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金K12教育:被边缘的“名师”和攀升的市值

来源:财经网  作者:王蒙    2018-07-05 09:53 0
分享到:
导语

K12作为教育行业覆盖年龄层和人数最广阔的领域,毫无疑问是各大教育公司的必争之地。

做空机构对好未来放出的第二弹不仅没有让投资人撤离,反而推高了好未来的股价。

遭浑水做空却能安然度过,除了六年前的新东方,如今还有好未来。作为中国教育的两大龙头股,好未来和新东方市值不断攀升背后是一个庞大的K12教育市场被重视和深耕的过程。

89f5f1d094c84abab8534119aea21753

不刻意培养“名师”

最先开始尝到K12教育甜头的是好未来,而不是新东方。

K12是kindergarten through twelfth grade的简写,是指从幼儿园到十二年级的学习阶段,目前也用作对基础教育阶段的通称。

“好未来的崛起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它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个很好的切入点。过去十年,奥数曾经一度成为‘小升初’硬性要求,它应和了一大批家长急功近利的需求。”Tina从事教育工作已经有12年时间,从公立学校老师到新东方英语主讲老师,随后自立门户开始创业,在她看来,教育培训这一行业起步其实不难,但要做大做强却不容易。

苏力(化名)是好未来小学部的一名老师,自2014年进入好未来她一直从事着数学教学工作。在苏力看来,好未来的厉害之处在于,“它把小学奥数模块梳理得特别好,虽然不能说它是最完美的,但是这套梳理出来的方案是最切实可用的。拿这套体系按部就班的来辅导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一定会有进步。”

苏力所说的“梳理出来的方案”其实是好未来的一套标准化教研体系的一部分。通过科技与教育的结合,学而思产生了一整套的标准化体系,其中包括教学标准化,家长反馈标准化,运营管理标准化以及家长报班标准化等。

在这一套体系之下,“名师”与普通老师之间的差距在缩小。一个基本的共识是,教师资源一定是教育培训机构的核心,降低老师的重要性,解决对教师的依赖、建立教学教研体系,才能从根源上缓解教师流失给培训机构带来惨重损失的问题。

“对于课外培训家长其实是跟着老师走的”Tina告诉财经网,“教师其实是个越老越吃香的行业,因为你年纪大意味着你资历老,家长更愿意把孩子交给一个有经验的老师而不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小年轻。”

苏力却持有跟Tina正好相反的观点,“我感觉学而思并不重视老教师,原因很简单,一个有资历老师的课时费是一个新老师的好几倍,为了控制成本必须控制老教师的数量。”

据财经网了解,一些教育机构年终要对所有老师进行“清盘”,薪资最高的老师和教学质量最差的老师都会被公司约谈。教学质量差的教师则会被清退不再续签劳动合同。薪资高的老师会被约谈降薪,如果不同意就会“委婉”的要求你离职。

对于培训机构的这种行为,苏力解释称,短期来看,老教师与新教师的讲课效果家长是无法分辨差别的,因为这不是100分与0分的差距,而是70分和90分的差距。

“再好的老师也只是比别的老师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能够让学生对学习知识更有兴趣,好老师的好处是需要时间沉淀去感知的,它并不是生病吃一片药就痊愈那样立竿见影。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养一个这么贵,作用短期内又不是那么明显的老师?”苏力反问道。

传统认知中,教育最离不开的就是老师,但在经历过多次名师出走风波后,无论是新东方还是好未来,他们显然已经找到了应对的方法。教师的出走在不断攀升的市值面前不值一提,因为依靠一批名师造就一个教育品牌的时代成为过去。

被抄袭和复制的模式

教育培优机构最大的难题就是在教育质量与规模化扩张之间寻找平衡点。依靠着标准化教学体系的建立,新东方和好未来在一众教育机构中很快脱颖而出。根据2016-2017年《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发展蓝皮书》,在全国范围内1400个教育培训机构的抽样中,有77.2%的机构规模不足500人,而一半的机构2016年运营额不足50万,而超过万人的机构仅占抽样整体的2.4%。当课外补习市场普遍分散时,大规模标准化输出的学而思在品牌、服务方面就能够取得更大的优势。

同时,从新东方和好未来出走的老师也成为众多教育类创业公司争抢的对象。

2009年Tina从体制内出走,去了新东方成为了一名中学英语主讲老师。在新东方待了两年后,她离职自己创业办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

“新东方对年轻老师的培养体系是很成熟的,你经过那一整套的训练之后,去哪一个培训机构都能驾轻就熟。”Tina说自己在新东方学到了很多,提及离职原因,她认为,当一个平台给予你的回报不及付出时,出走就是必然的事。

去年苏力也离开了好未来,加盟了一家在线教育初创公司。她有三个同事在同一时期也离职,先后加入了猿辅导、学霸君等公司。

“从好未来离职是很容易找到工作的,根本不用你投简历,猎头就会主动打电话给你推荐职位”苏力说,“挖到一个好未来的老师就相当于自带教研体系。”

好未来研发的一整套教研体系成为支撑其市值不断攀升的基石,新东方多年积累形成的教研体系也是不断被研究的对象,诸多的在线教育初创公司都想复制并跑通这一套模式。挖走好未来和新东方的老师是他们的捷径。

2016年,一家地产商挖走了好未来上海的老师团队,进入教育培优行业创办乐课力。不仅带走好未来的老师和学生,授课的讲义用的都是好未来的。收取的培优费,乐课力只拿三成,老师拿走七成,凭借着高薪与高分成,乐课力崛起于一夜之间,甚至一度杀到了好未来的大本营,将辅导班开到了北京。

互联网公司讲究以快打慢,但在这个行业,你发展得有多快,跌落的速度就会有多剧烈。曾经火极一时的乐课力近年来早已经没有当年的声势,招生人数急剧下滑后,当初跳槽而去的老师又陆续离开。

“快”与“慢”平衡术

K12作为教育行业覆盖年龄层和人数最广阔的领域,毫无疑问是各大教育公司的必争之地。另外,受全面二胎政策、高考竞争加剧及父母对教育支付意愿高等驱动因素影响,K12培训教育的需求整体上升。

根据2016-2017年《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发展蓝皮书》,在全国范围内1400个教育培训机构的抽样中,有77.2%的机构规模不足500人,而一半的机构2016年运营额不足50万,而超过万人的机构仅占抽样整体的2.4%。当课外补习市场普遍分散时,大规模标准化输出的学而思在品牌、服务方面就能够取得更大的优势。

从北京起家的好未来和新东方,一直在向其他二三线甚至三四线城市推进,相比起教育资源丰富的北京,三四线城市对于资源的渴求更甚。在资本的推动之下,好未来和新东方都曾走上快速扩张的道路,甚至一度导致教学质量下滑,不得不关闭不良教学点重新调整步伐。

“教育培优的门槛很低,但凡有点商业头脑和资本都可以来,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方式不是做教育,而是一桩小买卖。”苏力说,“教育培优是一个良心活。”

她曾见到过有教育机构的疯狂卖课模式,做小学生夏令营,打造七天英语速成班,收费八千元。其实不过只是一些英语单词的联想记忆小技巧,这样的东西根本不足以卖八千元,但经过包装之后,家长趋之若鹜。

“新东方和好未来都是经过很多年大浪淘沙活下来的,各个地区肯定都有很多本土化的培训机构,但如果要做到像他们这样的规模已经不太容易了。”在Tina看来,因为市场足够大,很多机构可以活得很好,但未必能够做得很大了。能够做到“小而美”就已经很不错了。

好未来和新东方在前,并不意味着后来者全无成为巨头的机会。近年来,资本对于在线教育的追逐让vipkid这样的独角兽出现了,新东方和好未来也早早在布局在线教育。与线下培优巨头长成,格局已定相比,在线教育如今仍然处于激烈的用户争夺时期,围绕着市场份额、产品营销方面的竞争,那又是一个新的战场。

编辑:王蒙
K12教育 好未来 新东方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在云原生快速普及的趋势下,传统软件架构正在全面转向云架构,而传统软件开发也全面向云开发的模式推进。特别是企业内的基础支撑系统在积极适应业务互联网化、数字化过程中,产生了“敏捷开发”、“快速迭代”的刚性需求。CIO和CTO如何打造全新的IT团队和模式?如何更好的满足越来越多由业务部门发起的零散IT需求,成为巨大的挑战。为了一种全新的IT基础系统,低代码开发平台正在快速的出现和普及

  • 5月24日,阿里云宣布与马来西亚知名智能交通公司Sena Traffic Systems(Sena)达成深度合作,在吉隆坡建设智能交通管理系统。该系统集成阿里云城市大脑的核心技术引擎,可对城市中交通管理设施进行智能化改造,或将为当地节省12%的出行时间。

  • 5月22日早上,有外媒报道称海康威视(002415.SZ)可能遭遇美国供应商“断供”。受此利空消息影响,海康威视股价开盘逼近跌停,对此公司投资者关系负责人早间回应第一财经记者查询时表示:“我们这边暂时没有接到消息。”

  • 5月23日,全球知名物流公司DHL在官方公众号发布文章《关于近期部分媒体报道的声明》,回应“停止接受华为快件”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