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软件困局:办公产品成鸡肋,多次濒死,雷军曾是关键先生

来源:市界  2019-07-23 10:07
分享到:

文 贾琦

编辑 廖影

科创板开市首日,25家公司全线飘红,最高涨幅高达400%,16家公司涨幅超过100%,一派鲜花着锦之势。

从诞生之初,科创板就立志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年轻与科技也随之成为其名片。

然而,在冲击科创板的企业中,有一位我们非常熟悉的“老熟人”,也同样正颤巍巍地拄着拐杖,走向这年轻的队伍。

2019年4月29日,金山软件公告称,公司建议分拆北京办公软件普通股于科创板上市。

7月15日,金山办公完成上交所第二轮审核问询,乘着新政策的东风,金山办公终于走到了敲钟前夕。

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早在2016年10月,金山软件就曾发布公告称,正考虑分拆北京金山办公软件及其附属公司,计划在国内一家证券交易所独立上市。

2017年3月,金山软件首席财务官吴育强在全年业绩会上表示,计划将旗下的WPS分拆到深圳创业板上市,短期内会递交申请表。随后,金山办公提交创业板申报稿,但在提交首份创业板申报稿后,金山办公未更新预披露,上市进程推进缓慢。

上市地点虽几经更替,但三年间,金山软件试图分拆办公业务的决心却从未动摇。

01

蝉蜕方能解病

《药性论》云:“蝉蜕,治小儿浑身壮热惊痫,兼能止渴。”

壮热,惊痫,止渴。三个功能,恰恰对应了金山办公此次分拆的三个意义。

关于企业分拆上市的动机利弊,业界学者早有讨论,其中最容易达成共识的一项好处便是,子公司的公开募集引进了范围更广的投资者。伴随着融资行为,子公司可以获得新的资金流入。

这点我们在金山办公的问询回函中也可以清楚看到:董事认为,金山办公从金山软件分拆于上交所科创板独立上市,可以“提供新的、低成本且更多元化的融资来源,为发行人及其控股子公司的现有业务和未来扩充资金。”

此为止渴。

至于“小儿惊痫”,其本质是指信息不对称。

WPS之于金山,就如同QQ之于腾讯一样意义非凡。但在某种程度上,WPS已经对金山软件的进一步发展造成了束缚,而此次分拆则是为了摆脱。

1991年提出的“信息不对称假说”认为,由于公司管理者与投资者之间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导致市场对公司价值的估计与公司的真实价值是不一致的。如果管理者认为,母公司整体价值被市场相对低估,而子公司(业务)价值却被市场相对高估时,母公司管理者就会采取分拆上市的方式来达成信息平衡。

在分拆上市之后,母公司需要更详细地披露其财务状况,而原来的内幕信息就有机会成为公开信息为投资者所获悉,从而释放利好。而对于分拆的子公司来说,这是个利空信息,但由于子公司规模较小,依托于母公司的价值,故整体来说市场对母公司的反应是积极的,从而使母公司股价上涨,原有股东价值增加。

那么以这一理论为基础来分析,金山办公此次的分拆上市行为,就是通过剥离WPS及其相关的一系列办公软件业务(被相对高估),从而使金山软件可以更好地前行。

金山作为一家创办已逾三十年的“老革命”,办公软件WPS可以说是始终贯穿于这家企业当中。

回顾过往,2007年那次上市,凭借的是游戏;2012年浴火重生,靠的是猎豹浏览器;直到今天,苦苦支撑着金山的,则是雷军的小米生态网络,以及一众六七十分,说差不差的业务线。

现如今,金山软件主要并表附属公司中,西山居主攻游戏,金山云主攻云储存、云计算,金山办公则以WPS为核心根基。而于2017年Q1被分拆出去的猎豹移动,则在傅盛的带领下渐行渐远。以上四者,赛道及发展前景各不相同。

来源:金山软件官网

而对于金山软件(母公司)来说,由于WPS经营多年且声名在外,很大程度上会对投资者造成“一叶障目”。近年来随着办公形式的多样化以及在线协同工具的蓬勃发展,办公软件产品的前景愈发扑朔迷离,而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更具想象力的产业故事(比如金山云)也在不断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相比之下,办公软件所能讲出的未来,实在是乏善可陈。

在这样的前提下,对金山软件来说,分拆就是治疗“惊痫”的最佳选择。

最后,所谓壮热,其实是指由内而外的焦虑,一种无法突破自身属性的局限。

医书记载,壮热者多自觉热甚,喜弃衣被,烦躁不安。所谓“喜弃衣被”,其实就是本能希望丢掉所谓的“历史包袱”。

而想要理解这一点,则需要了解这些年来金山软件所走过的,漫长且跌宕起伏的历史。

02

残血逃亡

有人曾这样评价过金庸先生的《笑傲江湖》,说这是一本“主角持续残血,一直身负重伤,却最终成为人生赢家的故事。”

回顾金山的发展历程,这家公司能不能成为“人生赢家”我们尚不可知,但金山一直处于濒死状态的特点,却与令狐冲颇有相似之处。

我们很难再从市场上找到这样一家企业,长期不被看好,屡次濒死,但却凭着一股韧劲,几分运气,生生扛过了三十余年。

在这个过程中,金山曾三次苏醒过灵魂。

第一次是求伯君,这是一个纯粹的程序员。

求伯君

24岁那年,凭借着一款打印驱动软件,求伯君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而当香港金山公司的老板张旋龙找到他时,求伯君表示不需要给他高薪水,也不要高头衔,能一心一意地编程就足够了。

随后,求伯君把自己关在张旋龙为他在深圳准备的一个房间里,夜以继日地编写软件。除了犯困时睡一会儿外,求伯君大部分时间都在编程,饿了就泡一碗方便面。

那是个人英雄崛起的时代,在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求伯君生了三次病:肝炎、肝炎复发、肝炎又复发,每次都要住院一两个月。在软件开发关键时刻,他把电脑搬到病房里接着写。

十几万行代码写就的WPS,就这样在他手中诞生了。仅凭口碑这款软件就迅速火遍了大江南北,求伯君天下名扬。

雷军、求伯君

随后的接力棒交到了雷军手上。

1998年,雷军出任金山公司的总经理,随后的八年里,“上市”就像魔咒一样折磨着他。对此雷军曾感慨道:“女人最难的是生孩子,男人最难的就是上市。”

2000年,券商们劝雷军到即将开市的国内二板上市,结果国内二板迟迟不开。金山被迫转向国内主板,上市要求却要连续三年盈利,一转眼又是三年。

三年间,面对国内火爆的网游市场,雷军说服董事会,放弃在国内主板上市的企划,拿出资金全力以赴进军网游,志在美股。

然而变故再次发生。经过安然、世通等美国大企业财务丑闻的打击之后,美国国会通过了《萨班斯法案》,大幅提高了中国企业赴美上市的门槛,金山的纳斯达克梦,再一次变得遥遥无期。

在漫长的等待里,所有人都变得身心俱疲,很多人在此期间选择离开。2007年下半年,当时见过雷军的人都发现他瘦的厉害,一位金山员工透露,“他穿的衬衫从41码变成了38码。”

2007年10月9日,金山软件终于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跑完这场马拉松的雷军休息了四周,但休假归来后他依然觉得很累。

同年12月,雷军自金山辞职。

03

天降傅盛

第三次将金山从生死线拉起的人,是背负着“天才产品经理”之名的傅盛。

2010年是一个极其有趣的历史节点。

雷军从金山辞职后做了一段时间的投资人,而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了智能手机的浪潮趋势,于是在2010年3月注册成立了小米集团,准备开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创业”。

而雷军离职后的金山,在随后的时间里,整个公司受制于倾向丰富财报而不研究产品本身。只要是有利于短期数字的就做,不利于或者不能保证有利的不做,以至于市值飞速下跌。

当时的金山,网游挣点钱但排行第十,基本不增长。WPS不挣钱。毒霸被360节节逼退中。词霸半死不活。可以说是来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而另一边,傅盛在两年前同周鸿祎分崩离析,出走360。2010年,离职时签订的“18个月内不准进入安全领域”的竞业协议刚刚到期,傅盛带领着自己创业的可牛,调转方向,全力进入安全领域。

不过,当时360正处它的巅峰期。可牛杀毒一经推出,当天就被360安全卫士查杀,一剑封喉。

另一边,金山打败360的最大希望,拥有8000万用户的“金山网盾”,360用不兼容一夜就杀掉90%,跌到700万。

所以当时的情境便是,金山有队伍,有上市的基础,但雷军急于扑进新事业,金山团队缺一个有思路的领袖。

另一边,与周鸿祎有着恩怨纠葛的傅盛,则希望接管这支部队和它的基础用户,节省自己从头打拼的时间,快速赶上,与360正面交锋。

终于,在雷军的牵线搭桥下,2010年11月,金山安全与可牛正式合并,更名为金山网络,傅盛任CEO。

04

绝处逢生

在2010年之前,金山最本质的问题在于它的企业性质,这是一个软件企业,而时代属于互联网公司。

最具代表性的是在可牛与金山合并之前,傅盛与求伯君见过一面,当时求伯君表示:“360成不了。虽然用户量极大但没什么收入,估计它挣不到钱,然后粮尽而亡。”

他压根不能理解当时所谓“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买单”的互联网思维。

傅盛

而傅盛的到来,推动了金山的企业改革。

在过往,被360免费杀毒猛烈冲击时,金山的思路不是通过单一产品去正面PK,而是在想所谓的策略。这个策略就是做一系列产品去合围。于是有了海星计划,把所有跟安全相关的产品整合起来形成平台,多款产品合力去打击360。

对于此,傅盛的疑问很简单:“你连一款产品都做不好,如何能做好一系列产品?”

接管金山初期,傅盛几乎砍掉了所有的产品线,仅留下了毒霸和卫士。老金山人感到非常委屈:我们在外面被360干,在内部就被傅盛干,一时人心向背。

但幸运女神这次终于眷顾了金山。傅盛入主不久,就迎来了一个足以影响互联网格局的大事件:3Q大战。

得益于此前傅盛的专注,在腾讯与360二选一发出之时,只有金山一家同时有杀毒和安全的全套产品,并且性能完善。

随后,金山毒霸日活跃从700万涨到1200万,卫士从200万涨到1000万。不仅如此,视360为头号大敌的腾讯很快与金山软件达成了战略投资合作关系,并拿出9亿港元投资了金山。

潮水原本已经涨到了金山的脖子上,突然退了。

05

讲不出新故事

对于金山办公而言,求伯君是亲生父亲,是他将WPS这款产品,从无到有,孕育接生。

而雷军则是养父。WPS虽然给金山带来了巨大的声望,但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其盈利模式实在有限,在整整八年期间,雷军从网游到卓越网试了个遍,四处搞钱,将WPS一代一代抚养长大。

至于傅盛,他更像是一个伙伴。末路的创业者遇到金山于濒死之际,双方互相搭着肩膀帮扶着站起来,撑过了最难的时期,撑到了天降甘霖。而渡过最简单的岁月后,傅盛只拿走了安全这一部分,双方如同两个相交之后的直线,再一次渐行渐远。

现如今,随着雷军的强势崛起,外加金山原先的基础业务,在互联网领域,所谓的金山系或者说雷军系,在互联网领域已经成为了一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强劲力量。

但是,正如我在一开始所说的,壮热的症状源于自身的局限性。

一方面,金山办公由于多年累积下的声望,其自身价值存在着一定的被高估。而另一方面,由于软件行业本身的增速放缓,金山办公亦很难突破其局限性。

此次在金山办公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招股说明书中,我们看到其在“公司所处行业的基本情况及公司竞争地位”栏目中写道,“公司所在行业为技术密集型行业,行业进入需要较高的技术层次。”

我们有理由相信这部分所指的技术壁垒,即为基础办公软件。

从基础办公软件的技术环境和行业竞争格局来看,主要从业者除其自身以外还包括微软Office,永中Office和中标普华Office,单就软件产品而言,招股说明书上那样写确实所言非虚。

但理解所谓的“行业壁垒”,我们必须要结合现今办公文档工具的实际情况来看。

2018年,在线文档领域,风起云涌。

石墨文档完成了近亿元人民币的B轮融资,并开始加速产品方向朝企业级服务转型。

随后,让马化腾感到“惊喜”的腾讯文档宣布入场,创业公司“一起写”被快手收购,字节跳动推出了Lark,以及WPS跟上的金山文档。

相比于office这样重头的办公软件体系,在线文档这个领域并没有太高壁垒,而就办公协同工具来说,这个领域才是方向。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试图找寻金山办公的成长空间。

遍历其全部公告,我所能找见的,最具说服力的优势,有且只有“安全”这一项。

在行政办公领域,是否符合安全可靠总体战略是非常重要的一项要求。而坚持自主核心技术研发、掌握自主知识产权的WPS Office,则是金山办公可以在相关企业中取得优异成绩的重要因素。

在国内96家央企中,金山办公所服务的客户已达82家,比例达85.41%,尤其是在金融行业,全国五大行均为金山办公的客户,而在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就有11家选择了金山办公。

随着企业信息化的进一步发展,考虑到当下的国际关系,越来越多的企业用户选择国内品牌或将成为一个趋势。

然而这依然无法跳出办公软件江河日下的背景逻辑。在未来,更轻量级的,依托“云”为核心的在线文档才是企业竞争的主要战场,而值此时节,金山办公同其他竞争对手,理论上来说都是站在了同样的起跑线上。

至于在此次金山办公招股说明书中,花了大量笔墨着重突出的“人工智能”,由于办公领域和写作领域的双重限制,我们很难想象在这一的巨大技术浪潮中,金山办公可以在这一单点取得多么亮眼的商业成果。

就金山软件而言,其多次穿越周期依然可以在今天勇立潮头,对于这样的前辈,确实值得每一位从业者表示尊敬。

但在投资者们看来,金山软件旗下的四家子公司,则有着完全不同的属性。

西山居凭借着《剑侠情缘》,把金山带到了上市位置,而其所处的游戏领域,前景是光明的,监管是严格,竞争也是极其惨烈的;

而金山云所主攻的方向其实最符合这家老牌技术公司的气质。与此同时在产业互联网的趋势下,该部门在底层技术领域的扎根,将对整个金山系乃至小米系的企业都产生强大的协同效应。譬如小米的AIoT战略的落地,必然离不开金山云的帮助;

至于傅盛所带领的金山网络(现已改名为猎豹移动),在后产品时代生不逢时。从无人货架项目“豹便利”,到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音箱的尝试,乃至硬件领域的“小豹翻译棒”,几番风口的来回扑空,使得其财报越来越难看,股价也从发行时的14美元,跌到了今天的3美元;

最后再来看踌躇满志的金山办公。论资排辈的话,它理应是金山系中最光荣的长子。而此次的分拆,则多少有些扫地出门的味道。讲不出新故事的金山办公,死抱着“AI”和“安全政策”不肯撒手,跟微软斗了一辈子的WPS,也将不得不同巨头一起面对“战场缩小,观众四散”的尴尬境地。

一直残血的金山又一次走到了残血之境,却不知风清扬在哪里。

编辑:zhaoxiaofei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