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回应“封店”原因 专家:或是对长期积累问题的一次性解决

来源:财经网  作者:黄杨    2021-09-19 17:11
分享到:

“就是一个没有为卖家实际考虑的官方回应,没有什么正面、有效的信息。”一个前段时间被亚马逊封了两家店铺的卖家郭靖向财经网科技说道。

9月17日,亚马逊全球开店宣布升级杭州跨境电商园业务,并正式启动首个综合性卖家培训中心。在本次活动中,亚马逊方面首次回应了最近备受关注的“亚马逊大规模封号风波”。

亚马逊全球副总裁戴竫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5个月,亚马逊关闭了约600个中国品牌的销售权限,涉及卖家账号约3000个。这些账号均有多次反复滥用评论的行为,部分品牌甚至涉嫌行贿。

综合此前多家媒体报道,自今年4月份开始,亚马逊启动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封号”行动,重点打击“刷单”等系列违规行为,中国跨境电商卖家也因此接连被“封号”,资金被冻结、货物被锁仓。据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7月统计显示,在过去两个多月,亚马逊平台上被封店的中国卖家超过5万,已造成行业损失金额预估超千亿元。

为什么被封?

据此前多家媒体报道,从今年4月底开始,亚马逊主要针对操纵评论、商品中放礼品卡索评、社交媒体使用现金等方式索取虚假评论的商家进行了一系列“封号”处罚。证券日报将亚马逊这几个月的“封号”行为总结为两波:第一波是对通过各种方式“换好评”的行为进行“封店”处罚;第二波则是重点打击关联账号,打击面从大卖家扩大到中小卖家。

在此期间,多家大卖家损失惨重。其中,被誉为“A股跨境第一股”的亚马逊大卖家帕拓逊主账号被重罚,旗下品牌Mpow的备案被平台注销,资金被冻结,账号被封;义乌华鼎全资子公司通拓科技多个品牌涉及的54个店铺暂停销售、涉嫌冻结资金4143万元; “有棵树”母公司天泽信息近期发布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半年报问询函答复的公告》显示,截至本公告披露日,有棵树在亚马逊平台上被冻结店铺资金约1.28亿元,2021年度累计新增被封站点数约400个。

小卖家郭靖告诉财经网科技,因为刷单评论,他的两家亚马逊店铺被封,涉及资金60万元及500多件货品。

戴竫斐表示,过去五个月,亚马逊关闭了约600个中国品牌的销售权限,涉及约3000个账号,而这些卖家都存在多次、反复、严重的滥用评论及其他违规行为。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亚马逊对这些卖家进行过多次警告,以及他们有多次申诉的机会,甚至恢复了一些我们停用过的账号,但是这些卖家持续的违规,所以我们这次决定终止与这些卖家的合作关系。”戴竫斐还说道。

被封账号能否申诉回来?

被关的店铺是否因为“误伤”而被“封号”?被“误伤”的商家该如何申诉?因“封号”而被冻结的货款和库存又会怎样处理?

戴竫斐表示,如果卖家能证明亚马逊判断有误,或者证明其违规行为只是暂时或者是无意失误,并且能提供如何避免未来再次违规的方案,亚马逊会让这些账号恢复正常运营。

郭靖告诉财经网科技:“申诉没有用。”他解释称,申诉需要找服务商去申诉,申诉费用很高,有的达到上万元,最后可能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而且,即使申诉回来,店铺的权重也没有那么高了。

至于被冻结的资金和商品,戴竫斐称,如果卖家申诉成功,账号里的资金会按照正常流程退还卖家;如果申诉不成功或者卖家不进行申诉,账号内的资金会被暂时冻结90天,冻结资金将用来承担卖家过去客户的退款退货及其他未支付的费用。90天后,卖家如果没有其他违法违规行为,可按照正常流程通过身份验证并把被冻结的资金取回。库存的移除没有冻结周期,除非被发现有销售违法产品的行为,此外,卖家可以进行正常移除库存产品。戴竫斐对被封货物做了上述回复。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称,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宁波新东方工贸有限公司CEO朱秋城认为,亚马逊对其平台上商户拥有的处罚权利包括降权、删除商品链接、封店即拒绝提供平台信息服务等,但资金留存的问题应该通过法院来判决。亚马逊本质上只是一个商业平台,没有权利冻结商户们的资金和货物。

从事账号申诉工作的第三方服务商马鑫告诉财经网科技,虽然中国卖家在亚马逊平台占比非常大,但是亚马逊亚太地区没有太多话语权,很多平台政策都是对中国卖家“特别照顾”。所谓“特殊照顾”,其实也算一种歧视,是针对中国卖家设置且区别于例如本土美国卖家的规则,或者是同一政策下的区别对待。“据说,中国卖家账号比北美卖家账号更容易遭遇审核,更容易被封号;北美本土卖家的销售权限比中国卖家更高,很多产品类目和品牌权限更容易获得,中国卖家就比较难,有些初期根本不对中国卖家开放。”马鑫表示是通过同行交流总结出以上内容。

但戴竫斐却在本次活动中强调:“我想澄清的是,亚马逊的规则和政策是全球一致的,不论卖家规模大小或来自哪一个国家,我们都一视同仁,这些账号的处理并不涉及任何其他外在因素。”

刷单与“封号”,国内电商平台做的如何

上述提到因“刷单”而被亚马逊关闭两家店铺的郭靖告诉财经网科技,除了运营亚马逊平台外,他同时在经营国内的个别电商平台。他还表示,身边有一些朋友也遇到了国内平台经营正常,但亚马逊店铺被封的情况。

消费者王利来告诉财经网科技,他有一位在拼多多卖化妆品的朋友,其店铺内的一款商品在去年用了五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达到了10万+的销售量,但是其中有一半是“刷单”得来的。“淘宝刷单控制的很严格,拼多多新客注册了,马上可以刷单。”王利来与朋友的聊天记录显示。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告诉财经网科技,刷单一般分为正向刷单与反向刷单,前者是指网店出于提高自己店铺信誉的目的,通过雇佣刷单者进行虚假交易的手段,为自己的店铺刷好评以及销售数量;后者则是网店出于打压其他经营者的目的,雇佣刷单者给其他店铺刷差评,使其他店铺的信誉受到损害。但是无论哪一种类型,刷单都是一项以虚假交易为基础的炒作信誉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电子商务法》等法律规定。

据了解,最近几年,京东、淘宝等电商平台都在相继出台“反刷单”系统,精准识别和应对商家刷单炒信行为。去年11月,淘宝上线“反稽查系统”,根据时间、购买行为、客户关联等多个维度对订单的真实情况进行核查;今年9月初,京东公开“电商防刷单方法以及系统”专利,该技术可对平台内的“刷单”行为进行监控管理。

除了技术层面,法律层面也在对团伙“刷单”行为进行打击处罚。2018年6月,3.2亿元全国最大京东刷单案落定,金华市局查处当事人金华吉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织虚假交易案,处顶格罚款200万元,而该案是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后,全国查处组织刷单炒信涉案金额最高、罚没款最高的案件。同年7月,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对淘宝起诉“刷手”李某一案作出判决,因李某在淘宝的购买交易中存在 24 笔刷单行为,严重违反淘宝的交易规则,判定并认可了淘宝要求赔偿 1 元的请求。这是中国第一例电商平台起诉“刷手”并成功索赔的案子。

李旻律师介绍称,国家电商法将“刷单”行为明令禁止,认定该行为违法,如果刷单“”获得非法利益,严重情形可能会被认定构成非法经营罪。平台应尽到此类审核义务,一旦发现“刷单”行为,需要坚决严格按照平台规则处理。

互联网独立分析师张书乐向财经网科技表示,刷单是违规操作,也是对电商平台的破坏,国内平台也有雷霆一击的时候,只是前不久亚马逊的封杀显得更猛烈,但高密度的“封号”,未尝不是长期积累下来问题的一次性解决。

针对国内外电商平台对“刷单”行为的管理策略,他认为平台方永远会为了保证自己的生态而和商家、顾客之间的不正当行为进行博弈,在利益驱动下,管理难题都在不断破解,只是进度不一、侧重不同。平台方也要针对商家各种花式钻漏洞的行为进行不断研究,在依法依规,且掌握充分证据下进行打击。他还表示道。

(应采访者要求,上述提及的郭靖、马鑫、王利来为化名)

编辑:靖程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