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解禁”财报利好 股价大涨背后暗藏危机

来源:财经网  2018-08-31 07:21
分享到:
导语

B站还需给股民和投资人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

下架整改一个月、市值遭遇“腰斩”的B站发布上市第二份财报。用户增长超预期之下,营收结构不稳定、过于依赖《FGO》、运营危机、广告业务承压、面临监管风险,B站还需给股民和投资人解决这些问题的答案。

用户规模增长超预期

8月28日凌晨,刚刚恢复上架两天的哔哩哔哩弹幕视频网(下称“B站” )公布了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B站二季度总净营收10.27亿,同比增长76%,环比增长18%,但较上一季度增速有所下滑。二季度净亏损为人民币7030万元,净亏损率为7%,亏损幅度较去年同期的人民币5040万元有所扩大,但净亏损率有所收窄。视频网站盈利难是行业顽疾,就目前现状来看,B站仍在亏损。

活跃用户数强势增长,是B站最新财报给投资人和市场的强心剂。数据显示,B站Q2平均每月活跃用户达8504万,同比增长近30%,环比上一季度的7750万增幅近10%。而Q3首月,B站月活跃用户数进一步增长至9812万,MAU近亿创下历史新高。财报公布后,B站股价盘后涨幅一度超9%。

B站董事长陈睿在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此前app下架事件并不影响下半年的快速增长趋势,三季度暑期是用户流量高峰期,通常四季度流量会比三季度略低,但受八月app下架影响,预计今年四季度(用户流量)会大于等于三季度。

今年以来短视频的火爆,一定程度上挤压了视频网站、直播平台的流量空间和用户增长,但以ACG用户为主要受众的B站始终保持一个较好的增长态势,次元壁和稳固的社区化基础功不可没。

营收结构单一未有较大改善

用户规模扩大、营收持续上涨背后,B站一直被诟病过于单一的营收结构并未有较大改善。

数据显示,B站Q2游戏收入7.91亿元,占总收入约77%,直播与增值服务收入约1.19亿元,占总收入约11.55%,广告收入9586.3万,占总收入约9.34%,其他收入2105.2万,占总收入约2%。

相比上市前B站招股书显示的游戏业务收入占比达到83.4%,以及今年一季度财报游戏业务收入占比为78.92%,B站有意改变这一局面,但步伐和效果并不显著。

对比爱奇艺、优酷、腾讯等平台主要以广告业务、会员付费为主要收入,B站虽依赖ACG用户与内容生态,形成了有别于一般视频网站的商业逻辑,但事实上无论如何定义B站,其业务均需围绕视频展开,而广告和付费会员作为视频行业盈利最重要的“两架马车”,B站在这两项业务上存在“先天不足”,长期来看这一短板必要补齐。

另一方面,随着Z世代的成长,其付费能力和意愿也在增长,为布局未来十年二次元细分领域市场,各平台均已开始向二次元领域发力,增加投入、抢夺优质内容。根据艺恩《2017中国在线动漫市场白皮书》,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动漫内容覆盖均处于领先水平,相比于B站来说,爱奇艺、腾讯更擅长以经典/热门IP为核心进行跨次元全产业链开发的模式,更易打造“爆款”,更易收割“泛二次元”用户,例如近期《魔道祖师》就为腾讯视频带来了较高的热度和话题。

此外,以爱奇艺为代表的平台也开始将游戏联运划入下一阶段运营方向之一,收购游戏研发公司、二次开发影视IP等步伐均在加快。尽管在二次元领域和游戏联运方面已占据优势,但面对均有较大资本支撑的“爱优腾”来说,B站并非高枕无忧。

游戏业务收入过于依赖《FGO》

毋庸置疑,命运/冠位指定(Fate/Grand Order)(简称《FGO》)是B站游戏业务的“现金牛”,综合各季度财报数据来看,《FGO》单款对游戏营收的贡献均超过七成。

一款产品拉动公司业绩飙升的案例比比皆是,例如网易《阴阳师》腾讯《王者荣耀》,但事实上手游生命周期有限,产品鼎盛期过后势必产生一定的营收下滑。受阴阳师爆款下滑影响,网易游戏营收去年经历了连续两季度的负增长颓势,而腾讯在其刚发布的二季度财报中也因《王者荣耀》丰收期已过、“吃鸡”游戏暂未商业化运营造成增长乏力、股价下挫。

与腾讯网易自研为主不同的是,B站没有自研能力,《FGO》仅是B站自2016年10月开始代理发行的一款游戏,除游戏用户增长乏力外,还存在代理权风险问题。第九城市曾靠代理《魔兽世界》一度可与盛大等厂商比肩,但缺乏自研能力让其在网易拿走《魔兽》代理权后股价暴跌87%,再无翻身之力。

《FGO》上线两年,流量主要依靠B站自有社区用户,外部流量较少,产品鼎盛期已过是不争的事实。B站宣布代理多款二次元手游,而《碧蓝航线》更是作为重点发力产品,但目前来看不论从体量还是影响都无法与《FGO》比肩。游戏业务营收对单款产品依赖性依旧过大。

此外,上半年因为《FGO》未参加B站九周年活动、第三方代理充值审核不严等问题,B站游戏运营与玩家间矛盾频出,以致董事长亲自出面向用户道歉,B站游戏运营方面也发布致歉声明反思才得已平息矛盾。B站用户粘性高的同时,也被玩家寄予了更高的要求,运营难度更大。

目前,B站在极力拓展游戏产品丰富性,逐渐降低《FGO》营收比重,增强营收稳定性,但《FGO》独大的局面短期内难以撼动。《碧蓝航线》无法触碰的掌心《BanG Dream》《少女乐团派对》等新产品能否复制《FGO》成功经验、进一步平衡游戏营收结构,目前来看还不好说。

值得一提的是,B站在2017年底收购电竞战队,宣布成立电竞俱乐部“BilibiliGaming(哔哩哔哩电竞)”,简称BLG。联盟电竞副总裁白进中此前曾对财经网表示,电竞行业已进入加速发展阶段,不论是IP运营方,开放合作及战队组建运营、赛事搭建等方面均都有巨大变现空间。B站电竞目前虽未有较大动作,但或可在未来电竞领域领域寻求突破点。

 “先天不足”的广告业务

陈睿曾表示,B站未来直播、广告、周边销售等等其他业务模式加起来的收入比重或会超过游戏。B站始终要转向收入多元化的轨道,但在广告业务上B站的尝试始终“小心翼翼”。

2014年,B站创始人立下flag“正版番剧永远不添加贴片广告”,自此之后资本和企业都要为立下的情怀买单。2016年5月,因版权方硬性要求,B站在播放其番剧前曾进行贴片广告尝试,但无疑引发用户大规模抗议。一边是商业化需求,一边是用户情怀维系,想补齐视频营收两架马车的短板,B站需要好好思考自身广告业务的模式。

广告之外,B站付费会员的尝试也不成熟,目前付费体量较爱奇艺等平台差距非常较大,且对营收贡献非常小,目前仅被划入营收占比不足3%的“其他’当中。

B站付费会员制度”大会员“相对于其他视频平台,月收费额较高,但除可享受高清画质、付费先看等,更多的会员权益并不突出。和普通用户相比,”二次元“用户似乎更愿意相信所谓”情怀“,而忽略平台商业化本质,B站尝试付费内容其实是内容行业常态,但的确受到部分用户的抵制。

此前A站因经营不善面临“关站”风波之时,曾有二次元用户赞美A站为“到死也不收用户一分钱”,但事实证明,A站“情怀”不适合效仿。广告和付费业务虽然展开难度较普通视频平台较大,但确是B站不能回避的发力点。

监管风险

监管收严并不是B站一个平台将面临的趋势,而是整个互联网内容平台。今年以来,视频行业、特别是短视频内容平台频繁被有关部门约谈、勒令整改。今日头条、抖音、快手等平台一度成为“约谈”冠军。

B站同样未能幸免。今年5月,B站因发布危害社会公德内容被相关部门约谈并罚款。7月20日,因平台存在低俗、涉乱伦动漫作品,B站再此被央视新闻点名批评。7月26日,在国家网信办会同其他五部门开展的网络短视频行业集中整治行动中,B站被勒令下架整改,下架时间从7月26日至8月25日。就是在这一个月里,B站跌去了7亿美元的市值。

目前B站已恢复上架,并进一步加强内容审查及相关机制建设,但对于用户自制内容为主的B站来说,审核及发布风险始终无法完全规避,除了此前出现的内容低俗等问题、视频剪接版权问题、内容导向等问题更隐蔽、但更易“触雷“。此外,国内游戏版号审批停滞或多或少对B站下一步游戏业务也造成一定影响。

App下架影响暂未计入二季度财报数据之中,利好增势给了资本市场和用户较好的反馈,但内容监管风暴不会就此停止,如何应对趋严环境,把握创作内容多样性和合规合法间的平衡,进一步扩大内容生产优势,B站还需给出这些问题的答案。

编辑:王凤至
股价 B站 营收 用户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