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金融,会是互金平台的下一个机会吗?

来源:雷锋网  2018-06-11 07:37 0
分享到:
导语

尽管“三农”金融的缺口达3.05万亿元,但这块需要细嚼慢咽的肉骨头对并未做好持久战准备的互金玩家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雷锋网AI金融评论消息,最近,农村金融在互金圈又火了起来:4月8日农业服务公司农分期披露完成数亿元C轮融资,5月7日专注农村出行场景的什马宣布完成3亿元C轮融资,6月4日P2P平台草根投资披露完成23亿元D轮融资用以拓展农村金融业务。

短短两个月时间不到,互金公司布局农村金融的过亿融资已达3起,风口气息扑面而来。

近几年互联网金融一路攻城略地,在接连攻克白领、蓝领、学生群体的过程中遭遇监管政策一路收紧,许多平台纷纷考虑转型将目光转向了农村金融市场。越来越多的P2P网贷平台开始将业务延伸到农村市场,试图从农村市场的发展中寻得出路。但对在城市中生长起来的互金玩家来说,农村金融真的会是下一个机会吗?

01

2016年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借款上限作出限定。监管之风吹过,不少大标业务的平台将目光转向了包括消费金融、车贷、三农金融在内的小额分散资产。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事三农金融的互金平台数量,在两年时间里激增了大约30%。这些平台通过对接“涉农资产”来使自身尽快靠拢合规。

但激增背后的隐患却在逐步爆发。业内人士指出,互金三农金融行业的实际淘汰率已高达40%,不少涉农平台处于停业或转型状态,而仍在运营中的平台也亟待更换思路。

为何会有如此高的淘汰率?其实只要将农村金融与互金公司的特点对照分析,便会发现农村金融对互金玩家来讲几乎遍地是坑。

从农村现状来看,农村金融还处于早期基础设施的搭建阶段,征信数据缺失带来了风控难和高成本。相关数据显示,农村人口有央行征信的只有25%左右,而进行信用评定的只有18%,大部分农民都是征信白户,再加上26.6%的互联网渗透率,导致可参考的风控数据太少,很难对金融需求做出准确的分线控制和风险定价。

如此一来,互金平台就不得不放下之前互联网线上轻玩法,双脚扎进土地里做起了线下重模式。据了解,农分期有近600线下人员,山水普惠也在线下派出1700多人,每个城镇满编27人。

和都市里衣履光鲜的同行不同,这些农村金融从业者往往要顶着太阳踩着泥巴漫山遍野跑穿几双鞋:去左邻右舍打听口碑,去田间地头丈量土地,去猪圈数猪。线下门店和人海战术的打法不可避免抬高了企业的运营成本。

据雷锋网了解,征信数据的采集和积累作为一项持续工程,将会带来巨大的前期资金投入和时间投入,而这对习惯快打、暴利、迫于转型压力而没有深耕准备的互金平台来讲,是不小的考验。

另据网贷之家统计,P2P网贷农村金融业务的平均年化收益率为9.8%左右,平均借款期限为9个月,平均借款金额为18.2万元。2016年网贷行业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0.45%,平均借款期限为7.89个月。由此可见,P2P网贷农村金融业务产品的综合收益率要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平均借款期限长于行业平均。

高成本和低收益率的双重挤压下,互金平台的日子可想而知。

02

狠下心来做线下的一众互金玩家又各自摸索出了加盟和直营的不同打法。

加盟模式非常考验对加盟商的管理能力,而农民金融意识相对单薄,加剧了欺诈坏账风险。以翼农贷为例,翼农贷这几年发展迅速,得益于加盟商的机制。

所谓加盟商模式,也称“熟人”借贷模式,指本地加盟商利用地域优势,向平台推荐借款人,翼龙贷平台方再统一在线上撮合资金。据翼龙贷官方网站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11月,这家公司的全国加盟商共有1279家,覆盖了超过全国1000多个区县。

然而加盟商并非翼农贷子公司,风险难以控制,有可能存在欺诈风险。

近年来,翼龙贷加盟商造假,卷款跑路的事件时有发生。2017年12月21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裁判文书显示,翼龙贷石家庄加盟商白玉托涉嫌职务侵占,利用职务便利,将贷款人偿还给公司的钱款截留并侵吞,涉案金额逾570万元,构成职务侵占罪,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类似这种加盟商的纠纷,翼龙贷在法院的裁判文书就高达51个。

由于风险难控,一些初期采用加盟模式的平台纷纷解除线下盟商合作,转而直营自营放贷员模式:平台自己招收本地人,对其进行专业培训,让他成为平台的放贷员,负责对借款人的线下信用评估。

自营模式让风险变得相对可控,但换个角度看,直营模式对门店成本、培训运营、储备资金和扩张速度都提出了较大挑战。

短融网创始人兼CEO王坤就曾表示,现在仍处于布局农村金融的初期,农村金融的反欺诈系统和信用评估系统的搭建和完善,需要垫付巨额的成本,包括技术成本、管理成本、人力成本,平均每月支出达上千万元。

巨额成本支出成为了线下自营模式绕不开的一个痛点。

03

如此一来,农村金融还能玩吗?现实是,农村金融目前仍是一些实力雄厚的产业系、电商系、科技系巨头们的游戏。

新希望集团凭借深耕产业链多年的优势成立互联网金融平台“希望金融”,从供应链角度切入农村市场。希望金融CEO陈兴垚此前在接受相关采访时表示,依托母公司产业特点,希望金融的业务范围涵盖了农业产业链金融、农业供应链金融、农村消费金融和农业产业支付四大领域。据了解,截至发稿前,希望金融累计交易额已突破80亿元,注册用户超过50万。

对比起来,缺乏农业产业经验的互金平台在农业生产的复杂性面前往往疲于应对。中国地大物博导致了农业生产在作物品种、生产周期、潜在农害等方面的存在较大差异,不同农产品品类的生产模型,可能跨一个省就是天壤之别。对于互金平台来说,发一个新的品类,需要派大量的人到田间地头专项摸索一个生产周期,才能摸清门道,而遇到下一个作物品种,就意味着又要从头开始。

再来看电商系的优势。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依托自有农村物流体系,积累了大量的农户消费者购买数据及销售者和供应商的信用数据,并根据数据优势建立起各自的信用风控模型从而推进农村金融服务。而用大数据做风控,对缺乏依托渠道、白手起家的互金平台来讲往往玩不起,他们只能采用线下人工征信的打法。对此信贷行业人士坦言,目前除了类似蚂蚁花呗、借呗、京东白条等为数不多的掌握了消费、交易、社交等多维度数据的互联网巨头金融产品之外,其他金融机构都不敢也不能完全通过大数据做征信或者是风控。

除了产业链玩家和电商玩家外,大疆也借助农用无人机切入了农村金融。雷锋网了解到,大疆无人机与众安保险针对农业无人机联手,通过机损保险和三者险解决植保无人机售后服务及安全问题,并提供农业植保机分期购机。

显然,渠道和场景是保证农村金融能够落地的根本和核心,而这恰好是互金玩家所缺乏的。与那些资金充足、有渠道场景依托、有主营业务盈利支撑的玩家比起来,互金玩家以单一业务模式 all in 农村金融,风险太大。

对缺乏经验、渠道、场景及其他避险业务的互金玩家来讲,农村金融是不是一个真风口就值得深思了,尽管“三农”金融的缺口达3.05万亿元,但这块需要细嚼慢咽的肉骨头对并未做好持久战准备的互金玩家来说似乎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编辑:王蒙
农村金融 互联网金融平台 互金平台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中国最大的自营式电商平台京东与全球大屏OLED面板唯一供应商LGD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携手创维、LG、海信、飞利浦、康佳、索尼、长虹共7家彩电品牌构建京东OLED彩电矩阵,启动全面的OLED推广活动,用统一的宣传口径让消费者真正了解什么是OLED,以及在互联网时代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彩电产品,从而提升OLED大屏的普及率,帮助消费者畅享大屏高清视觉体验。

  • 中国联通在集团总部举行了云南省分公司“双百行动”综合改革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国资委、发改委及工信部相关领导出席了签约仪式,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亨通集团董事局主席崔根良、云南联通运营公司筹备组组长伍昭祥分别进行了发言。

  • 5月17日,由北京商贸职业教育集团、天津交通职业教育集团、河北省现代物流职业教育集团主办,苏宁易购集团华北地区管理中心承办的“京津冀智慧物流校企联盟” (以下简称“联盟”)成立大会在北京苏宁通州物流基地举行。大会通过达成了联盟章程、选举确定单位成员、2019年工作计划等重要成果。

  • 听过、看过、参与过高息诱惑、保底承诺,零元购物、消费全返的广告宣传吗?如何躲避诱人的广告噱头,不掉入经济犯罪圈套陷阱?

  • 日前,面向全球高校学生的第二届字节跳动夏令营正式开放报名。包括图灵奖得主Yoshua Bengio、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CEOOren Etzioni、中科寒武纪科技CEO陈天石等多位国内外“最强大脑”将为入营学员提供权威性、专业性和针对性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