,我们过去说中国经济的增长轨迹是L 形的增长轨迹?那么现在有很多人说,也许到了下面一横的时候, 也许就是到了触底的时候,到了底部了。

是不是已经到底部?有不同 的看法。但是我想提醒大家的一点,从经济增长的动能来看,我们去 年的经济增长的这个回暖,主要是三个领域的投资所推动的。第一是 基础设施的投资,第二是房地产的投资,第三是制造业的投资,去年 开始的制造业的投资,主要集中在上游,大宗商品市场,如果我们把 这样的一个回暖做一个跟过去增长的比较,对未来做一个展望,我觉 得可以想象的是,我们过去的这样的经济回暖,更多的还是靠我们旧 的这个增长动能。新的增长动能,还有待于培养,当然制造业的这样 的一个投资的复苏,显然对我们下一轮的经济增长是有益的。但是基 础设施和房地产的投资,在短期对支持经济稳定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但是我们很难想象,中国这样的一个经济的增长长期可以靠基础设施 和房地产的增长来推动。

事实上我们也看到我们经济当中的投资效率 其实已经在下降,我在这上面展示的这个叫边际资本产出率,边际资 本产出率的意思就是,每生产一个单位的新的单位的 GDP,需要多少 个新的单位的资本投入?2007 年的时候,这个数字是 3.5,到 2016 年,去年,这个数字变成了 6.3,也就是说,同样生产一个单位的新 的单位的 GDP,所需要的资本投入已经在明显上升,这个可能告诉我 们下一轮的经济增长挑战,其实还是蛮大的。

第一,资本的效率在下降。第二,政府要通过投资来刺激增长的 难度会变得越来越大。第三,我们的投资回报正在不断地回落,而且 我觉得有可能是一种趋势性的回落。当然我们要试图解决这个问题, 要让它重新扭转,把这个边际资本产出率再开始重新往下走,怎么样 往下走?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的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供给侧结构 性改革在我看来,有两个主要的具体的任务。一个任务就是支持新的 有竞争力的,更高效率的企业和产业的形成和发展,但同时我们也认 为很重要的是要让已经失去竞争力的那些所谓的僵尸企业平稳快速 地退出,我觉得这是我们今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面临的很具体的任 务。

但是这个改革的核心,最终的终级目标,其实很简单,就是要提 高生产率,或者提高总要素生产率,或者是我刚才给大家看的这个边 际资本产出率要开始回落,就是资本的效率要开始提升。这样的改革, 我觉得挑战还是蛮大的。那么除了这个,我们要提高效率以外,还遇 到的一个很重要的风险,问题就是我们这两年,决策部门一直在说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不断上升。这个系统性的风险很多,我具体不展开, 一个非常独特的一个领域,就是高杠杆率,高杠杆率用通俗的话来说, 就是钱借多了可能要出问题,2009 年的时候,有两位美国的经济学 家,他们写了一本书《这次不一样》他们是总结过去 800 年来金融危 机的历史,他们总结和得出的基本的结论就是,债务太高了之后很容 易出问题,那么很多国际投资者看中国的这个数据,我们的总债务占 GDP 的比例在世界上已经处于相当的高位。

尤其是在我们的这个经济 部门当中,非金融企业债务占 GDP 的比例现在到了 170%,这样的一 个比例可能是处于世界高位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在去年年初的时候, 我们中央提出来五大宏观经济政策目标,其中的一个任务就是要去杠 杆,去杠杆,我们如果看右边的图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杠杆确实出 现了一些调整。似乎企业杠杆增加的速度开始在回落,但是政府和居 民的杠杆又开始在加速,就最后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杠杆率会不会 出现问题?我个人觉得我们的杠杆率这么高,是有问题的。 但是在 社会上有很多人说,中国现在面临明斯基时刻,就是经过相当一段时 期的债务的积累,最后会遇到一个点,在这个点的时候,投资者信心 崩溃,整个债务就出现问题。

其次就爆发金融危机,我个人认为我们 发生这样一个很显性的明斯基时刻的可能性不是很高,因为我们的杠 杆率高主要是在企业部门,在企业部门内部其实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 之间的差异非常大。2008 年以来,国企的杠杆率不断地上升,民企的 杠杆率不断地下降,也就是说我们有高杠杆的问题,但是风险主要是 在国有企业,但是国有企业的高杠杆降低效率,我们知道在一定意义上来说他们是受到政府支持的,所以我个人觉得我们未来如果有风险, 最大的风险是效率的持续下降,对经济增长造成严重的压力,而不是 一个很显性的金融危机,金融风险的爆发,当然我们是有风险的,流 动性比较多,可投资的产品相对比较少,意味着我们的流动性会在不 同的市场之间游走,可能会不断地导致一些金融风险,这是我们监管 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所以在十九大报告当中,对于金融改革有很具 体的认定,这个具体的金融改革政策,在我看来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就是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让市场机制来决定 利率、汇率和资金的配置。第二,我们的金融结构需要改变,中国的 金融结构在很大程度上是银行为主。银行的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可 以给制造业提供大量的资金,但是,不太有利于支持小微企业,支持 创新,所以我们现在需要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尤其是风投、创投, 直接投资,私募基金等等,用直接投资的方法来部分解决银行难以承 担高风险,是支持有潜力的项目的这样一个弊端。 第三,我们的金 融改革要解决的是一个监管框架的改革,我们过去的监管框架有一些 问题,政策协调不是特别恰当,我们的分业监管不能完全覆盖,我们 在这个实际当中已经出现的很多混业经营的现象,尤其是互联网金融 和影子银行的发展,其实我们的监管不能全覆盖,所以监管框架要改 善,那么我们今年七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提出了的,建立新的 国务院金融发展委员会在一定程度上就是可以帮助我们统筹这个金 融监管的这个问题。包括还有其他的金融政策,核心就是要防范系统 性的这个金融风险。

这是我们决策层多年以来一直在说的。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要把风险给控制住,但是在另一个方面,意味着我们要容 忍和允许一些产品的违约。那么我们过去金融体系很稳定,经济增长 表现不错,但是在相当程度上,我们的金融稳定是以政府的隐性担保 为基础的,所以防范系统性风险的一个很重要的手段,就是要逐步地 释放一些风险点,我们未来对产品的违约和企业的破产,要有充分的 思想准备。假如说我们十九大的这样的一些政策理念,真正能得到落 实,我们现在在追求的新旧动能转换开始发生转变,我觉得我们真的 是会看到一个中国经济的新格局。这个经济新格局的内容很多,但是 我简单,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三个方面的特征。

一、增长速度可能还会回落。 二、产业升级换代会变得越来越快。 三、我们的经济结构可能会变得更加平衡。

过去主要靠投资,主要靠出口,未来当然投资和出口仍然会发挥很重要的作用。但是消费 将发挥更重要的作用。我们未来可以看到在中国经济当中出现一些新 的趋势,通过创新智能化,部分的遏制,我们人口老龄化和人口结构 变化的一些直接后果,我们的服务业会有更快的发展,部分是因为老 龄化社会保障体系的发展,而我们的这个数字技术在经济当中将会变 得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普遍。我们的过去的这个三十几年的经济增长 应该说主要是靠工业化来推动,简单的一句话就是农民从村里搬到城 里变成产业工人,推动中国经济的增长,这样的过程很难再持续,因 为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变得越来越少,我们城市的产业也在发生变化, 但是下一轮的经济增长有可能是靠我们真正的城市化,城市化意味着我们建立更多更好的有竞争力的制造业,更多更好的服务业,推动中 国的经济增长,也可能会推动世界经济增长。

我刚才说我们中国经济 过去在推动,对世界经济有,令全世界激动人心的故事,是我们的出 口产品的故事和投资的故事。未来的故事很可能是中国老百姓消费的 故事。当我们老百姓的消费占 GDP 的比重不断上升,老百姓的收入 不断地翻倍的时候,14 亿人的消费品市场,有可能是一个全世界最令 人振奋人心的市场。我们曾经做过一些分析,可能发现老百姓会在家 电、家具,交通通讯,文化教育,养老,旅游,金融服务方面会有更 多的这个投入。所以总结一句话来看,我们中国经济要迎来新格局, 核心还在于创新能力,我们过去做的很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 们靠的低成本优势,把大家给组织起来,生产产品,在国际上有竞争 力,低成本优势已经不再,我们现在需要创新,帮助我们跨越中等收 入陷阱,帮助我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谢谢大家。

编辑:jiangjing
中国经济 不断 正在 增长 数字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站在资本风口,如何飞得更高是每个公司的梦想。在当下的政策寒流中,如何走得更远是每个互联网中介公司面临的新课题。

  • 生鲜电商领域最早的试水者沱沱工社换帅一事再一次搅动生鲜电商一池春水。这片深不见底的池水下面,是创业者对它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在这个被视为下一个千亿级的电商市场中,不断传出的倒闭消息时刻拷问着每一位从业者:怎样才能玩转生鲜电商?

  • 不少苹果用户最近几周在苹果官网论坛和各大社交网站投诉称,他们在iPhone上安装了最新iOS升级后,手机耗电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

  • 对PRO 7垂涎已久的朋友们,千万不要错过这最后一次优惠抢购PRO 7的机会。

  • 手机坏了怎么办?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相信许多用户都会回答,要么换,要么修。但轻微的小毛病,多数人会选择送到维修机构。然而读者Gary最近却因为修手机遇上了许多麻烦事,他告诉懂懂笔记,手机送去维修站非但没修好,还把自己给修“透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