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伟大的战略,是如何被搞砸的

宫玉振 2018/05/25
分享到:
导语

如何才能成功搞砸一个伟大的战略?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那场著名的战役——加里波利战役(Battle of Gallipoli),会告诉你所有答案。

如何才能成功搞砸一个伟大的战略?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那场著名的战役——加里波利战役(Battle of Gallipoli),会告诉你所有答案。

马恩河战役后,协约国与同盟国在西线的战事陷入僵局。为了打破这种局面,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战略设想:进攻土耳其欧洲部分的加里波利半岛,打通联结地中海与黑海的达达尼尔海峡,进占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

这真是个可以一举改变整个战略格局的伟大设想,如能成功,可以切断土耳其亚欧两部分的联系,给土耳其以沉重打击,甚至可能迫使土耳其退出战争;接下来协约国可以土耳其为基地,从东南方向向德军发起新的攻势,从而打乱德军的整体部署。从战略上看,这一行动还可切断中东油田对德国的石油供应,恢复协约国对俄罗斯的海运补给,从而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时任德国海军大臣的梯尔皮茨上将(Alfred Von Tirpitz)曾惊恐地说:“如果达达尼尔海峡失守,那么我们就在这次世界大战中输定了。”

在英国人看来,实现这一战略设想毫无悬念。大英帝国有世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土耳其却被称为“西亚病夫”。他们甚至认为,协约国的军队只要一踏上加里波利半岛,土耳其人就会失去斗志。

然而,事情从一开始似乎就不太妙。1915年2月19日,一支英法联合舰队开到了东地中海,准备强行突入达达尼尔海峡。此时英国人信心满满,想着十分钟后他们就可以到达伊斯坦布尔喝下午茶了。

不幸的是,海军发起的几次行动全都失败了。协约国这时才意识到,单靠海军是不够的,必须先以陆军占领加里波利半岛,才有可能打通达达尼尔海峡。

3月份,协约国集结起一支包括英军、法军、澳新军团在内的近八万人的远征军。英国陆军上将伊恩 汉密尔顿(Ian Hamilton)受命指挥这场登陆战役。

汉密尔顿有“诗人将军”之美誉,是位彬彬有礼的绅士,曾参加过布尔战争,作战经验丰富。不过在此之前,他对加里波利和土耳其军队一无所知,甚至连加里波利半岛是否有淡水都搞不清楚。从英国陆军部那里,他得到的也只是一条简略到不可能再简略的指示——指挥一支远征军入侵加利波利,消灭那里的敌人。

借助一本1912年的土耳其陆军操典、一张加里波利地图和在最后一分钟冲进书店买来的伊斯坦布尔旅游指南,汉密尔顿制订出了他的登陆作战计划:在加里波利半岛两边二十英里范围内,协约国军队分别从西南端的几块海滩登陆,在海岸站稳脚跟后再向北进攻。汉密尔顿的一贯作风,是认为他只需要向下属们传达战役的目标,至于具体如何实施,那就交由现场的指挥官自己来定好了。

4月25日,协约国军队发起了登陆作战。计划的随意性带来的后果很快就全部暴露出来了:登陆部队各行其是,彼此间缺乏协同;从书店里买来的地图根本就不准确,部队发现自己上岸的地方是错误的;海滩比原先预计的要窄得多,运上去的人员、装备、牲畜、补给全挤在了一起;士兵大多没有受过夜间登陆的训练,部队上岸后,光是找方向就花了很长时间;土耳其人的反击极其猛烈,被迫发起仰攻的协约国士兵又绝望地发现,在加里波利半岛这种多岩石的地形中,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小铁锹挖掘掩体。虽然第一天结束时协约国的七万名士兵已大半登陆,但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他们只能被困在海滩上动弹不得。登陆计划变成了一场灾难。

6月份,丘吉尔成功地说服了政府向加里波利增兵。到了8月初的时候,加里波利的协约国军队已经达到了十二个师。得到增援的汉密尔顿制订了新的作战计划。他将派遣两万五千人在北部的苏弗拉湾(Suvla Bay)展开新的登陆。苏弗拉湾地势平坦开阔,便于发起进攻,而土军在这一地区只有一千五百余人,防御薄弱。苏弗拉湾的登陆可以一举突破土耳其的防御体系,进而攻下整个加里波利。

汉密尔顿任命弗雷德里克 斯托普福德中将(Lt-Gen. Frederic Stopford)指挥苏弗拉湾行动。斯托普福德则安排弗雷德里克 汉默斯雷少将(Gen. Frederic Hanmersley)率领部队实施登陆。

在讨论苏弗拉湾登陆计划时,汉密尔顿曾向斯托普福德提出:行动开始后,土耳其人一定会迅速向这一地区增兵。所以,协约国军队上岸后应“尽可能快”地抢占四英里之外的制高点特克特普山(Tekke Tepe),这样就可以有效地掩护协约国军队在登陆后的展开。

身为一名绅士,汉密尔顿总是尽量避免冒犯下属,所以他提出这一要求时语气非常温和,以致斯托普福德把“尽可能快”地占领特克特普山,理解成了“如有可能”就予以占领。

斯托普福德按自己的理解将命令下达给了汉默斯雷。少将对登陆计划本来就没有信心,当他把中将的命令再传给自己的下属时,“占领特克特普山”这一指示变得更加模棱两可。

8月7日,苏弗拉湾行动开始。不出所料,土耳其人在苏弗拉湾的防御体系非常薄弱,英军几乎没有遇到多少抵抗就登陆成功,而通向特克特普山的道路没有任何障碍——登陆的军队接下来只需要一段轻松的行军,就可以占领此山。

然而第二天早晨时,侦察飞机却向汉密尔顿报告说,已经登陆的军队全部都待在海滩上,一动不动。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汉密尔顿决定亲自去看一看。在斯托普福德的军舰上,中将跟他解释说,他担心土耳其人会对登陆的军队发起反攻,所以他需要一天的时间来巩固滩头阵地。在苏弗拉湾,汉密尔顿看到了更让他吃惊的事情:汉默斯雷少将的军队正在无所事事地闲逛,海滩上一片度假的和平景象。至于少将本人,则正忙着监督士兵们为他建造临时指挥部。当被问及为何没有向特克特普山进攻时,汉默斯雷手下的上校们解释说:没有进一步的指示,他们不能随随便便前进。

情报显示,大批土耳其军队此时正在向特克特普山集结。汉密尔顿要求斯托普福德和汉默斯雷立即派兵抢占特克特普山。经过一番依然是彬彬有礼的沟通之后,汉默斯雷终于派出了一个旅,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一支土耳其军队比他们早三十分钟占领了特克特普山。

接下来的五天里,协约国军队发动了英勇的反攻,但是好运已经不再青睐他们了。土耳其人逐渐控制了苏弗拉湾周围的平地,汉密尔顿的登陆队伍被牢牢困在海滩上,灾难性的一幕再次上演。

9月份,汉密尔顿被陆军部召回并被解除了指挥权。四个月以后,取胜无望的陆军部最终从加里波利撤出了军队。

加里波利战役是一战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登陆作战。协约国先后调集了500,000人的兵力,在付出了131,000人死亡、262,000人受伤的代价后,却一事无成。一名英国历史学家评论说:“一个正确、大胆而有远见的计划,却在执行过程中被一系列英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错误给断送了。”

无论是在战场还是在商场上,执行都是实现战略设想与计划的关键环节。好的执行则需要周密的计划、细致的准备、果断的决策、清晰的指令、高效的沟通、密切的协同、主动的行动。而这一切的前提,则是合适而强有力的执行型领导。加里波利战役告诉我们,只要部分——更不用说全部——违背上述原则,那么恭喜你,再伟大的战略,也可以被轻轻松松搞砸。

编辑:
战略 搞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