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快跑关闭两店,智能健身房遇盈利管理困局

来源:北京商报  2018-07-09 07:15 0
分享到:
导语

鲁振旺强调,就当前健身市场而言,小熊快跑等智能健身房的经营模式仍存在一定劣势。

不到3个月时间内,智能健身房小熊快跑先后关闭了北京酒仙桥店和太阳宫店,随后又陷入退款纠纷。从6月底到7月初,北京商报记者持续接到消费者投诉显示,位于太阳宫大厦2层的小熊快跑突然宣告闭店,多人表示公司所承诺的会员卡退费迟迟没有到账,甚至有人称同一天内中午刚加入会员晚上就接到闭店通知。小熊快跑公司对记者解释突然闭店原因为“租金过高”、“中介已将房屋转租”。具互联网基因的共享健身房这一新生事物,似乎在经历资本热捧后逐渐进入盈利和管理模式的阵痛期。

01

退款未到物品丢失

小熊快跑太阳宫店一位健身会员近日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自己于6月20日收到群发短信称门店因突发原因而关闭,将于7月初返还会员费。该会员表示,在闭店三天后的晚上看到,工作人员将店内器具搬空,自己在衣物柜里存放的物品无法取回,距离闭店已有两周,一直未收到会员费退款。

北京商报记者在小熊快跑太阳宫店看到,门口已张贴闭店公告,称“由于业主收房,此店正式关闭,会员费用在公司审核完毕进行退还”。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店内已没有任何健身器具等物品,仅剩“小熊快跑”的门牌未拆除。同时,记者在小熊快跑官网注意到,品牌在全国共有8家门店,分布于北京、上海和南京,其中仍显示北京酒仙桥店和太阳宫店的信息。记者再尝试搜索大众点评平台,显示上述两店已关闭。

在大众点评平台上,北京商报记者发现,有消费者在太阳宫店点评内容中晒出的一则手机短信截图,该短信显示中午12:15收到小熊快跑会员卡激活通知,当天晚上17时收到门店关闭通知,同时短信中承诺在7月初退还会员费。

北京商报记者在小熊快跑App发现,一位名为“黑花生”的会员表示,自己为年卡和月租柜用户,并有包括手机号在内的详细信息在店内登录在册。收到闭店通知初期根本联系不到客服。之后终于联系上客服后要求取回柜内遗留物品,但被告知,公司已经联系过每一个用户到店取走物品了。这位会员还称,有不少月租柜用户没有收到通知,工作人员均以“没有联系信息,没有登记”为由将会员物品私自处理掉了。

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致电小熊快跑太阳宫店,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向会员返还剩余费用,或者经协商可到其他小熊快跑门店使用。至于会员的物品,关店当天已全部通知会员,且有教练在店内等待会员来取。她表示,目前有租赁物品柜的会员已经全部将物品取走,如有会员仍未取走可尽快与工作人员联系。然而上述说法与一些会员投诉内容相左,会员表示向小熊快跑公司反映“存放物品丢失”时,公司的解释是“被房东丢出去了”。

对于太阳宫闭店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小熊快跑创始人沈思,在记者说明采访意图后,沈思称“不接受采访”后挂断了电话。

02

无人管理模式欠成熟

对于突然闭店的原因,小熊快跑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太阳宫大厦房租过高,导致运营效益不好,且消防栓多次漏水,致使店内物品被损坏,后续房租也未和房东协商好,因此公司决定于7月初关闭太阳宫店。此外,原本已经与租房中介协商预留处理关店时间,但因房源已转租他人,中介强制关店,并要求尽快将店内物品撤走。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太阳宫大厦物业租赁处后被告知,之所以强制关闭小熊快跑门店,是因为是因为对方未交齐或拖欠租金所致。记者随即在太阳宫大厦物业租赁官网看到,租金价格为11元/㎡天,房源面积为312㎡-1288㎡,月租金价格为102960元/月- 425040元/月。而小熊快跑太阳宫店会员卡在320元-3800元,私教课在2400元-14400元。经北京商报记者粗略估算,以面积300平米为例,健身房月租金约为10万元,年租金120万元;以小熊快跑年卡费用3800元计算,需316人入会可满足收支平衡;而以420元的月卡费用计算,则需要2858人办卡可达收支平衡。

据一位小熊快跑太阳宫店的会员表示,该店的会员数量约在100名以下,月卡、季卡以及年卡会员数量不等。可见,上述公司负责人所称“房租过高导致运营失衡”的说法不无道理。

而据小熊快跑官网上惟一链接的一篇有关加盟信息的媒体报道显示,望京店在2016年靠5台跑步机和6、7台器材,实现20.8万元的营收,除去11万元房租、2万元工薪以及水电费等其他费用,净营收在4万元-5万元之间。

面对高额租金,小熊快跑的经营效益为何不足以抵消成本实现盈利,也与该健身房的实际运营不无关联。公开资料显示,作为健身O2O平台,小熊快跑智能健身房为24小时开放,为用户提供健身场馆以及教练资源。店内无销售人员,用户通过小熊快跑App,线上购买会员卡。同时,智能化器械和智能化系统使用户在手机 App 上就可以监测所有的运动成果。但目前来看,小熊快跑的健身房智能化无人管理模式尚未成熟。北京商报记者在大众点评看到,消费者普遍反映健身房“空间小,跑步机10个坏了6个,也一直不维修”、“来健身房发现留下的鞋子被扔了”、“经常停水停电却不通知会员”等问题。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在小熊快跑App上看到,不同场馆的人员一栏会显示有2-4名教练,并无明示其他管理人员信息。据一位小熊快跑太阳宫店的会员表示,平时在场馆内仅有两名教练与会员做沟通,从未见过其他管理人员。

03

健身O2O的体验之困

小熊快跑接连关闭两家门店,且两家门店都出现了类似“未收到退款”、“想法的抹零头少退,催了很多次才退款”的消费者评价。可见,公司的管理纠纷问题并非个案。

与小熊快跑同期兴起的健身类O2O平台也逐渐隐匿。公开资料显示,全城热炼于2016年7月将APP上课程清零,并将公司大部分员工解散。同为“互联网+健身”模式的燃健身也在陷入“刷单门”风波逐渐褪去热度。可见,健身O2O平台虽然融合线上,但健身仍旧重在线下体验,场馆、教练等资源问题依然是此类平台在业务扩张时亟需解决的问题。

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鲁振旺表示,互联网企业自建场馆在门店规模、运营经验以及教练资源等方面仍旧缺乏优势,因此,客流问题也就逐渐凸显。对于小熊快跑等健身O2O平台而言,是否运营成功主要在于健身场馆。一般而言,大型健身馆拥有充足的客流,并有充足的教练资源向消费者介绍课程,以此达到销售课程卡并拓展客源的经营目的。而该传统模式经营成本较低,在短时间内该模式仍难以被打破。同时,运动健身在一定时间内的需求相对固定,尤其频率较高的单项运动更是需要固定场馆。

鲁振旺强调,就当前健身市场而言,小熊快跑等智能健身房的经营模式仍存在一定劣势。作为新门店,小熊快跑通过自营线上平台创造新用户,客流资源少。同时,店内教练资源不足,每个场馆基本是2-4个教练。健身会员也是经过线上进行相关活动,是否到店健身也完全靠会员自觉。整体而言,健身会员对于线上智能等体验是一方面,健身O2O平台还需要回归健身本体,提高健身会员在场馆内体验,增设教练以帮助会员详细了解课程内容,并提高场馆内必要设施。

编辑:王蒙
小熊快跑 智能健身房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有众多网友也在评论中也表示,希望能够尽快出台相应的分级政策,保护未成年人成长环境的同时,更多的满足不同年龄段用户需求。

  • 对于关闭公司,苏州欧姆龙公告解释称,“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市场的革新突变,欧姆龙日本总社不得不对经营进行相应调整,现公司股东会经慎重研究之后作出决议,决定提前解散公司。”

  • 针对追星,胡同学的观点是:“追星不能盲目,偶像所传播的正能量推动者我们不断进步,会让我们走得更远,成为更好的人。”

  • 如是背景下,一手推动邮政集团变革的李国华将为中国联通带来怎样变化引发市场遐想。

  • 彭博文章指出,苹果的举动甚至比预装一些软件更加妨碍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