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求变:总部迁往美国,押注人工智能,还要开始专利诉讼

2018-01-09 10:54 0
分享到:
导语

酷派在未来希望更扎根于技术、人工智能的系统,做出让消费者真正满意的颠覆性产品,重新回到原来的巅峰状态,我们也有信心、决心,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现在提到“中华酷联”,我们用的都是过去式,手机行业的格局早已变天,其中有得意者,如华为,也有失意者,如酷派。

从 2014 年底与 360 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到后来乐视加入进来,

三家公司玩了一场“三角恋”

;之后乐视“生态化反”的轰然倒塌,酷派也没有幸免于难。结果是,这家中国老牌的手机公司,在?2016 年亏损 42.1 亿港元,2017 年仅发布了 Q1 的财报,而且是亏损约 4.6 亿港元。

在这种情况下,2017 年 8 月 31 日,酷派 CEO 刘江峰宣布离开,由蒋超接任。与此同时,乐视也在从酷派撤退,2017 年 11 月,贾跃亭辞去酷派董事局主席职务;2018 年 1 月 4 日,酷派发布公告,宣布获 Leview Mobile HK Limited(贾跃亭全资控股)告知,后者出售了约 8.97 亿股酷派集团的股份,减持后,贾跃亭还持有酷派 10.95% 的股份,但已不是最大股东。

酷派 CEO 蒋超

新形势下,酷派如何自救,走出乐视的阴影,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酷派 CEO 蒋超接受雷锋网专访,首度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答。

他对雷锋网表示,担任 CEO 后把酷派的战略方向调整为人工智能,并将运营总部和研发总部逐步美国本土化,致力发展海外市场,中国则主要作为制造基地而存在。

酷派将于今年七八月份推出第一款 AI 手机,并在 10 月份推出第一款基于 AI 应用的儿童手表。

面对巨额亏损,他在上任后取消了原来的机海战术,选择走精品策略,从而降低开发和管理费用;并清理资产,消化亏损。他表示酷派底子不错,有很强的资金造血能力,因而目前资金状况“非常健康”。

蒋超还透露,酷派在手机行业持有 10000 多项专利,“很多公司在盗用或者窃取我们核心的技术和专利,下一步我们也会对一些相关公司进行专利诉讼”。

最后,他表示,“酷派在未来希望更扎根于技术、人工智能的系统,做出让消费者真正满意的颠覆性产品,重新回到原来的巅峰状态。”

以下为蒋超和雷锋网的对话实录,雷锋网作了不改变原意的整理。

上任 CEO,烧了哪几把火

雷锋网:从 9 月份到现在,你对于酷派主要进行了哪些改革?

蒋超:我 9 月份回来酷派当了 CEO 之后,主要把酷派战略方向调整成未来公司战略定位是人工智能,就是基于移动应用的人工智能方案。

我们未来主要面向人工智能开发,从操作系统、应用平台到人工云服务一系列的解决方案,为我们目前正在计划推出的产品(智能手机、手表、可穿戴设备、IoT 设备)提供一整套基于用户的解决方案。

产品上面,我们追求精品化战略。在智能手机上推出都是基于人工智能应用带深度学习的智能手机。同时我们也会推出一系列的儿童手表,未来我们也会把产品线扩展到机器人、IoT 这些终端的应用上边去。

市场方面主要还是以美国市场为主,美国市场相对来说比较成熟。因为我们有丰富的专利,在美国市场十几年的经验,还是取得了非常好的业绩。所以现在立足于美国,同时在中国和印度也做了一系列的布局,包括别的市场。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市场的运作和自己新的技术迭代,能够取得比较好的成绩。

雷锋网:在战略方向上人事有没有比较大的变革?

蒋超:我们现在逐步在把我们集团的总部,包括运营总部和研发总部(前者在圣地亚哥,后者在旧金山湾区)美国本土化。所以未来我们整个组织也发生相应的变化,包括集团主要的高管都是轮流在美国进行业务开发。中国主要变成了制造基地,就美国整个需求做一个配套服务。

前段时间为什么媒体传出我们在裁减人员?其实我们并不是裁减人员,我们只是在转型的需要。

雷锋网:“去乐视化”是变革的一部分吗?乐视对酷派目前的经营有多大的影响?

蒋超:现在乐视对酷派基本是没有影响。我搭建的管理团队已经完全是以酷派多年工作的老队伍为主搭建的。乐视这边在资本、业务上面对我们没有任何帮助,我们整个经营是由我们经营团队决定的,我们按照公司战略和原来的项目来开展我们的研究和技术、产品的开发。

所以也不存在去乐视化,因为我们还是回到到酷派原来的本质。还是一个高新科技公司,是一个以技术来取胜的公司。

我们现在要抓住人工智能的机会,让酷派能够在新的科技潮流里面掌握技术的先机,实现快速发展。

雷锋网:据说有一次高管的调整,但新上任的几位主要的人跟乐视还是紧密相关的,所以还是有很大的影响力?

蒋超:那是董事会。因为我们公司主要的成员还是乐视派驻在公司,他只是在董事会层面暂时在我们公司。但在经营层面乐视也是让酷派,我带领的这个团队完全自己发挥作用。

关于与 360、乐视的合作

雷锋网:从2016-2017年,酷派财报都不太好,有比较大的亏损,主要原因是什么?

蒋超:2016-2017 主要当时跟乐视重组过程中,乐视选择的管理团队应该对市场了解程度不够的。在这个过程里,开发一系列的产品,费用急剧的上升,本身的销售能力又不够,所以造成公司巨额的亏损。

但是我来了以后,一个是调整公司产品的方向,取消了原来我们机海战术,还是重新聚焦到以未来技术,特别是以人工智能为主的技术发展的方向。推出精品机,开发费用和管理费用有一个比较大的下降。同时也提高了我们在各个地区的毛利率,费用和亏损就有很大下降。我们相信 2018 年整个管理团队应该可以把公司带到比较好的经营状况。

雷锋网:以前大家都知道中华互联,酷派是比较排前的手机厂商,现在大家知道的是小米、华为、OV……在这个过程中酷派经历了两个合作,一个是跟 360 成立合资公司,然后是乐视。这两个合作目前回顾来看都不是很成功,你怎么评价这两次合作?酷派内部又是怎么评价的?

蒋超:第一个我们和 360 的合作,当时是我们基于往互联网公司模型转型的一种尝试。开始合作的时候,我们有一点意见,但是很快双方还是达成了一致,所以现在我们和 360 的合资公司叫奇酷。最近我们可以看到奇酷手机,也是现在的 360 手机,在市场份额上面逐步地上升。

我们也用了很多 360 的 OS 和一些应用。两边合作到目前为止基本还比较满意,我们也希望这个合资公司能够在周总的带领下能够越做越好,能够在互联网手机这一块领域超越其他公司。

第二个我们跟乐视的合作。当时我们和乐视的合作,主要是希望借助乐视的生态系统和互联网经验,就能够让酷派得到快速地提升。但乐视是因为自身的资金问题受比较大的影响,所以造成酷派也受到很大影响。但是我希望乐视网在孙总的带领下,假设它能够恢复过来的话,我相信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空间还是非常大的。

雷锋网:所以您还是比较看好和360、乐视的合作?

蒋超:到目前为止,我们不认为在选择上面有错误,跟乐视的合作主要还是乐视自己的资金问题,本身转型不成功才对我们有影响。

雷锋网:您之前跟周鸿祎对骂,两边像是闹翻了。

蒋超:但是后面我们很快和好、达成一致了。那是两年前的事了,我跟周总个人也是很好的朋友。虽然当时对经营方向有分歧,但是我们很快也达成一致了,这两年看起来我们两方的合作还是非常好。特别是这次 360 如果在 A 股上市以后,我们相信未来不管对于我们的合资公司还是对于酷派,整体的帮助还是非常大的。

关于亏损、停牌和自救

雷锋网:关于自救和走出亏损的计划,酷派在 2017 年有一个卖地自救、弥补资金缺口的动作,因为酷派持有很多比较有价值的地产地块,这块情况是什么样?

蒋超:从大方向来说,酷派只是在转型过程中遇到挫折和暂时的困难,也没有外界说资金高度的困难。现在对于我们来说,酷派一直是个科技公司,他只有在科技变革的时候我们才会有比较大的发展。如果在智能手机处于一个比较平稳阶段,我们转型难度就会非常大,但这次人工智能也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很大的机会。我们认为至少 10-20 年的机会能够让酷派抓住这次浪潮,实现一个自我的革新。

您说的卖地,这不是我们的初衷。因为刚刚我讲了酷派的战略已经转到人工智能和美国业务,中国只是我们的一个制造基地,所以我们在中国附属的这些地产需要一些专业的公司、团队来帮我们进行开发。包括为我们的基地提供服务,在这个过程里面引进地产公司,因为他们有更好的团队、提议来协助酷派在中国把我们的制造基地、后勤基地建得更好,所以我们也不存在一个卖地的问题。

当然乐视暂时对我们肯定造成了困难,因为乐视毕竟目前还是我们的大股东。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贷款从 2015 年 30 个亿下降到现在只有 4 个多亿,整个减少 20 多亿银行贷款情况下,酷派也从来没出过问题,这就证明我们自身的能力、自我资金的造血能力还是非常强的。

雷锋网:这个造血能力主要是来自于哪些方面?

蒋超:一个是我们自身原来的底子比较厚,酷派这么多年高速发展,我们自有的资金和自己运作的资产还是相当充足的。所以我回来以后,对协议的资产也进行了一定的清理,所以在过程里面也把这次债务危机,还有前一任的管理团队对我们造成巨额亏损,依靠酷派自己的力量把它消化掉。

雷锋网:所以目前资金状况比较健康?

蒋超:应该来说非常健康。而且我们在手机行业以退为守,我们主要在研究先进技术的情况下,我们资金是足够使用的。

雷锋网:有没有大概的数字可以说的?

蒋超:到目前为止我们资金都是正常运作。

雷锋网:酷派一直停牌,对于复牌有预期吗?

蒋超:这个取决于监管机构,我们努力把停牌对我们的影响降到最低,同时也争取监管机构能够尽快审批,因为我们也是受到乐视的影响,希望监管机构能够尽快审批完到我们复牌,为广大酷派的投资者提供比较好的回报。

关于美国市场和人工智能

雷锋网:酷派在美国市场的增长不错,这里面有什么原因?

蒋超:前面有些媒体报道有很大错误,因为酷派到美国已经有 4 年时间了,我重新接任之前,我们已经在美国打造了一个非常完善的团队。酷派本身有一万多项专利,所以在美国没有受到太大的阻力,我们在专利上面一直跟所有的大公司,包括高通、微软、爱立信,经过这十年互相的妥协,得到了这些大公司和政府的许可。

在美国,我们竞争的底气来自于我们对几大运营商,像 AT&T、Sprint、Verizon,给他们快速提供产品,占领市场的能力,这些运营商十年来得到了他们的高度认可。另外酷派我们的技术,在市场里面属于相对比较领先的地位,包括快速产品化的能力,我们很快能满足运营商的需求,所以我们在美国的销售能够快速增长。

我们在美国的团队也不断地完善,建立了自己的客户服务系统和产品评估系统,我们对美国消费者的了解程度要远远超过中国的其他厂商,所以我们在美国市场发展得很好也是基于这两方面的原因。目前我们除了美国以外,在欧洲和北美市场也一直在突破,我们特别希望通过美国市场同时在北美和欧洲也能够获得相应的市场份额。

雷锋网:华为今年计划比较大力地进军美国市场,旗号打得很响,这对酷派是否构成比较大的竞争?

蒋超:华为如果进美国的话,主要做的是高端产品,所以基本上对我们构不成竞争,因为我们在美国主要面向 200 美金或以下的市场,但是未来我们可能会往高端上面走,特别我们的人工智能手机出来以后会逐步走到高端。未来有可能会竞争,但是目前来看这种相互竞争并不是很强。

雷锋网:酷派已经组建了 AI 研究院,目前在 AI 这块有多大的投入?主要研发的目标是什么?有没有具体产品化的例子?

蒋超:我们整个公司从资金、人员都给 AI 整个团队提供巨大的支持。现在在美国已经搭建了五六个人的基本队伍,在中国 AI 已经有 100 个人的队伍。在未来我们希望这个队伍,在硅谷这里能够扩充到四五十个人,一个前沿的队伍。同时我们有 200 个人的配套,未来大概是 300 人的团队。这个团队他有几方面的路:

第一:基于移动设备使用者的 AI 系统,建立一套从操作系统到应用平台到 AI 云平台整套的方案。

第二:对具体的 AI 应用,像视频识别、基础算法,我们都投入了很多小组。在 AI 的自我学习上面,包括调神经网络算法上面都投入了很大一个团队,同时也吸收硅谷这边其他的优秀公司像谷歌、高通这些公司的一些先进经验来进行合作。

第三:我们在快速产品化。今年七八月份,我们会推出第一款真正人工智能手机。在今年10月份会推出第一款基于 AI 应用的儿童手表,在美国和中国两个地方同时发布。

雷锋网:酷派长远的规划是什么?

蒋超: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经营管理团队,也有非常好的技术团队,我们在手机行业专利数一直是排名第一,差不多有 10000 多项专利。现在很多公司在盗用或者窃取我们核心的技术和专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逐步想退出中国经营的根本想法,因为下一步我们也会对一些相关公司进行专利诉讼。

酷派在未来希望更扎根于技术、人工智能的系统,做出让消费者真正满意的颠覆性产品,重新回到原来的巅峰状态,我们也有信心、决心,一定会做到这一点。

编辑:jiangjing
专利诉讼 人工智能 美国 总部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据悉,20位幸福乡村带头⼈22-24日参加快手2018“家乡市集”活动,进行特色农产品现场售卖。2019年1月,20位老铁将再次齐聚北京,进行第二期幸福乡村创业学院的商业培训。

  • 9月12日,作为家用电器领军科技企业的戴森在北京推出三款全新产品:全新戴森LightcycleTM台灯、戴森Pure Hot+CoolTM空气净化暖风扇和戴森360 HeuristTM 智能吸尘机器人,该系列产品主打对室内环境进行自动监测、诊断判析并作出反应的性能,通过先进的硬件和软件技术,让用户自定义设置和控制居住环境。

  • 未来,CNBPA将通过定期举办“云原生技术实践峰会”、线下闭门讨论等,持续推进云原生技术产业化落地,推进行业标准化工作,建立云原生用户社区,发展优秀实践会员,推广领先解决方案,构建技术带动实践、实践反哺技术的良性生态,提升云原生技术在市场的影响力。

  • 9月20日,2018国际数字经济博览会在石家庄举行,这是全国首个以数字经济为主题的综合性展会,以“数字经济、引领未来”为主题,推动数字经济与产业的深度融合。字节跳动公司作为高新科技企业代表亮相博览会,展示公司在人工智能技术、企业社会责任等领域取得的最新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