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苹果首席诉讼律师: 高通绑架行业十年 诉讼非两家公司之间对抗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李娜  2019-01-16 18:23
分享到:

简介:苹果称,(长达两年的诉讼)并不是苹果对抗高通,不是两家公司之间的对抗,而是整个行业和高通的对抗。

当地时间1月14日,德国曼海姆(Mannheim)市的地方法院在初步的口头判决中,以没有依据为由,驳回了高通公司对苹果的诉讼,称在苹果公司的智能手机中安装高通的芯片不侵犯相应专利权。对此,高通表示将提起上诉。

“曼海姆法院对我们专利的部分特征做出了过于狭窄的解释,声称由于iPhone内部某一部件的电压并非恒定,因此并未侵犯该专利。对此,我们表示强烈反对,并将提出上诉。”高通发言人对记者说。

苹果方面则对记者表示,我们对德国法院的判决感到满意,并感谢他们所付出的时间和努力。高通的非法行为是世界各地多起诉讼的根本原因,我们对其利用法庭转移人们对此的注意力感到遗憾。

高通正与苹果正在全球展开新一轮的专利权诉讼战。

苹果首席诉讼律师、副总裁Noreen Krall在16日上午的采访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长达两年的诉讼)并不是苹果对抗高通,不是两家公司之间的对抗,而是整个行业和高通的对抗。

“整个行业因为高通的这种垄断性的行为而饱受其苦,高通也是凭借着这种行业垄断定位以及LTE高端芯片上的垄断地位要求所有的行业公司都要同意高通的授权条款,不能有沟通商量的余地。”Noreen Krall对记者表示,苹果认为这种无授权无芯片的绑定必须要结束,对于苹果和所有行业公司来说,(诉求)都是这样的。

在日前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针对高通的反垄断审判中,苹果首席运营官COO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出庭作证,谴责“高通税”过高,一台iPhone要向高通交7.5美元专利费,并认为高通按整机收取专利费非常不合理。这也是苹果首次向外界公开高通具体的授权费用。

“这可能听起来不是很多,但我们手机销量上亿部,加起来就是每年10亿多美元。”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一份现场庭审资料中,杰夫表示,苹果原来希望在2018年发布的新款iPhone上使用高通的基带芯片。但是在苹果就授权费问题起诉高通后,后者拒绝向苹果出售相关产品。这迫使苹果只能购买英特尔的相关产品。

非两家公司对抗

苹果认为,高通在过去十年“绑架”了整个行业。

“非常清楚地看到,过去十年高通可以说是绑架了整个行业。高通说自己没有威胁这些公司,但是这些公司在FTC上提供的文件和邮件证词都显示,(高通)的确是威胁了这些公司,并且切断了芯片供应。尤其是LG电子提供的证词,表明高通就是这么做的。”Noreen Krall对记者表示,所有的这些厂商证词都表明,高通要求除非购买它的芯片和授权,否则就威胁不提供芯片,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无法谈判,感受到了高通的强硬态度,这个授权费用是不公正的,明显高于其他竞争对手。

Noreen Krall称,苹果多年来对高通的强硬的做法深有体会,从庭审其他公司的证词中,这些证词非常一致的,也证明了高通“滥用”了他们的市场地位。手机设备制造商,芯片制造商,还有代工厂,他们的证词都是惊人的一致,在庭审中这些公司都给了证词,包括英特尔、爱立信、摩托、联想、华为、三星、联发科、索尼、和硕、伟创力,还有黑莓。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此前获得的证词,在华为任职12年的法务总监于南芬表示,“我记得他们说如果我们不延长CDMA的专利授权协议,他们就会停止向我们供应芯片,但这会中断华为的业务。”

在回答FTC有关华为是否有意让专利授权协议过期的问题时,于南芬回答到:“行业的惯例是当一份协议到期后,就重新讨论一份替代的协议,这不仅仅只针对高通。但是高通从来不给我们这样的时间来考虑,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需要考虑重新商定协议,那么他们就会停止向我们供货,所以他们只给我们两种选择,要么终止协议,要么延长协议。”

在被问到华为为何不向高通的Reifschneider先生本人沟通,了解其它能够避免停止供应芯片的替代方法时,于南芬表示,根据华为和高通双方长期的沟通以及高通口头表达的意见,华为认为这是高通的威胁,所以并没有寻求其它解决途径,只是同意签署任何形式的专利授权协议。

FTC对另一份华为和高通之间关于WCDMA和LTE专利授权的协议签署邮件提出质疑,双方在2014年12月中旬签订协议,但事实上,协议已经于2014年7月1日就开始执行。FTC就为何华为提前履行协议质问于南芬。她表示,华为别无选择。她说,“首先,我们对高通的芯片有依赖和需求,其次,我们已经有在法律效力内的针对之前WCDMA的协议,而且这份协议没有期限,意味着我们将永久支付专利费。”她还补充道,如果与高通签署的任何协议,都要包含LTE相关产品。

此外,于南芬还指出,在另一份2003年高通与华为之间关于CDMA零部件订购专利协议中,主要条款规定了华为对购买高通芯片所需支付的专利费做出的“购买承诺”,也就是说在该协议下,华为必须购买所有高通的CDMA芯片,如果有一个芯片是来自其它供应商,那么就将向高通支付更高的专利费率。这一条款直到今天依然适用。

Noreen Krall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FTC庭审过程过程中,所有做证的公司都表明他们没有办法拒绝高通的授权条款,因为高通滥用了市场上的支配地位,没有其他选择。因此这不仅仅是高通和苹果之间的对抗,如果能改变高通的商业模式,整个行业都会从重受益。比如说可以免费的获得授权,或者公平的和高通谈判授权的条款。“之前高通除了要求无授权无芯片外,还要求对手公司免费交叉授权这些公司的自有专利,这是非常不公平的,希望(未来可以)以一种公平的条件来和苹果谈判。”

诉讼仍未“停火”

不断升级的专利官司将高通与苹果之间的矛盾彻底暴露。

根据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庭审资料显示,苹果首席运营官COO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在庭审环节称,如果高通收取5%的专利费率,30美元基带芯片的专利费应该在1.5美元,这是苹果能接受的。但高通的收费标准是以整机售价为基准支付 5%,手机售价越高,支付给高通的专利费也越高。

一开始苹果认为这一收费模式非常不公平,因为如果与高通芯片IP无关的其他硬件成本增加了,高通收取的专利费也将提高,随后展开谈判。经过谈判,苹果同意每台iPhone支付给高通7.5美元的专利费。协议规定,高通向苹果退还部分专利使用费。但同时,苹果只能选择高通作为独家供应商,否则高通将取消退还专利费。

Noreen Krall认为这并不公平。

“高通的专利费用最不公平的地方在于按照整机费用抽成来收取专利费,这意味着我们在内存、摄像头、显示屏幕领域创新的话,即便高通说他们有一个最高上限,但是对于这些和高通无关的创新,他还是会收取一定比例的专利费,但他们没有做出任何贡献。一方面他们要收取芯片费用,一方面要收取芯片专利的使用费用,这也是很不公平的。”Noreen Krall对记者说。

她对记者表示,“不仅仅只有7.5美金,实际上苹果从高通那里购买芯片还要出更多的费用,并且还有其他费用,考虑到出货量很大,可以说苹果在整个行业是支付给高通专利费用最多的公司,每年达到了数十亿美金。”

同时,Noreen Krall表示苹果和高通并没有直接的授权关系,而是直接通过代工厂商授权,因此专利授权费用是是远远高于7.5美金。

“之所以苹果可以以7.5美金来做授权,是因为苹果向高通做了很多妥协,比如说不能挑战他们的商业模式,不能说这些是不符合FRAND公平无歧视原则的,不能向政府部门去投诉,不能向竞争对手那里购买芯片。这些协定是在2016年年底就到期,从2017年开始,高通向苹果的专利费用是按照整机的5%来收取的,每台是20美金。”Noreen Krall对记者说。

她表示,目前FTC案件审理会在2月1号的时候结束,结束之后在比较短的一段时间内,美国法官就会给出裁定。“高通希望想要赢得这个案子是很难的,因为在审理过程中,最后出庭作证的证人是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他的证词充分的支持了FTC对高通的指控,包括专利费用以及竞争损害的。如果高通输了此案,是有机会上诉的,不过裁定内容会对他们的商业模式产生影响。”

“反之来看,未来苹果在圣地亚哥还有一个对高通的起诉,涉及的范围更广,苹果还有第二次机会去起诉高通。”Noreen Krall对记者说。

谈到在中国的案件审理,Noreen Krall对记者表示,苹果充分遵循福州做出的裁定并且也做出了最大努力来遵守福州法院给出的临时禁令,对软件功能进行了升级。

Noreen Krall表示,福州法院作出裁定之后,苹果马上就在供应链中确认了是哪些产品是受到裁定影响的,然后就把这些机器“隔离”出来。到12月13日,苹果在中国所有零售店中已经下架了受影响的机型,除了和硕生产的机型,因为和硕是有相关授权的。苹果工程师很快的开发出了新的应用切换等新的功能,随后对这些功能进行了验证并把这些证据提供给了法庭。

“目前在中国销售的苹果,都是新的功能,这些功能没有侵犯到高通所称的侵权专利。”Noreen Krall对记者表示,苹果在1月3日向福州法院提供了合规证据,目前正在等待现在法庭是不是会开听证会,或者出一个新的裁定。

编辑:叶徐彤
高通 诉讼 专访 首席 对抗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