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动了谁的奶酪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8-03 07:01
分享到:

记者 杨月涵 汤艺甜

“离开TikTok是个巨大的问题。”当美国总统特朗普明确扬言要封杀TikTok的时候,那些活跃在TikTok上的网红也不得不作出选择。说出上面那句话的明星博主在TikTok上拥有3600万粉丝,在告别视频中,他的话无比实在,比如因为TikTok,他买了房子,能够独居,还能在经济上支撑家庭。

这些博主的告别并不是作秀,毕竟眼下特朗普封杀TikTok的决心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当“威胁国家安全”的帽子终于也扣到TikTok头上的时候,一切便都有了定数。说到底,不过是有着中国身份的TikTok动了别人的奶酪。

TikTok无罪,怀璧其罪。

“杀死”TikTok

“卖身”也不行,特朗普想要的是TikTok消失。当地时间8月1日,《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在特朗普7月31日针对TikTok发出最新威胁后,微软已暂停了收购该软件的谈判。不过收购谈判并未“死亡”,两家公司还在试图弄清特朗普政府的立场。

此前一天,特朗普刚在“空军一号”上表示,他准备签署一份文件,直接动用行政命令或行使紧急经济权,尽早对TikTok下达禁令。

白宫发言人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对TikTok有着非常严重的国家安全关切。我们将继续评估未来的政策”。彼时,《国会山报》就曾分析称,特朗普的发言暗示他不会支持美国公司收购TikTok,意图很明显,要置TikTok于死地。

果然,一天之后,微软暂停收购TikTok谈判的消息就传出来了。按照上述消息人士的说法,在特朗普表态之前,微软和TikTok都已经认为可能会在8月3日就收购协议的大致轮廓达成一致,而特朗普此前的表态也迫使TikTok作出了更多的让步,包括同意未来三年内在美国增加多达1万个工作岗位,但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否会改变特朗普的立场。

TikTok是抖音的国际版,也是中国移动应用产品出海的成功典型,其母公司为字节跳动。上述知情人士甚至透露,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原本要求保留少数股权,但目前他已同意出售其股份作为任何交易的一部分。

如果TikTok够聪明的话,它或许早就能料到这一步。在过去的这段时间,美国政府对TikTok的威胁早已公开化。

7月7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曾提到,禁令是“我们正在考虑的事情”。当时,他已经将TikTok和华为、中兴“相提并论”。随后,就是特朗普亲自出马,表示计划下令将拆售字节跳动对TikTok美国业务的拥有权。但特朗普在最后关头又一次变卦。

树大招风

TikTok当下的处境不免让人想起几天以前那场美国四大科技巨头的“鸿门宴”,其中关于Facebook的插曲,现在看来暗藏前兆。彼时,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却不断将矛头引向TikTok,暗示Facebook要应对来自TikTok的威胁。

Facebook早就做好了甩锅的准备,在其证词流出之后,TikTok CEO凯文·梅耶尔便回应称,“TikTok欢迎竞争,Facebook把自己的行为伪装成爱国主义,旨在结束我们在美国市场的存在”。如今,面临特朗普的施压,TikTok美国总经理Vanessa Pappas在上周六的一段视频中也回应称,“我们不打算去任何地方,TikTok将在美国长期发展下去”。

不管封杀TikTok是不是特朗普的一意孤行,但Facebook这个推手的角色也逃不掉。Facebook正计划下月在其旗下的Instagram上推出短视频服务Reels,在这之前,Facebook于2018年11月推出的独立短视频应用Lasso已经正式宣告失败,而Lasso几乎复制了TikTok的全部功能。

Facebook的应对之策恰恰反映了TikTok的风靡以及由此给“同行”带来的挑战,只不过Facebook恰恰是吃相最难看的一个。2017年是抖音出海元年,那一年字节跳动推出TikTok,文化相近的东南亚成了TikTok出海的第一站,随后,TikTok的摊子越铺越大。

市场调查机构eMarketer的报告显示,2019年,TikTok在美国市场用户规模增长了97.5%,2020年美国用户数量预计将达到4540万人,2021年这个数字将突破5000万。疫情导致更是让TikTok的用户迎来了爆发。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提到,如果TikTok继续发展下去,对Facebook等社交媒体巨头的影响比较大,前两天Facebook其实也有借听证会名义去打压竞争对手的考虑,“现在美国各方都算是各怀鬼胎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学者孙成昊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现在TikTok本身发展得很快很好,相较于其他平台,开辟出了这个短视频的新领域。因此,背后也可能有美国的利益集团在推动,比如Facebook、Twitter其实一直也在短视频领域进行发展,但效果并不如TikTok。

特朗普的盘算

“大的背景还是大选”,孙成昊一语中的。

如今,距离大考只剩3个月,四年前的这匹黑马,手上的筹码早已所剩无几。

在疫情方面,糟糕的应对政策,让特朗普的支持率节节败退。最新发布的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部和益普索集团联合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在7月底的支持率如7月初一样糟糕,目前的支持率为34%,月初则为33%,是上述联合民调自3月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目前,美国仍保持着日均5万-6万的新增确诊速度。

而在种族问题上,特朗普的答卷更是惨不忍睹,55%的白人、92%的黑人以及西班牙裔(72%)反对特朗普对该问题的处理。

经济上,特朗普引以为豪的成就几乎跌入谷底。上周,美国二季度的GDP创下了有记录以来的新低,年化季环比仅为-32.9%,即便换算成同比,也是暴跌近10%的水平。

相较之下,民主党的拜登总体支持率不仅领先近10个百分点,甚至在特朗普2016年获胜的3个州都获得了领先的支持率。

“现在特朗普政府的选情不太好,因此一直在打‘中国’牌,宣扬中国政府正在影响美国民众,这次的TikTok也是类似的逻辑,但其实中国方面并没有这样的行为,包括TikTok上的内容都是美国民众在分享自己的生活。”孙成昊指出。

孙成昊表示,特朗普政府实际上是给了美国民众一个假想敌,而TikTok相当于一个抓手,给了特朗普一个机会,在大选的背景下煽动麦卡锡主义。皮尤之前有一个调查,美国民众对于中国的不满态度有所上涨,特别是在疫情后特朗普的鼓吹之下。

除此之外,孙成昊还提到,在特朗普第一次竞选集会的时候,就有消息称有人通过TikTok这个平台买了很多票但是不去,导致了大面积空场的状态,因此也不排除特朗普有点公报私仇的想法,觉得这个平台并不利于自己的选情,担心可能有更多人通过这个平台去反对他。

生机何在

“从TikTok在国际互联网的角色来看,分量是比较特殊的,中国之前从来没有像TikTok这样现象级的应用在美国这种互联网发达的国家大面积流行”,杨世界直言。

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贸易救济业务部主任刘馨泽也表示,美国这次对中国企业的App的态度,一方面说明了我国互联网应用的国际化程度比较高;而另一方面,则凸显了美国对于本国之外文化的提防心态,担心通过抖音输出一些文化言论,再加上TikTok的认知度和影响力都比较大。

“美国政府试图以国家安全、数据安全的理由封杀TikTok,但实际上,TikTok本身是很安全的”,孙成昊分析称,内容基本都是美国民众分享自己的生活,其数据也并没有储存在中国,基本都在美国或新加坡,至少没有需要通过封杀或者通过企业来买断的风险。

当然,在特朗普的黑名单上,绝不止TikTok一家来自中国的企业,中兴早已是前车之鉴,至于华为,美国一直步步紧逼。8月2日,美国国务院网站公布“干净5G网络计划”,不采用华为的即为“干净5G国家和运营商”。

不过,即便有美国的威逼利诱,但欧盟并没有排除华为建设5G。比如,法国网络安全机构ANSSI负责人近日表示,法国在5G电信网络中不会全面禁用华为设备,而德国电信已与华为加强合作,而不是威胁拆除设备。

杨世界表示,TikTok与华为还是不太一样,华为代表着5G先进生产力的发展,可能会从根基上动摇美国前几十年在互联网领域的领先地位,因此美国对华为的施压甚至包括其供应链。相较之下,TikTok只是一个消费级的应用。

“近期以来,美国也制定了越来越多的政策来针对中国”,刘馨泽建议,还是需要做好相关的法律准备,美国如果要禁止,肯定会有一个法律或者法令作为依据,因此我们可以找到这个依据,对美国的国内法进行研判。美国毕竟是三权分立,司法还是相对独立的,因此如果能找到反驳的依据,就可以借此去法院提起诉讼,利用法律武器去保障。

对于TikTok问题,中国外交部方面也已作出了回应。在7月30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中国政府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依法合规的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合作。美方在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对中国企业做“有罪推定”并发出威胁,暴露了美方所谓维护公平、自由的虚伪性,违反了世贸组织开放、透明、非歧视原则,不利于美国民众和企业利益。

编辑:胡磊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