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破产重组获得通过 贾跃亭可以回国了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05-22 14:28
分享到:

作者:白杨

编辑:李清宇、刘雪莹

自2017年7月赴美,贾跃亭离开中国即将三年整。

最初半年,北京证监局曾三次发文,要求贾跃亭尽快回国处理其债务问题,但贾跃亭都没有回来,也由此有了网络上“下周回国贾跃亭”的调侃。

2017年11月,贾跃亭在美国接受腾讯新闻驻美记者的采访时说,“目前首要任务是完成FF(Faraday Future)的A轮融资,暂时还不会回国。”他的理由是,”债务纠纷会涉及到我,可能会对我产生限制出境和高消费的影响,一旦回国后又来不了美国,FF的融资就没戏了,就垮了。”

贾跃亭话音未落,他就被法院下达了限制消费令以及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一名“老赖”。过去近三年,贾跃亭未曾踏入国门一步,随着他一手创办的乐视网即将退市,很多人更是觉得,贾跃亭永远不会回国了。

但是现在,事情有了转机。

洛杉矶时间5月21日上午9点30分,贾跃亭基于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在美国加州中区破产法院举行了确认听证会,最终,大法官Zurzolo对该重组方案进行了确认和通过。

这意味着,贾跃亭的个人破产重组将进入生效流程,预计将于6月初正式生效。而重组方案的生效,意味着贾跃亭有了回国的可能性,因为他之前担心的国内债务纠纷及“老赖”身份,都将随着方案生效而被暂时搁置。

破产重组系最后一搏

过去几年,贾跃亭虽远在大洋彼岸,却从未和国内断过联系。对于国内留下的一大笔债务,他曾多次通过多种途径表示,从未忘记国内债务,但把FF做成,是彻底还债的前提。

可是,被贾跃亭给予厚望的FF,这两年的发展却十分坎坷。2018年6月,恒大入股FF,这一度让FF的发展充满光明,但两家公司却因FF的控制权问题闹到诉诸公堂,尽管双方最终是以“和解”收尾,但仍然是不欢而散。

对FF来说,恒大的这笔A轮融资可谓是大喜大悲,原计划是用45%的股权换来20亿美元资金,最后却是用32%的股权只换来8亿美元。

这直接导致FF陷入“缺钱”的状态。要知道,在2018年7月,FF刚从恒大手中拿到第一笔钱没多久,其就提出要保证FF 91的量产计划,年底前还需要6.63亿美元。可这笔钱一直没有着落,FF也由此陷入了几乎停滞的状态。

恒大与FF的争议,在于贾跃亭对FF的控制权。这里面,恒大有自己的考量,其认为贾跃亭作为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由他实际控制的FF在中国很难开展业务。

事实上,这也是FF陷入的一个死循环:贾跃亭要还国内债务,FF必须成功,但因为贾跃亭的债务问题,FF的发展又受到限制。

最终,贾跃亭找到了能够解开这一循环的办法——破产重组。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根据美国《破产法》第11章向美国特拉华州破产法院提交了保护破产申请。

据了解,美国《破产法》第11章允许各实体(包括个人)在通过确认重组计划以寻求对债务进行重组的同时作为持有资产的债务人继续经营业务。而基于贾跃亭的重组计划,他将把所有合法认可的个人资产(除了在中国被冻结或没收的那些资产以外)全部转入债权人信托,以偿还债务。

从贾跃亭披露的资产情况来看,他剩下的个人资产主要就是FF的股权,所以他的破产重组计划通俗来讲,就是告诉债权人,我把这笔股权都拿出来了,你们要是信我,就让我继续带领FF发展,FF做大了,这笔股权升值,你们的债务都能还;要是不信我,这笔股权就值现在这么多钱,剩下的债务以后也没机会还了。

这是贾跃亭的最后一搏,这次他把所有债权人都拉到一条船上,债务能否偿还,真的就要靠FF了。当然,贾跃亭选择这个方式,自然也有他的考虑,那就是解开上面提到的死循环。

获得四年中国诉讼静止期

根据重组方案,自方案生效日起,贾跃亭在美国的个人债务将直接解除,与此同时,在接下来的四年内,债权人不得在任何美国以外的管辖地直接主张追究贾跃亭的个人责任,或衍生性地以贾跃亭债权人的名义提起任何新诉因。

而且在方案生效日或债务索赔获准日(以较迟者为准)发生后90天内,债权人要通知并请求中国法院解除贾跃亭及甘薇的失信被执行人及限制出境和限制高消费,并且静止期内不再重新提起。

需要指出的是,债权人在中国并没有丧失对贾跃亭的追索权利,只不过在静止期内不可以。但是,如果债权人从信托中受偿比例达到40%获准索赔分配额,或者从信托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索赔分配额的100%,那贾跃亭在中国的个人债务也将自动解除。

对于为何要为贾跃亭提供中国诉讼静止期,方案中提到,如果不解决贾跃亭在中国的法律诉讼问题,那将对FF中国战略落地及融资都带来影响。方案认为:

1、FF和贾跃亭是不可分割的,贾跃亭的担保不解除,还在失信人名单上,政府考虑到贾跃亭的失信问题,一定会担心与FF的战略合作,从而影响FF中国战略的落地。

2、中国是电动车最大的市场,也是FF最主要的市场之一,而FF中国业务的发展与贾跃亭密不可分,且短时间内无法切断创始人和公司的联系,只要有债务问题和失信人的问题,就有负面影响。

此外,声明还提出,在政府层面,贾跃亭目前的问题是只有债务问题,如果贾跃亭债务问题解决了,就没有历史包袱了。

从最后结果来看,绝大多数债权人也同意了贾跃亭主张的这一方案。这也意味着,最迟在90天以后,贾跃亭在中国的诉讼问题都将被暂时停止,同时,其“老赖”身份也将被解除。

21Tech记者了解到,债权人委员会成员共有五个,其中平安银行是委员会主席,剩下成员是民生信托、海澜投资控股、乐昱投资和奇成投资。

信托资产则包括:1、10%的FF股权;2、20%的Pacific Technology优先股(间接持有6.16% FF的股权),同时包含FF IPO后Pacific的8.157亿美元优先分配权等额外权益;3、对Season Smart股权(恒大持股)的回购权;4、走完中国现有司法程序后,贾跃亭在破产生效前被司法冻结资产的剩余部分(如有);5、对易到资产(东方车云)的诉讼权。

根据方案,经贾跃亭认可的债务主体所申报的金额为61.7亿美元,最终净债务额为34.4亿美元。这其中,包括与贾跃亭有关联的三位债权人的债务,具体为贾跃民的1.83亿美元,贾跃芳的5000万美元,甘薇的2.5亿美元。

FF的下一步

在贾跃亭个人成功破产重组后,所有的目光以及压力都将转移至FF身上。

目前,FF全球共有430名员工,全球CEO由毕福康担任。在贾跃亭提交的一份FF规划书中显示,FF 91以及完成85%,在公司完成B轮融资后9个月即可投产,而FF 81预计要在公司IPO后15个月才能推出。

所以当下,FF最紧要的事情仍然是融资。根据4月14日更新的重组方案显示,FF已经在与数家大型战略投资者密切对接领投事宜,并不断积累意向跟投方;此外,FF也在投行的支持下,正在与超20名潜在债权投资者对接,配合提供更多公司信息,同时也在积极申请美国政府贷款。

针对中国市场,方案也透露多项积极进展,比如FF正在与国内三个省会级城市进行沟通,商讨在当地建立FF中国总部的相关事宜,其中一家已经在MOU(谅解备忘录)的沟通阶段,另外两家也已经在方案的实际探讨中。

资本方面,FF则在与国内的一家全国排名前列的投资集团进行深度商谈。方案称,“对方希望可以参与到我们与某个地方产业落地的投资及合作当中;同时,FF也与几个地方政府的主要资本平台进行着关于产业落地资本合作的方案沟通。”

此外,FF还与国内的两家主机厂在进行合作的深度沟通,其中一家已经在MOU的各自审批流程当中,一家已经确认MOU主要条款。

与此同时,FF表示FF 91中国落地项目已经跟国内合作伙伴取得了重要的进展,作为中国落地项目的一部分,FF计划近期在中国首次举行FF 91产品发布会。

从贾跃亭透露的上述种种进展来看,FF似乎形势大好,但是在没有真正拿到融资之前,FF的生存危机都不能解除,对未来的规划也都是空谈。

当然,对于大多数的国内网友来说,他们更喜闻乐见的可能就是看到“贾跃亭回国”的消息。

但是,已被决定退市的乐视网的韭菜们已经等不到贾跃亭来拯救了。贾跃亭仍然是乐视网的第一大股东。

编辑:王凤至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
  • 5月13日,“万象”2020百度移动生态大会(简称“万象大会”)正式召开。作为百度移动生态最重要的年度大会之一,万象大会吸引了大量创作者和行业人士关注。

  • 5月10日,滴滴公众评议会推出第十二期,聚焦司乘文明和谐共处问题,邀请社会各界共同讨论是否支持公示车内性骚扰者。

  • 国产品牌的崛起见证了“中国制造”向“中国质造”的转变,全球用户也对于中国品牌的认知观念发生了巨大变化,在科技创新上中国品牌在不少领域已具有领先优势,如高铁、网络通信、智能清洁等多个方面,尤其是智能清洁领域经过多年努力取得了质的飞跃。5月10日,追觅科技携手新华网开启了以“新国货 在发光”为主题的线上直播,并对追觅科技的吸尘器新品追觅无线吸尘器V11 DreameTime进行了线上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