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巢推出洗衣服务 商业化变现之路又分了个岔?

来源:财经网  作者:黄杨    2022-06-28 17:54

近日,据多家媒体消息,丰巢科技(下文简称“丰巢”)在全国正式上线了丰巢自营洗衣服务,用户在丰巢智能柜小程序/App端选择“洗护套餐”后,可将衣物放入丰巢柜或选择顺丰免费上门取送。完成清洗后,衣物会被配送至快递柜。

据了解,丰巢主要以套餐形式提供衣物和鞋靴清洗服务,价格在70-140元不等,目前平台可清洗的衣物包括羽绒服、衬衫、毛呢大衣、西装和鞋靴等。

今年4月,丰巢已于深圳试点洗衣服务。彼时,有媒体报道称,丰巢表示,预计洗衣业务将在上半年覆盖超过60座城市,并在下半年新增1-2项社区生活服务。

公开数据显示,丰巢快递柜目前覆盖全国200多座城市,柜机数量超过30万台。为缓解经营压力,丰巢近年来逐渐将业务从物流行业拓展到电商、政务、广告传媒、生活服务等其他领域。

丰巢的新生意

据了解,用户可以通过“丰巢”小程序或App端下单,选择上门取件(衣物)或将衣物放就近丰巢柜。完成专业清洗后,衣物会被配送至用户楼下快递柜。

“丰巢洗衣”页面信息显示,目前丰巢洗衣主要按衣物、衣鞋、鞋靴三类特惠套餐收费,其中任洗3件、4件、5件衣物/衣鞋分别为89元、109元、129元(原价为139元、159元和179元);鞋靴任洗2件、3件、4件则分别为79元、109元、139元(原价为129元、159元和179元)。

值得注意的是,通过线上下单、上门取送,线下洗衣完成从洗衣店到用户对接的O2O洗衣并非丰巢推出的新产物,早在2015年前后,一众打着O2O洗衣的平台,如定位在满足上班白领和家庭主妇生活洗衣服务的 “我要洗衣”、搭建中央厨房的“上海干洗客”、24小时在线洗衣的“上海泰笛洗衣”等品牌应运而生,获得资本青睐。

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要洗衣”的App版本升级和公众号的内容更新均停留在了2016年; “多洗“洗衣店也在2017年陷入拖欠工资、工厂搬迁、公司租用的注册地人去楼空等负面旋涡中。面对洗衣O2O的日渐式微,走不通的业务模式、居高不下的成本、为快速扩张而投入的大额补贴似乎成为行业落幕的最后注脚。

有分析认为,当时洗衣O2O主要分为自建洗涤工厂、物流体系的重资产模式,以及洗涤厂合作,无线下门店轻资产模式,但两种模式各有弊端,重资产模式受人员、资金及地域的限制,发展速度受限,而轻资产则被不可控的服务质量拖累。

同时,洗衣O2O成本非常高。洗衣O2O的服务流程包括预约、取件、清洗、送回、评价,有媒体报道称,一系列服务下来,客单价在50-80元左右,而每一单的平均成本将近40元。另外,相较于传统的洗衣店,O2O洗衣还要支付额外的物流、运营以及服务人员的成本。

洗衣O2O的发展困境,从需求端也传导出用户存在的三个痛点,分别是便利性(取送及时)、价格和洗涤品质。丰巢推出的洗衣服务能解决这些痛点吗?

据悉,在衣物取送上,丰巢提供两种方式,一种是用户自己将衣物放置丰巢快递柜,另一种是线上下单后由顺丰速运提供衣物运输,洗衣时长在7-11天不等。

在衣物洗涤上,财经网科技发现,丰巢在各端口显示洗衣服务是“自营”,具备品质洗护、标准工序和售后保障能力,不过,据《南方都市报》消息,丰巢洗衣是由第三方干洗公司提供洗护服务。

丰巢洗衣若是选择了轻资产模式,其如何保障衣物的洗涤质量?针对衣物洗护破损、洗护过程中物品丢失问题又将如何赔付?

丰巢在洗衣服务下单页面中写道,丰巢将依照实际洗护物品(衣物、鞋靴)的损坏情况和《丰巢洗护服务协议》判定赔付金额。另外,针对洗护衣物在洗护过程中因丢失造成的实际损失,将根据洗护物品价格或购买物品的实际年限判定赔付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丰巢还对2000元标准进行了划线,一方面,丰巢提供的洗护服务仅适用于2000元以内的洗护物品,价值大于2000元的衣鞋、奢侈品牌衣鞋(含明星签字款衣鞋)不在清洗范围内。另一方面,下单时候如未购买保价服务,洗护后的任何事故赔偿额度将不超过2000元。

具体服务满意度可能需要用户在真实体验后投票,丰巢能否借洗衣赚钱也暂时无从知晓。不过就丰巢推出的这项衍生业务而言,有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此表示“有点无厘头”。

“之前有个玩笑,丰巢快递柜是个筐,啥都能往进装。丰巢快递柜不仅是快递的取送,也是一个面向用户的一个信息窗口,而这个信息窗口又可以面向体量有限的用户推出各种服务业务。”丁道师在向财经网科技解释该玩笑的原由时说道,最近丰巢推出的洗衣业务在业务逻辑上可能走不通,因为洗衣业务是消费升级时代下催化出来的需求,并非刚需和高频的业务,且面向的消费群体有限。

商业化之路坎坷

2019年,丰巢科技基于其业务发展需要进行股权重组,丰巢科技境外融资平台HiveBoxHold-ingsLimited(下称“丰巢开曼”)通过协议控制方式控制丰巢科技。而丰巢开曼又为顺丰控股股东明德控股的境外子公司,王卫(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为实际控制人。据顺丰控股的公告显示,丰巢开曼2019年净资产为36.49亿元,营收为16.14亿元,净利润亏损-7.81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营收为3.34亿元,净利润为-2.45亿元。

亏损之下,创收和变现成为首要目标。2020年5月前,存放于丰巢的快递取件免费,若快递滞留时间较长,用户可自主选择打赏快递柜。但从当年5月起,丰巢将针对滞留快件收费,即普通用户免费存放快递的时间缩短为12小时,超时后收费0.5元/12小时,3元封顶。

丰巢“超时收费”的消息引来大范围消费者的讨论与抗议。有媒体报道称,各地用户表态抗议,杭州多个小区及上海多个小区纷纷发起了停用抗议或联合抵制。此后,丰巢还相继探索过社区团购、电商、驿站等业务企图商业变现,但至今没有爆发出多少火花。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解筱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智能快递柜发展的主要困境在于如何协调快递企业和消费群体,解决公益服务和市场经营之间的矛盾,培养大量消费者广泛使用的习惯,更进一步提升智能化服务水平,探索被各方接受的盈利模式。

上述媒体报道称,有物流从业者分析称,快递柜以其高频性和高密度布局成为赢得社区服务的一个高地,但快递柜目前仍处于投入期,在部分地区,快递柜仅仅扮演派件、寄存功能,投递入柜比率仍不高。如何与驿站等多元业务结合,满足社区用户多元化需求,并进一步深化用户认知,实现快递柜更灵活的商业转化,是快递柜品牌需要思考的问题。

对于丰巢当下的新业务探索,丁道师则分析认为,除了基础服务不到位,消费者的体验比较糟糕外,丰巢更重要的问题是议价能力弱。其认为,丰巢或许最应该做的就是发挥好基础的便民功能,与物业、居委会一起探索出快递收费的最优模式之后,再去想其他的“花招”。

编辑:靖程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