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系创业者内斗:YY语音、英诺等资方介入,合伙人出局

来源:财经网  作者:前哨    2018-08-27 12:51
分享到:
导语

截至发稿,财经网暂未能联系到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对此事件置评。

WechatIMG1

电影《中国合伙人》

陈可辛执导的电影《中国合伙人》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千万别跟好朋友合伙开公司。

在创业初期,亲情、兄弟情义、江湖义气往往是中国式人际关系天然存在的一种元素,然而,正是这些元素,为多数中国式的商业合伙关系埋下决裂的伏笔。

8月14日,前云中万维技术合伙人范小龙(股东)向财经网爆料称,此前由于公司发展理念上的严重分歧,云中万维创始人刘迪联合投资方将其驱逐董事会,并以伪造其本人签名的手段骗取其他股东签字,使其被迫于2017年5月19日解聘离职。

公开资料显示,云中万维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一家创业公司,主要从事游戏海外投放业务及海外金融业务。创始人刘迪,曾供职于华为和搜狐畅游。

在搜狐期间,刘迪担任海外市场总监,在游戏运营以及海外市场建设有着不俗的能力。另一位主要合伙人范小龙,同样来自搜狐。作为技术负责人,于2014年加入云中万维。

起初,两人业务能力互补、履历的交集相互协调产生共振,使得公司发展的非常顺利。

云中万维凭借鲜明的海外特色,获得了英诺天使,欢聚时代、易联资本等多轮融资,并入选2014年雏鹰计划和2015年海英人才计划。2015年初,范小龙主持的Pagsmile业务在拉美上线,并很快拥有1000万用户。

融资

(来源于天眼查)

一切看起来很美好。然而,进入2016年,两个主创人员因公司经营、管理产生分歧,并迅速发展升级,最终演变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双方为此不得不对簿公堂。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刊载的《云中万维(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与范小龙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云中万维公司主张范小龙负责游戏开发工作;范小龙主张负责游戏软件收款部分技术开发工作及海外金融业务软件开发工作。

由此,一个看似简单的业务方向矛盾,却点燃了整个创业团队内斗、决裂的导火索。

谈判

2017年4月30日,云中万维创始人刘迪邀请其三家投资方在公司召开股东会,主要议题是就首席技术官、合伙人(股东)范小龙去留问题开始谈判。

财经网从范小龙提供的一份录音中获悉,参加此次董事会的包括来自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李竹,易联资本赵午、中清龙图、刘迪、范小龙五名董事会成员。

云中

在董事会上,创始人刘迪认为,综合公司目前发展情况范小龙已不适宜在公司继续任职,也不适宜继续担任董事委任。“我觉得需要有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法,再继续去执行无论是公司决策、规划,感觉比较无力,没有办法得到支持。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把股东利益放到最前面。”

面对刘迪提出的解决方案,范小龙当面回应称,“我不知道不适合的理由是什么?游戏支付业务已经做了一年了。而且是按照董事会的决议在执行来做。”

“你们这种情况,在创业公司常见,说白了你们两个人搞不到一起。当初融资时,你们跑来找我,原来也都是同事。我认为你们两个人能把它做好,但是干到今天,公司的运营效率非常低,创始团队出现了多个角色,现在如果立刻对公司进行清算,公司账上投资者的钱都不够。”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李竹在董事会上说。

李竹再次补充说,创始团队犹如渔夫出海打鱼。投资人出钱给渔夫,渔夫出船出海打鱼,投资人要的不是船而是分享一些打来的鱼。“现在鱼还没捞到,两个渔夫却在划船方向上产生了分歧,无法聚集航向,我们认为只能留一个人在船上。公司必须轻装前进,不能有两个声音。”

整个谈判局面,咄咄逼人。“你觉得还有其他选择吗?在这个时候你想给公司要更多的钱,甚至说离职要赔偿费?其实事情很好解决、很简单,你自己主动辞职就完了,给刘迪留一个空间。”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说。

面对李竹的建议,范小龙一度准备接受董事会的意见,但他要求采用法律渠道合理退出董事会,以此来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只要有人回购我的股份,可以退出董事会,我要寻求一下律师帮助找一个比较合理的退出方案,”

对此,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当面回应范小龙称:“这个取决于你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下,最主要的是赶紧把业务做起来,我们所有投资人也不会同意拿公司账上的钱去回购创始人股份,而且这个钱也不可能去回购股份。”

谈判接近尾声时,李竹再次强调说:“这件事处理不好,你们两个人将来在在创业路上没有很大空间。如果创始团队要为这个事纠缠不休,折腾来折腾去,甚至要诉诸法律的话,就把公司清算,这是我们投资人的态度。”

最终,在4.30那场“围猎”的联合董事会上,范小龙并没有同意退出,表示考虑后再作答复,三方资方代表表示同意。

而接下来的5月4日,云中万维又召开了一场董事会,并签署了一些决议文件,其中包括董事会对范小龙解聘。蹊跷的是,作为董事会成员的范小龙告诉财经网,他并未参加此次股东会议,也没有在任何决议上签字。

十多天后,云中万维创始人刘迪前后通过微信、邮件,反复强调解除公司首席技术官范小龙的公司职务,甚至将知道内情的开发团队威逼赔偿解聘。

2017年5月19日,范小龙收到了云中万维送达的《解聘通知书》与其解除劳动合同,但该通知书未载明解除理由。范小龙当即表示,“不会退出董事会,更不会主动辞职。”

至此,双方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最终对薄公公堂。

2018年3月23日,海淀法院最终认为,云中万维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故范小龙仍可就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的请求另案主张权利。

财经网通过天眼查得知,2018年8月21日,云中万维(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被海淀法院以曾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追溯

“小龙,我手里有一款射击类的网络游戏,准备进军巴西市场,要不要一起加入创业?”2013年年底的某一天,网络游戏平台云中万维创始人刘迪向在搜狐畅游部门原同事范小龙发出了一起创业的邀请。

此前,刘迪与范小龙同在搜狐畅游工作。“刘迪是我原来搜狐畅游的同事,他主要负责海外游戏项目的一些事,我负责产品研发。原则上关系还比较远,由于工作关系,大概有两三年的交集,就这么认识了。”范小龙告诉财经网。

彼时,网络射击类游戏在国内一直处于火爆的市场。

看过产品后,范小龙十分感兴趣,也很有信心。在搜狐畅游工作多年的他对射击类游戏有着自己的判断和理解,“我对射击类的游戏其实蛮了解的,获取用户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在海外市场尚有不确定性,非常值得探索。”

随后,他与创始人刘迪一起为该射击类游戏项目跑融资。2014年5月,云中万维拿到了天津英诺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50万元人民币及两个月后来自中清龙图15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累计融资额度为400万元。

财经网从一份云中万维(北京)有限公司于2014年4月15日签署的一份投资协议发现,范小龙作为股东出资78947元,均有刘迪代持。

在云中万维拿到融资后,范小龙决定从搜狐畅游离职。他于2014年6月8日,正式以技术合伙人身份加入云中万维。

对于网络游戏而言,流量和支付是最核心的两点。范小龙进入公司以后,第一件事就是解决了Facebook支付的问题,并收到了第一笔钱回款。

在此之后,范小龙主要负责技术开发、管理以及运维相关工作。而这一工作调整为后来的矛盾、分歧、决裂埋下了伏笔。

很快,第一轮融资用完了。

2015年2月,几经周折,刘迪与范小龙接触到了YY语音。YY语音方面对项目表示极大兴趣。“因为他们也做过类似的产品对语音是有需求的,几轮谈判以后,5月份我们就拿到了欢聚时代(YY语音)A轮2000万人民币融资。”

随着新一轮弹药的供给,团队开始进行业务扩张。云中万维与(欢娱时代)YY语音合作在广州开办一家分公司:广州陌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为云中万维(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主要成员为刘迪和原搜狐畅游高管贾澜波。

WX20180827-124413

期间,范小龙还找来一些朋友,予以支撑运营分公司业务主导开发App、H5游戏等扩充流量的小型产品,同时又接管了相关数据业务及运营管理。

2016年3月,云中万维团队尝试做积分墙产品,直到5月份才开始做支付。原因是CEO刘迪拿到了巴西支付牌照,“巴西的牌照其实是可以从巴西转雷尔出境变成美元,但是这个牌照也仍然受到很多苛刻的限制。”范小龙告诉财经网。

在范小龙看来,支付与游戏是云中万维的两大拳头产品。“支付业务实际上已经跑通了,大额交易,单笔大概3000雷尔收入,利润点在1.5左右,准备与合作方签约合同进行测试。然而,刘迪告诉范小龙:“手续不齐全,需要再等等。”

“目前,巴西这张牌照到底存不存在,没有人见过法律文件对,但是已经收了款。”此时的范小龙虽疑惑,但并没有进一步深究和追问。

调查

在范小龙眼里,刘迪是一个有探索能力的人,但也很任性,办事不讲逻辑,甚至无法无天,而这也成了范小龙与刘迪二人之间关系紧张、激烈的一个因素。

2016年8月,由于业务的扩张,来自欢聚时代(YY语音)投资的2000万元也即将烧尽,原定9月份的融资计划也再次被搁浅,这引起了范小龙的注意。

范小龙告诉财经网,出于对创始人的信任,他对公司在财务方面的运作一直没有具体关心过,“此前我没见过公司账目,于是就询问财务,称账上还有300万元,而刘迪称有670万元,但实际支出了537万,到审计结束公司现金却不到60万人民币。”

然而,范小龙执意要查,刘迪却站出了阻止说:“你别查了,公司账没问题。”我作为公司高管和股东,难道没有过问财务的权利吗?”范小龙困惑对财经网说。

直到2016年10月,正当公司业务高歌猛进之时,范小龙多次向刘迪提出业务改进的建议,比如严格的运维管理制度等等,但最终遭到创始人刘迪的否决。二人之间的关系也由此出现了裂痕,甚至多次发生了激烈的争吵,矛盾加剧。

一位要求匿名的前云中万维技术部门员工向财经网透露,“刘迪曾多次被员工(比如马珂、凯文等)在公司办公场合被指着鼻子骂,因为他总提无厘头的需求,非常外行的需求。让人无语的是,他经常对A员工说B员工的坏话,对B员工说C员工的坏话,周而复始,最后总能说漏嘴,打自己的脸。”

无奈之下,范小龙继续负责整个平台研发及APP数据系统维护工作。期间,曾负责云中万维支付业务的产品负责人马瑞海因不满刘迪的做事风格提出了离职,“朝令夕改,答应的承诺一件都没兑现”,马瑞海对财经网说。

2017年1月8日,刘迪提出要注销广州的游戏公司(广州弘先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范小龙同意注销,但要求把账目说清楚。然而,他发现广州分公司在股权结构上与北京公司是独立的,但分公司财务与北京公司是合并报账。

两家公司账目对不上,范小龙觉得很吊诡。“这就相当于我是百分之百持有或者说是大股权持有广州分公司的股权,北京公司肯定有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云中万维通过巴西银行的账户系统,2017年8月份以后开始有大批大额来源不明的巴西雷尔直接入账,每月不断。而私转美元在巴西属于违法行为。

在这种情况下,范小龙与投资方及刘迪进行一一沟通,决定启动第三方财务审计调查。

50

60

(第三方审计调查报告)

在2017年3月的审计调查中发现,云中万维在企业信⽤信息网公示的股东信息及投资信息与管理表述不符,缺少最新的股东变更情况及对外投资信息。 

“重要的是股权问题,涉及巴西公司的股权和巴西支付牌照问题。香港公司在查询中归刘迪个人持有这项并未明确写出,而是通过股东权益表达的,但是变更成北京公司的手续是2015年给开出的”,范小龙告诉财经网。

WechatIMG25_meitu_2

(第三方审计报告)

最后,云中万维会计账簿中记载的投资信息与管理层不符。如云中万维并未持股广州弘先, 会计账簿却记载有对广州弘先的长期股权投资。“投资方是不清楚公司内部什么问题,以为我闹是要钱的。”范小龙称。

另外,据第三方审计调查,云中万维在签订和执行业务相关合同时,存在以云中万维名义签订合同却以香港云维支付账款情况。

范小龙还向财经网透露,从2016年2月开始,刘迪用自己银行账户给员工发工资,一名已从云中万维离职的工作人员向财经网证实了这个消息,“刘迪通过自己银行卡代发工资,公司只发3500元工资银行记录当证据,不肯出示劳动合同,试图掩盖问题。”

不止于此,范小龙还发现,2017年5月至2018年年初期间,他在未接到任何通知未参与会议并签字的情况下,云中万维的工商变更手续中有人直接假冒他的签字。“从笔迹上看还不止一人,明显是多人串通协作的欺诈行为。”范小龙对财经网说。

未命名_meitu_1

(范小龙提供)

8月21日下午,为进一步客观公正呈现事实,财经网与云中万维创始人刘迪取得了联系,针对范小龙离职经过,并向其出示了一份疑似范小龙签字的决议文件进行了询问求证。

云中万维创始人刘迪对财经网说,这份决议文件确实存在,系范小龙本人签字,不是伪造。并表示该文件决议可以从工商局打印出来,而就范小龙离职纠纷一事未作任何答复。

截至发稿,财经网暂未能联系到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对此事件置评。

资方 合伙人 搜狐 创业者 语音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10月23日,以“创新的原力”为主 题的第三届漕河泾TEDx大会开幕,荣耀总裁赵明发表了题为“科技凶猛,万物生长”的主题演讲,和在场的嘉宾分享了荣耀过去五年在企业战略管理上的思考和选择,以及荣耀对未来创新的理解。

  • 行业调查结果显示,对于过往“双11”期间的劳动付出与得到收入回报,快递小哥总体满意度达七成。

  • 10月23日,黑鲨科技最新旗舰黑鲨游戏手机Helo在北京惊艳上市。黑鲨科技创始人兼CEO吴世敏,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会长刘金华、京东商城通讯事业部总裁陈婷、南昌金开集团董事长胡顺明以及优点科技创始人兼CEO刘江峰等共同揭开了黑鲨游戏手机Helo的神秘面纱。

  • 2018 年 10 月 23 日 AIRMX 在北京召开“呼吸健康 2.0 产品发布会”,发布了旗舰产品“AIRMX(秒新) Pro”后装式新风系统,这其中包括“AIRMX Pro 后装式新风系统套件”及“AIRMX 分体式空气质量检测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