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称刘强东未受审问被释放警方表示仍在继续调查

来源:《财经》杂志  2018-09-04 19:02
分享到:
导语

刘强东的律师表示,刘在押16个小时期间从未受审,后续被起诉的可能性不大;警方则称目前仍在积极进行刑事调查,这种不需保释金即放人的情况,在需要长期调查的案件中并不少见

《财经》记者 张瑶 黄承婧/文  鲁伟/编辑

因在美国涉“犯罪性行为”的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已经回国,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位中国互联网界明星企业家的“危情”已就此彻底解除。

9月4日下午,美国明尼苏达州警方公共发言官John Elder告诉《财经》记者,警方仍在积极调查此案,此后将决定是否正式提交检方起诉。

阿波利斯市所在的亨内平郡治安官监狱名册显示,刘强东于美国当地时间8月31日23:32被警方拘留,16个小时后(9月1日下午4时)被保释出狱,保释金为零元。该案指控理由为“犯罪性行为”(criminalsexual conduct),目前状态为取保候审等待正式指控。

京东集团今日回应《财经》记者称,刘强东在8月31日被带走调查后不久便被释放,期间没有受到任何指控,已在中国正常开展工作。

受该消息影响,京东美股今日开盘盘前跌去3%,截至记者发稿,报价30.50美元。

律师称刘强东在押期间从未受审

基于案件正在调查中,以及当事人信息保护原因,警方拒绝就案情和事实透露相关信息。据华尔街日报,举报刘强东的受害者为明尼苏达大学当地一名华裔中国女留学生。明尼苏达大学称,刘强东是该校工商管理博士课程项目学生,事发当周,该项目参与者参加一个驻校活动。

《财经》记者查阅明尼苏达大学卡尔森管理学院年度报告显示,该项目首批学生包括腾讯、红杉资本、京东等公司负责人,卡尔森商学院和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共同运营这一项目。

明尼苏达州当地中文报纸《华兴报》社长程汝钊在其微信朋友圈实名透露,其受中国两家旅行社之托在当地接待了刘强东一家。事发当晚,“在圣保罗市一家著名意大利餐馆,吃饭到中间,一女学生突然哭泣跑出餐厅报警,随后刘总被抓。”不过,程汝钊拒绝就当日情况接受《财经》记者采访。

刘强东被警方于8月31日晚带走后,刘强东公司为其所聘请的当地刑事辩护律师Joseph Friedberg对《财经》说,刘强东被抓后,警方没有告诉他为何被抓,也没有问他任何问题。

在被关16小时后,Joseph在亨内平县监狱(HennepinCounty Jail)见到了刘强东并与之会面20分钟。之后,一名副警长从门外探进头来对刘说,“你被释放了”。被释放之后,刘强东的行动未受限制。

据此,该律师认为刘强东被正式指控或起诉可能性不大,否则警方不会如此简单放人。

不过,John Elder向《财经》记者强调,警方目前仍在进行积极的刑事调查,并有自信能够在调查必要时与之取得联系。而不需保释金即放人的情况,在需要长期调查的案件中并不少见。

 “犯罪性行为”面临的法律后果

美国每一个州的刑法都不一样。按照明尼苏达地方法律,犯罪性行为分为五种等级,涵盖了从非自愿的性接触到暴力性侵入的广泛行为,每一等级均有严格的认定标准,前四级均为重罪,第五等级是严重轻罪。

第五等级指控最轻,指不被同意的性接触(如故意触摸覆盖臀部直接区域的衣服等)、在16岁以下未成年人在场时展示生殖器等。被指控后可最多被判处监禁7年及罚金14000美元。第一等级指控最重,包括使用暴力、胁迫手段性侵;与13岁以下未成年人发生性接触等,最重可以被监禁30年及处以4万元美元罚金。

以级别最轻的第五登记指控为例,曾在美国作为律师执业多年的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实务教授满运龙向《财经》记者分析,构成条件仅需构成(1)非自愿;(2)性接触即可。

警方目前拒绝就刘强东涉嫌的犯罪行为等级公开。监狱记录显示,警方目前所掌握证据为“可能的原因”(probable cause)。满运龙分析,从经验来讲,这表明受害者举报时大概率已经提交相关证据或人证,警方认为事情可能发生过,或者至少不是无端指控。

由于美国正值劳动节长假期间,正式指控只能由检方提起,目前尚未有检方将对刘强东正式提起指控的消息。

满运龙分析,由于目前受害者已经报警,公权力已经介入,因此法律程序上不存在“私了”可能。下一阶段将由警方和检方针对已有证据和调查进行判定,是否对其提起正式指控。从起诉标准来看,检方仅掌握上述“可能理由”就可以,不过,由于检方具有较大的自由裁量权,会依据胜诉可能性,追加更多证据或决定是否正式指控。这也是目前该案极具悬念之处。

如果进入检方程序,满运龙介绍,通过进行辩诉交易而避免法庭庭审的可能性较大,美国超过95%刑事案件都并未真正进入法庭庭审程序,为节省司法成本和提高效率而通过辩诉交易解决。辩诉交易是指在法院开庭审理之前,控辩双方进行协商,以检察官撤销或降格指控为条件,换取被告人有罪答辩。如果是走庭审,被指控人可能要被关很久。

满运龙在美国执业期间曾经手类似性侵案件,他分析到,由于这类案件往往发生空间较为私密,且目击证人在场的可能性较小,这导致当事双方对同一事件可能表述不一。对这类案件而言,检方收集证据是最大的难点。检方需要结合事发场合、双方当事人关系、是否有外伤、衣物是否被撕裂等综合判断。就判定标准而言,第一大要点是受指控的行为是否存在;其次需要认定当事人是否同意。

再进一步,如果辩诉交易未达成,该案进行庭审阶段,将由随机公民组成的陪审团决定指控是否成立。满运龙介绍,在实践中,尽管检方收集证据是一大难点,但优势在于受害人的供述对陪审团的影响较大。“控辩双方均需拿出手里的底牌在陪审团面前讲故事,从常人角度哪一方听起来更可信,自然会左右结论。”

编辑:王凤至
警方 律师 调查 刘强东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