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失效”后身陷安全风波,嘀嗒出行“苦熬”网约车混战期

来源:华夏时报  2021-11-19 11:05
分享到:

IPO“失效”后身陷安全风波,嘀嗒出行“苦熬”网约车混战期

本报记者卢晓 北京报道

安全问题一直是悬在网约车头顶的一块石头。这一次它从嘀嗒出行的头顶滚落。

11月16日晚间,嘀嗒乘客崔女士(化名)在网络发文称,因嘀嗒出行网约车司机违规跨平台接单,她从“嘀嗒网约车上跳车”。11月18日,嘀嗒出行发给《华夏时报》记者的回应显示,根据平台公约,已对车主账号的行为分进行相应的扣除,在本次事件未处理完成前,暂停该账户的使用。

目前这一事件还未有最终定论。但它为自今年下半年起,厉兵秣马、高调扩张的网约车企业们提了个醒:无论网约车行业格局如何变化,安全是所有0前面的那个“1”。

预付与违规

目前嘀嗒和乘客崔女士各自的声明存在一些差别。

对于11月16日的网约车行程,崔女士将之称为拼车乱象,但嘀嗒在声明中表示崔女士乘坐的是顺风车。对于这二者之间的差别,嘀嗒出行方面人士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以官方回复为准。不过记者在嘀嗒出行APP看到,嘀嗒仅有顺风车和出租车两种运力模式。而在顺风车模式中,嘀嗒允许乘客拼车,并会在拼单成功后返给乘客一部分资金。

此外,不同于崔女士所称的“跳车”这个关键细节,嘀嗒平台给出的回复则称,“据平台回访车主,车主明确表示自己很快就靠边停车了,随后乘客下车,在录音中也可以听到明显的开门和关门声,此间双方还有激烈言辞的对话。”

在平台与乘客的不同表述中,关键人物都是晚高峰时段跨平台拼单的网约车司机。

嘀嗒出行公布的时间线显示,崔女士在11月16日下午六点前发布了顺风车行程需求,六点零八分,接单车主表示合拼乘客是其它平台用户,崔女士表示不能接受。双方发生言语争执,随后车主表示乘客不同意合拼可以下车。乘客拒绝下车并报警,车主同意。

六点十分,乘客在车上致电嘀嗒客服,表示车主违规多拼,赶自己下车,要求平台核实。客服确认乘客安全后,表示平台不允许车主跨平台接单。此后嘀嗒代替乘客报警。

有网约车司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确实有部分(网约车)司机在多个平台上,同时发布顺风车行程后跨平台接单拼车,“顺风单很便宜,合下来大概一块多一公里。司机拉一个人就能赚回油钱,拉两个人就赚了。高峰时候赚得更多。”但他同时也认为,司机跨平台接顺风单并不容易,“不可能另一个乘客就正好在路边等你,多绕几公里路先上来的乘客不会答应。另外平台都有大数据监测,会发现行程不对。”

而对于嘀嗒出行司机的“硬气”,这位司机认为这主要源于嘀嗒出行的预付模式,“嘀嗒一般拉的都是大单,至少二三十公里。不管乘客上不上车,吵架还是投诉,钱都已经到手了。”

难以约束的司机

目前这场争执中关键的司机还在沉默中。事实上,顺风车的安全问题此前就已经被外界关注。而从嘀嗒出行目前公布的惩罚措施来看,在这场争执未有结果前,该车主不能继续在嘀嗒平台拉单,此外还会被扣出行分。

嘀嗒没有公布具体的扣分额度,但《华夏时报》记者看到,嘀嗒司机行为分的初始分数为满分12分,每项违规扣除分数在90天后会自动恢复。第一次行为分扣至0分以下将被处罚15天封禁,而第二次行为分扣至0分以下,则会被永久封禁。

而在嘀嗒出行列出的一系列违规行为中,与此次纠纷有一定关联度的“言行恶劣严重影响对方出行体验”一项,会被扣除六分,违反车主禁止接单15天。“在合乘期间采取其他手段同时接送其他乘客”,则只会被扣除3分,禁止接单3天。

如果考虑到崔女士文中出现的“威胁”一词,嘀嗒出行的相关规定是,“涉嫌诈骗,威胁和乘人的人身安全”,要被扣除24分,永久封禁。

不过多位网约车司机在被《华夏时报》记者问及扣出行分的严重性时,均认为扣分对司机的影响并不算大。这或许就是有司机明知道平台不允许跨平台接单,却仍违规操作的原因之一。

另一位网约车司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以他过往的经历来看,平时被扣分平台只是会减少派单,或者“尽派些小单”,只有被连续扣分,或者扣至一定分数才会不让出车。“但能出车后,连续拉几天,拉够单数分就回来了。”

在这背后,司机成为各个网约车平台争抢的香饽饽。毕竟,乘客可以靠引流,但有司机才有运力,有运力才能履约订单。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在滴滴APP今年7月被下架后,美团、曹操。高德等多个网约车平台都采取了多种激励措施吸引司机入驻。11月18日,《华夏时报》记者在美团打车司机APP还看到,新司机注册仍可以7天免佣金,此外还有邀请新司机可得奖励等活动。在大力补贴下,不少司机选择同时加入多个平台。

资本推动下的变局

伴随着多个网约车平台对司机的火热招募,资本也成为网约车行业的变局推手。

一个明显的例证是网约车的融资记录在今年下半年被不断打破。9月上旬,曹操出行宣布完成了38亿元的B轮融资。这笔融资当时被称为2020年以来网约车企业所获得的国内最大额度单笔融资。但在10月下旬,T3出行宣布的77亿元的融资,直接将这一纪录翻倍。

不过它们最终还是绕不过跟滴滴的较量。

成立于2014年嘀嗒出行,此前想抢在滴滴之前成为“网约车出行第一股”。不过它的上市之路并不顺畅。今年4月嘀嗒出行在港股第二次递交招股书,但《华夏时报》记者在披露易看到,目前该文件已在“失效”状态,不能查阅。嘀嗒出行在去年10月第一次赴港递交的招股书,也同样过了6个月的有效期。

11月18日,嘀嗒出行相关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市申请失效是港股IPO的正常机制,更多的信息暂时不方便置评,一切以官方通知为准。

从今年4月更新后的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嘀嗒出行的盘子并不大。2020年全年,嘀嗒出行的营业收入从2019年的5.81亿元增加至7.91亿元。而在90亿元的出行交易总额(GTV)中,顺风车占据了81亿,占比高达九成。招股书还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调研报告称,按2019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算,嘀嗒出行是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占据了66.5%的市场份额。

在盈利方面,嘀嗒出行2019年亏损7.56亿元,2020年亏损21.94亿元。但经调整后,2019年及2020年嘀嗒出行净利润都超过3亿元。

招股书显示,2020年嘀嗒出行App每月平均活跃用户大约是1530万。而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公布的数据显示,滴滴APP去年12月的月活是5575.18万,在它列出的移动出行月活榜单上,当期只有第二名哈啰的月活过千万,其他均不及千万。上述网约车司机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滴滴APP下架后,感觉订单相比以前有所减少。但在所有网约车平台中,虽然滴滴扣的最多,但订单也最多。

有互联网行业的业内人士在与《华夏时报》记者交流时认为,未来嘀嗒、首汽、T3出行这些企业还是会在顺风车、专车等单线业务发力。“未来两到三年,市场还很考验出行企业的盈利能力。”

编辑:zhaoxiaofei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