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星选入场 百度外卖代理商如何尊严“离场”?

来源:财经网  作者:淳和    2018-11-13 07:58
分享到:
导语

10月15日,百度外卖正式更名为“饿了么星选”,定位为高端外卖及生活服务平台。品牌更迭之下,如何尊严的“离去”是 “国辉”们都想知道答案的一个更现实问题。

2年损失300万,国辉一直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陷进这个 “大窟窿”的。

三个月前,北京西二旗百度大厦楼下聚满了来自全国各地前来“协商”的百度外卖代理商,国辉就是其中一员。三个月过去,想要的“说法”并没有结果,如今他手上代理的最后一个城市也被平台“清退”了。

“一直自己贴钱打市场,我们就是相信把市场做大之后能够赚回来,结果等来的却是百度被饿了么收购。”国辉对财经网表示。

“合并之后的代理商大会,饿了么和百度一起承诺未来双平台运营、会平等对待代理商,我们又相信了,但最后等来的却是被清退,如今饿了么责任更大。”

10月15日,百度外卖正式更名为“饿了么星选”,定位为高端外卖及生活服务平台。品牌更迭之下,如何尊严的“离去”是 “国辉”们都想知道答案的一个更现实问题。

百度 “弃子”

国辉从2016年开始做百度外卖代理,最多的时候同时拿了四个城市的外卖代理权,黑龙江地区两个,浙江地区两个。黑龙江两个县级市的代理业绩都不错,日单量可以达到1300单,国辉想接着做大,后续又拿下浙江地区的两个县级市代理权。

“早期百度外卖给代理商的后台技术支持和平台补贴都是足够的,李彦宏当初宣布要投入200亿做O2O,做外卖业务,当时我们认准做百度外卖代理商未来前景肯定好,所以才自己砸钱也要打市场。”去年八月之前,国辉甚至没考虑过自己有可能会血本无归。

2017年8月24号是一个转折点,百度外卖、饿了么正式宣布合并,撸起袖子打算跟百度一起拼外卖市场的代理商们事先一无所知。“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市场,居然被打包卖给了竞对,我们的投入和付出为别人做了嫁衣,谁来赔偿代理商的损失?”国辉和众多代理商对此感到愤怒,还有部分代理商和平台刚刚签约,但却根本不知道百度即将放弃外卖平台了。

事实上,百度酝酿出售外卖业务已经许久。2016年下半年开始,百度将发展重心转向AI,百度外卖开始寻找买家。在饿了么之前,顺丰为被报道最多的百度外卖接手方,但谈判并未达成。

据《财经》此前报道,百度外卖以5亿美元出售,百度打包流量入口资源给饿了么,作价3亿美元,因此总共收购价格是8亿美元,百度外卖品牌保留18个月给饿了么使用。阿里是此次收购的重要推手之一,收购完成后,阿里将进一步推动饿了么、百度外卖及口碑融合。而百度则是为了下一阶段聚焦AI战略为自己“瘦身”。

百度外卖早已是“弃子”,但代理商们无从得知更多商业部署和规划,所以在被收购的前一个月,他们仍然在乐此不疲的自掏腰包补贴冲kpi,和美团、和饿了么争夺当地市场份额。

全国各地的百度外卖代理商纷纷指责百度过河拆桥、不承认代理商此前高达10亿元的投入,要求赔偿。

百度方面随后对此事作出了声明,百度表示,百度外卖与百度外卖合作商为平等的商业伙伴关系,双方基于自愿原则,签订业务代理协议,并基于代理协议进行业务合作往来及商业结算,各自承担市场风险。而百度外卖与饿了么的合并,为两家公司股权层面的变化,不影响百度外卖的对外运作、协议执行及责任承担。

“百度现在已经彻底撇清关系了。被饿了么收购这一年多里,我们只能相信之前张旭豪和巩振兵说的合并之后平等对待、平等运营的政策,但事实上饿了么并没有兑现承诺。”国辉觉得这对百度代理商非常不公平。

“双代”尴尬

百度外卖以代理商运营为主,饿了么根据各地区情况不同有代理商运营也有直营模式。经营模式的差异,使得收购一开始,地区双代理的情况就存在诸多尴尬。

刘坚和国辉一样,也是黑龙江地区一个县级市的百度外卖代理商,他们都选择再次相信饿了方面承诺的双品牌运营、平等对待代理商。刘坚表示,“除了去年代理商大会上的空口承诺,事后我们并不知道具体的百度代理商安置计划、以及平台未来如何为代理商提供支持如何补贴等等,这些都没有人告诉过我们。”在这一年多里,刘坚和国辉均对接过很多个不同的渠道经理,但反映的问题很少得到解决和回复。

“不仅仅是管理被“放养”,他们(饿了么)在经营政策上,也是对原百度代理区别对待。” 刘坚如是说。

刘坚对财经网表示,此前在百度外卖代理商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百度外卖平台商户端“小度掌柜”上曾出现“同意将信息同步到饿了么商户端”的通知,商户不知晓具体情况,多选择了同意,大量的商户信息被同步到饿了么,而百度外卖用户手机则有收到来自饿了么“天降红包”的短信。

刘坚认为,百度外卖代理商此前重金维护的资源,被单方面共享给饿了么,不仅不公平,在饿了么提高自己单量的同时,实际上挤压了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

国辉的情况基本一致,“被收购之前因为市场做的好,我们还得过百度的奖励金。当时我们在当地和美团的竞争最激烈,简单来说就是一条街的商户签了我们(百度外卖)不会签美团,反过来签了美团不会签我们,这时候饿了么直接拿走我们的商户,对美团没有损失,事实上挤压的都是百度外卖的市场份额,这是在内耗。”

沟通无门、政策规划不清晰,而补贴依旧要自掏腰包,国辉已经没有能力运营四个城市的代理,2018年初,他先后撤出浙江两个县级市,只保留黑龙江两个城市的代理业务。

饿了么方面相关负责人对财经网表示,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在直营和代理城市的分类有部分不对等,交接空挡确实在较短时间段内存在过,但已在很早解决。

但对于代理商所说的”“商户信息被强行同步给饿了么”情况,饿了么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方没有进行过强行资源共享,也不知晓相关谣言的来源。在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合并之始,就制定并出台了安置方案和未来发展方向,并始终按照合同约定,推进与代理商的合作关系。

双方各执一词。饿了么方面并未给出安置方案和发展方向的具体细节,也均未承认代理商控诉的不公平对待情况。而刘坚和国辉作为较早加入百度外卖的代理商,自去年被收购之后也未能守住此前打下的市场份额。

10月15日,饿了么星选正式上线,百度外卖彻底退出市场,百度外卖代理商如何归属?“双代”现状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刻。

融合还是清退?

“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外卖市场三进二,目标就是对抗美团。一个地区留两个代理运营和维护成本都要增加,不能避免内耗,百度外卖代理商和饿了么代理商最后二选一是必然。”一位接近饿了么的人士对财经网表示。

对于未来百度外卖代理商的安置,饿了么方面对财经网表示,平台提供了三种解决方案:一、在自愿基础上,百度外卖代理商与当地饿了么代理商合并,根据各自业绩,由领先者收购落后者;二、对运营业绩较差的城市实行不续约;三、既不接受与饿了么代理商合并也不愿停止代理商运营的,签署与饿了么星选的新合同。

饿了么还称,融合过程中,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在各个管辖城市安排了渠道经理,帮助两者商谈融合。一部分部百度外卖代理商被当地饿了么代理商收购,另一部分百度外卖代理商收购了当地的饿了么代理商,这两种情形涵盖了绝大多数的原百度外卖代理商。另还有个别百度外卖代理商由于业绩较差,已不满足其原来合同规定考核条款,双方也在自愿基础上、根据合同约定,达成了解约共识。

国辉和刘坚均表示确实在和饿了么以及其代理商代表之间进行沟通融合事宜,但问题是,还并未沟通出双方认可的融合方案时,他们均收到了饿了么方面与其终止合同的通知。

微信图片_20181113152059

国辉收到的终止合同通知

微信图片_20181113152054

刘坚收到的终止合同通知

“我们被饿了么清退了,目前我们在后台的账号、权限已经被关闭,用户可以继续在app上下单,但相关业务已经被饿了么接管了。”国辉表示。

而此前和饿了么代理的融合商谈也并不愉快,在国辉看来,对方根本没有拿出公平的态度商谈融合,他在黑龙江代理的最后一个城市被终止合同时,日单量大概还能维持在500。“这个份额该占多少股?可以拿到多少钱?对方却提出给我两万三千块,然后让我退出,这个钱连我们目前办公场所的租金都不够,(饿了么)这就是在拖延。”

刘坚的融合商谈情况和国辉相似,对方给出的收购数字他也无法接受,他的合同目前也被终止了。

根据二人收到“终止通知”中的内容显示:“乙方(代理商)自签订协议之日起连续三个月,市场份额低于15%,甲方有权随时解除合同并收回授权区域。”

但是国辉认为,饿了么这一年对百度外卖代理商疏于管理,而对饿了么代理商多加支持和补贴,不公平的对待和内耗竞争是其市场份额被挤压的根本原因。他退出时日单量大概还有500,但这个数字也是国辉自己每个月补贴烧钱做活动维持下来的。“几个县级市代理总共贴了大概三百多万,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贴16万。换来的却是被清退,血本无归。”

国辉和刘坚目前还没有拿回当初交给平台的保证金,两人均提到,“拿回保证金需要签一个自愿退出的协议,但签了协议之后维权就更难了,所以我们不可能签。”

为何不选择重新与饿了么星选签订新的代理合同?刘坚表示,这个选项在他看来与此前平台合并时的情况一样,都是在给代理商“画大饼”。签订新合同后的一切发展规划和平台支持,目前代理商什么都没看到,也不知晓,更不敢再次轻易相信平台。

未来还会继续向饿了么和百度讨要说法吗?

刘坚的回答是,“必须要继续维权,还要走诉讼的渠道。我们真的心里太委屈了,几百万投进去最后几万块钱都拿不到就被打发清退,不能是现在这个结果,‘死’也要‘死’的有尊严。”

(文中国辉和刘坚均为化名)

编辑:赵非
饿了么星选 百度外卖 代理商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12月11日,在这座流淌着哈密 瓜的甜蜜的城市,快手联合哈密市政府举办“打开快手,发现甜美哈密”新闻发布会,宣布达成战略合作。

  • “苏宁的成功转型证明,线上线下并非不能相融,反而会互相带动、互相支撑。苏宁已经走在了‘云’端,但仍能脚踏实地。像孙悟空一样,既能‘腾云驾雾’,又可‘钻’进消费者心里”,作为中国商业零售变革中的新生主导力量,和促进消费升级、乡村振兴、精准扶贫的积极参与者,苏宁智慧零售被给予了这样的赞扬和期许。

  • 刘阿姨是苏宁小店银河湾店开业后最早办理健身月卡的顾客。值得一提的是,苏宁小店银河湾店并非单纯意义上的便利店,而是融合了INTER•FIT智能健身房的复合型业态,门店一楼为主打生鲜和便民服务的苏宁小店,二楼为智能健身房,这也是国内首家全自主品牌的便利店+健身房全新业态。

  • 近日,美国权威科学杂志《麻省理工科技评论》报道称,本月2日,阿里巴巴在机器学习领域顶级会议NIPS(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上演示了菜鸟智能语音助手,显示出阿里巴巴在语音AI领域已经超出谷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