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工业园后金立总部再裁员 业内:债务危机并非死结

来源:中国网财经  2018-04-16 11:12 0
分享到:
导语

危机中的金立,再次裁员自救。

原标题:继工业园后金立总部再裁员 业内:债务危机并非死结

继工业园后金立总部再裁员 债务危机并非死结

■本报记者 马燕 见习记者 王小康

危机中的金立,再次裁员自救。

继金立工业园工厂裁员之后,深圳金立总部也开始裁员。对此,金立公关负责人回应《证券日报》记者称,“10号开始,与部分员工沟通,协商解除劳动合同,但充分尊重员工意愿,接受‘N+1’补偿协议的,会在近期办理手续;希望留下的,可继续在本职岗位上工作。”

而此前就已开始的工业园的裁员,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在经过短暂卡壳后,开始继续推进。

工业园区现状冷清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驱车来到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进行实地探访。

金立的官网上曾有报道这样描述工业园:投资23亿元的金立工业园被誉为“亚洲最大的单体智能终端制造中心”,占地面积约300亩,建筑面积30多万平方米,年产能高达8000万台,拥有主板贴片车间(SMT)、自动化测试车间、组装车间、成品测试车间等,自动化程度极高。其中,SMT贴片车间中的设备均来自全球市场排名前三的松下NPM和西门子DX4。这样高精尖的生产线金立共有65条,每条线的造价超千万,有的甚至高达2000万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重金打造,具备各类顶尖设备和生产技术的工业园,现在却是门可罗雀。

记者观察了半个多小时,可能是在工作时间,园内没有见到多少员工走动。而在记者逗留的时间内,没有一辆货车进出工业园。和旁边其他有货车不断往来,车间轰鸣的园区相比,显得十分冷清。

同时,记者不止一次看到穿着金立员工制服的人员在工业园外围闲逛,员工的神态透露出一种闲散。一位金立员工对记者表示,目前他们并没有相应的工作可做,“没有生产,每天就上下班打个卡就可以了。”

员工不满分期支付补偿金

按照此前金立公布的信息,金立工业园裁员的补偿标准严格执行《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对离职员工按照“N+1”的方式进行补偿,并与员工签订补偿协议书,经济补偿金分期支付,自补偿协议签订次月起开始支付,按每月支付1个月补偿金的方式进行,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

金立强调,与员工解约是以平等自愿为原则,协商一致为目标,并非强迫行为,尊重员工自主选择,不强迫、不威胁、不利诱、不欺骗。

一位在金立从事车间作业的员工此前向记者表示,公司目前没有强迫员工离职,就只是协商,“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然后分期付款赔给我们,我们大部分的员工都没有同意。到今天为止都没有人愿意,没有人签。”他说。

而对于员工不同意的原因,一位在金立大门值班室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金立目前的补偿措施就是打了一个白条,不能一次性给我们现金,而是分期付款。我们怎么知道公司能补偿到什么时候?”“留在金立的员工大部分都是工作5-10年以上的,我们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补偿机会。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具体的把钱拿到手。”

另一位员工在提到这个问题时十分激动,他表示不同意公司的做法,“要是赔了两个月就跑了,那我怎么办,我找谁去。”

记者就金立的情况咨询了北京市隆安(深圳)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张军律师,他表示,金立的情况属于经济性裁员,根据《劳动合同法》第50条规定,劳动者应当按照双方约定,办理工作交接。用人单位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应当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在办结工作交接时支付。而对于员工担心的后续补偿无法保障的情况,他表示,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未依照规定向劳动者支付经济补偿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支付经济补偿;逾期不支付的,责令用人单位按应付金额50%以上100%以下的标准向劳动者加付赔偿金,如果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有一些已经离职的职员去东莞市大岭山镇劳动局以及当地法院反映情况,但是劳动局和法院都表示他们无法处理。

此前金立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东莞工厂的人员调整已经和东莞劳动局沟通,与员工沟通一致,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标准严格按照劳动合同法操作。

金立工业园裁员的进程就这样卡在了半空中。

不过,据《证券日报》记者从金立员工处最新获悉,很多员工虽然不满意分期付款的赔偿方式,但最后还是决定离职了。

金立危机并非死结

裁员虽然能从开支方面减轻压力,但金立债务危机的解决还要靠融资和卖资产。

但目前来看,金立融资尚无进展。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在与《证券日报》记者交流时,对金立来说,融资并不容易。“至于卖资产,它能卖的资产肯定现在都在卖,但其实也没什么资产可卖的了。刘立荣所有名下资产现在都被银行申请冻结,要想变卖首先要解封,但他欠银行那么多钱,银行怎么可能解封呢。”

金立债务危机似乎陷入了一个死结。

对此,通信专家康钊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也不算死结,“第一,金立可以出售股份,就看刘立荣是否愿意让出控股权了;第二,可以债务换股份,把拖欠供应商的股份转换给股份。不过,供应商在看不到有影响力的企业成为金立重要股东的情况下,肯定不愿意债转股;第三,金立与地方政府合作,承诺把生产线搬去,给当地创造GDP,当地政府给贷款化解财务危机。”

但此前金立官方曾明确表示,刘立荣是金立的灵魂人物,不会出局。对此,康钊表示,刘立荣肯定不愿让出话语权,但如果债务问题无法解决,就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了。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工商信息,刘立荣已经出资在四川省宜宾市成立了一家名为“宜宾市金立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份,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刘立荣本人占股100%。

这似乎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金立未来的去处。

康钊指出,刘立荣去宜宾设立公司,估计就是为了吸引地方政府帮他化解债务危机,那就必然要搬迁生产线。

此外,对于金立目前遇到危机的情况,有与金立有紧密合作关系的供应商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作为供应商,我们赞赏金立通过各种途径走出困境的举措和决心,希望金立能走出暂时的低谷,重新迎来辉煌。”

编辑:jiangjing
死结 债务 业内 总部 危机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共享单车企业在资金链方面均面临挑战,阿里作为上市公司,不会无止境地为一家看不到盈利模式的企业烧钱,美团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自身也在不断烧钱扩展业务,它能够给摩拜投入多少,也是问题。”张毅表示。

  • 魅族科技近日发布内部信称,已经启动新一轮裁员工作。据悉,虽然魅族方面在内部信中没有披露人员优化数量,但此次裁员人数并非此前外界传言的2000人,实际裁员数量为610人。魅族方面希望通过组织精简和人员优化来降低运营成本,实现最终的盈利目标。不过,内部信中魅族并未说明裁员会涉及的具体部门和岗位。

  • 青岛运管、公安、通信等七部门联合约谈滴滴公司负责人,对网约车行业事中、事后联合监管工作提出更严要求。在约谈之后,本以为违法情况会有所好转,而事实上,违法网约车辆并未减少,16号上午,青岛交通运输检查支队工作人员接连查处多辆违规网约车,等待他们的将是非常严厉的处罚。当天,滴滴公司负责人现场明确答复称,没有办法当场进行答复,事后会以书面形式做汇报。

  • 北京时间6月18日上午消息,苹果公司必须劝说美国贸易法官相信——即便是侵犯了高通的专利,含有英特尔芯片的iPhone手机也可以进入美国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