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街年营收持续下滑 直播业务或难挽下降颓势

来源:财经网  作者:丁一    2022-06-10 16:35

近日,蘑菇街发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22财年下半年及全年财报。从财报数据来看,蘑菇街的营收已连年下滑,且距离盈利渐行渐远。

营收利润双降

财报显示,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总营收为1.68亿元,同比下滑29.2%;GMV为52.25亿元,同比下降31.4%。

从营收构成看,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的佣金收入、营销服务收入及融资解决方案收入分别为1.1亿元、490万元、1040万元,同比均有减少,降幅分别为33.1%、83.4%、59%。不过,技术服务收入及其他收入则同比有所增长,分别实现3570万元、710万元收入。

同期,归属于蘑菇街股东的净亏损为2.28亿元,较上年同期1.45亿元的净亏损有所扩大;调整后的净亏损为1270万元,较上年同期2530万元的经调整净亏损额有所减少。

从全年业绩来看,蘑菇街2022财年营收为3.38亿元,2021财年同期为4.82亿元,同比下降30%;净亏损为6.42亿元,2021财年同期净亏损为3.28亿元。

蘑菇街创始人兼CEO陈琪表示,2022年直播电商行业发生了诸多变化,头部直播平台之间竞争日益激烈,市场监管政策收紧,对KOL的约束愈发强有力。与此同时,疫情的限制也影响了全国订单的履行,导致销售额和收入低于预期。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表示,蘑菇街营收自从2020财年以来处于下滑态势,至今未见增长态势。“疫情对时尚消费有影响,加上频繁转化赛道,蘑菇街的核心业务起色不大,营收的连年下滑似乎已经注定。”

连年亏损 距盈利渐行渐远

All in直播两年之后,蘑菇街并未出困境。财报出来当日,截至美股收盘,蘑菇街下跌1.67%,报2.35美元/股。

从业务角度来看,蘑菇街此前曾错过社区、社交电商等多个风口,随后将直播作为其救命稻草,但业界观点认为,仅靠直播也难以挽救蘑菇街。为应对危机,蘑菇街开始探索新的机遇,致力收入结构多样化。

比如,创新“轻自制”模式与收购杭州锐鲨科技有限公司。据了解,而锐鲨科技的商业定位,主要是为品牌提供一站式、个性化全域运营的定制服务,包括各类代运营服务、数据平台等软件服务以及流量投放等增值服务。本质上都是蘑菇街对于平台商户运营的加码。

从财报来看,这推动蘑菇街2022财年下半年的科技服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45.3%,至3570万元。但业界认为效果比较有限,远远不足以抵消收入大头的下降。

事实上,蘑菇街的财务表现近年来并不优异,过去五年,蘑菇街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财报数据显示,2018财年-2022财年,其调整后净亏损额分别为4.202亿元、2.397亿元、4.142亿元、5100万和8260万元,五年累计净亏损超12亿元。同时,其营收已连续四年下滑,2019财年-2022财年分别为10.74亿元、8.353亿元,4.824亿元和3.375亿元。

莫岱青指出,蘑菇街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距离盈利已经越走越远。常年的亏损,虽然中间有收窄,但未阻止颓势,市值也大幅缩水。

过度依赖直播电商 蘑菇街未来在哪

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GMV为52.25亿元,同比下降31.4%;直播业务相关的GMV同比下降23.0%至48.46亿元,占总GMV的92.7%。2021财年全年,蘑菇街的直播GMV占平台总GMV的比重为78.5%。

从数据上来看,尽管2022财年下半年,蘑菇街直播业务GMV占平台总GMV比重再创新高,达到92.7%。不过,其绝对值却在经历了自2018财年开始的数年增长后,首次迎来了下滑,同比降幅为23.0%,至48.46亿元。

由此可见,其直播业务增长或已见顶。业界观点指出,这也导致蘑菇街的收入主力——销售佣金收入进一步下滑33.1%。观点认为,前两年直播业务GMV规模不断增长时,也未能带动其佣金收入实现增长,根源或在于蘑菇街缺少具有影响力的头部主播,议价能力不足,商品转化率低。

莫岱青指出,蘑菇街对直播表现越来越强的依赖,但一项业务的增长是有天花板的。她表示,一方面,蘑菇街要面对淘宝、京东、快手、抖音等的竞争,另一方面随着薇娅、雪梨、林珊珊偷逃税被罚,直播电商监管进一步收紧。“头部主播效应被分散,直播电商行业还有许多未知,因此对蘑菇街来说也是考验。另外它一直在努力寻找方向,比如时尚电商、直播电商、短播等,很多探索还在路上。”

未来,蘑菇街的退路在哪?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表示,它的退路就在于其一直以来擅长toB的服务能力,至今蘑菇街平台的主播仍然是全网粉丝转化效率最高的一批主播,在这么小的流量盘子里,还能做出单场上亿的销售额说明蘑菇街在to B运营的方面是很强的。“但是很可惜一直以来这个能力没有被放大。如果真的去做他们更擅长的事情,不再去品流量规模,或许还有翻身的机会。”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也曾表示,直播电商已经进入成熟期,除非新一轮硬件技术带来全新的变革,不然竞争就在于差异化、精细化的经营发展。目前,直播电商平台高度集中,蘑菇街没有机会也没有能力再分到这杯羹,而相较之下,第三方服务行业是分散的,转型做MCN机构或者供应链服务商不失为一条好的自救之路。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