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道|抢滩港股,新东方能否重回巅峰?

来源:财经网  作者:王凤至    2020-11-09 16:48
分享到:

抢先好未来,新东方成为第一个赴港二次上市的教育中概股。

11月9日,老牌教培巨头新东方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股份代号9901,开盘较发行价1190港元涨16.1%,报1381港元,市值超2335亿港元。完成香港第二次上市后,新东方香港上市的股份与纽交所上市的美国存托股票将完全可转换。

根据聆讯资料披露,新东方通过本次全球发售募集资金总额(在扣除承销费及发售费用前)约101.3亿港元(假设超额配股权未获行使),或约116.5亿港元(假设超额配股权获悉数行使)。计划将全球发售的所得款项净额用作提升其学生学习体验的技术投资、公司业务增长及地区扩张、战略投资及收购,以及一般企业目的及营运资金需求。

募资超百亿,跻身港交所首支千元股

1993年借留学培训市场红利起家,2006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新东方为国内最大的民办教育服务提供商,业务覆盖K12校外辅导、海外及国内备考、成人语言培训、学前及中小学教育、教育材料及分发、在线教育及其他服务。

事实上,香港资本市场对新东方并不陌生。

去年3月28号,新东方旗下整合了所有线上业务的“新东方在线”赴港上市,以当时10.2港元的发行价来看,尽管这一年多以来新东方在线从经营业绩上来看并不出色,净亏损持续扩大,但资本市场对教育赛道的看好仍刺激其股价的一路抬升,目前相较发行价上涨近两倍。在加上中概股公司在美面临越来越复杂的监管环境,空头虎视眈眈,中概股公司回归正在加速。

中银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对财经网指出,“中概股回归香港上市目前来看仍是趋势,新东方回归对业内其他公司会带来有别于网易和京东回港股带来的示范效果。当然在疫情冲击留学行业的情况下,目前新东方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但其品牌优势仍有别于行业内其他同业。”

开辟“第二战场”分散二级市场风险,两地融资获得利益最大化,二次上市的新东方能否复制新东方在线的上涨速度,成为很多投资人关注的重点,也为猿辅导、作业帮等企业未来IPO提供了参照。

每股1190港元的发行价让新东方成为港交所首支千元股,全球发售总额超过百亿港元。

新东方指出,在确定发售价时,综合考虑了其于纽交所交易的美国存托股在2020年11月2日(定价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市价等因素。按照每公司普通股份为价值0.01美元的纽交所上市美国存托股票比例计算,发售价约合每股153.45美元(汇率为1.00美元兑7.7548港元)。

但安信国际在10月30号发布的研报中也提示,10月30日公司的市值为279.6亿美元,收市价为165.5美元,预期融资款约为119亿港元,规模较大,股价的短期上涨空间有限。

俞敏洪持股12.3%,押注OMO战略变革

根据新东方向港交所提供的聆讯文件,目前新东方创始人兼执行主席俞敏洪持有公司19750272股股份,占已发行股本总额约12.3%,为新东方主要股东。独立董事包括百度CEO李彦宏、Denny Lee(李廷斌)、John Zhuang Yang(杨壮)。

图表来自新东方招股书

新东方指出,此次全球发售募集所得款项的40%将用于技术投资(包括大数据分析及AI技术)以及改善OMO(线上与线下融合)系统的功能及效率以及其他学习平台,约30%用于业务增长及地区扩张,约20%用于战略投资及收购,约10%用于一般企业目的及运营资金需求。

以此计算,新东方未来将投入约46亿港元持续推进OMO等战略。

事实上OMO并不是新概念,而是新东方在2014年就推出的线上与线下融合(OMO,online-merge-offline) 标准化数字教室教学系统,即依托线下课程与互联网技术相结合,最大限度整合线上至线下教育资源,打造出的集服务、运营为一体的教育平台。

俞敏洪此前表示,OMO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教学场景仍为线下,通过在线布置和批改课程作业的方式来实现OMO;未来的OMO2.0则是将地面课程的一部分搬到线上,把在线授课、地面授课以及课前预习、课后作业等环节连接到一起,实现线上线下无障碍打通。

简单来说,在过往数年中OMO解决的是对新东方线下多年知识、资源积累的数字化、集中化分析,应用在产品服务中提高内部运营效率,更多是作为线下学校老师授课的辅助和补充,但并不能解决用户来源的问题,同时也没有自建流量池的积累,这在如今在线教育赛道获客渠道白热化的争夺中就显得声量不足。

今年以来OMO再次被俞敏洪频繁提起,目的是要应对疫情造成的大面积停课冲击,但随着疫情得到控制,新东方的主战场仍是线下面授课。

此前有媒体观点指出,如果不能实现面授课和线上课程学习内容效果的深度交融,OMO的本质和十几年前的混合式教学并无差异。新东方推进的OMO2.0战略能否穿越疫情周期同时拉动企业转型,本质上还是对其接下来获客能力、成本控制、产品服务能力与效果的考验。

“大船”摇摆,能否赶上错过的风口

作为国内民办教育领域的“老大哥”,新东方在过去27年中牢牢盘踞线下教培市场,从出国留学培训拓展至k12辅导等全年龄段产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几乎没有对手。但随着2014年在线教育的爆发,竞争的空间和维度被打破,竞争者早已不局限于传统教培市场。

一方面是老对头好未来从最开始就专注K12赛道,2013年开始战略转型,推进在线教育业务的改革更早、更彻底;另一方面是作业帮、猿辅导、跟谁学等纯在线教育厂商更理解互联网模式打法,加大营销投入换规模化速度,在品牌知名度和用户体量上更增长优势明显。

相比较之下,新东方在线业务的推进稍显迟滞。

好未来2017年就完成了互联网转型,而新东方同年底将才所有线上业务整合到新东方在线中,“独立门户”发力线上市场。再加上早期新东方在线管理层人员主要来自此前线下业务负责人,对互联网渠道、营销、市场等方面的理解需要一定适应阶段,客观上来看更多是在摸索和跟进之间徘徊。

不论是老对头好未来,还是近两年迅速崛起的跟谁学,其市值均曾超越过新东方。近期宣布完成22亿美元融资的猿辅导估值已经高达155亿美元。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财经网表示,“新东方这样的老巨头因为路径依赖影响了创新性而增速放缓并被同行赶超,如果不能通过并购来实现对这些新竞争者的联合或合并来化敌为友,则新东方进一步丧失竞争优势的可能性极大。”

此外,疫情造成的影响也在新东方业绩中有所体现,转型变革迫在眉睫。根据10月13日新东方发布的2021财年第一财季财报。财报显示,新东方2021Q1净营收9.864亿美元,同比下降8%;净利润1.747亿美元,同比下降16.4%。

今年9月新东方在媒体沟通会中提出的“双平台”战略(纯在线教育平台和OMO平台),昭示了这艘“大船”接下来的行驶方向。海外相关业务负面影响短期内无法消除,聚焦K12和大力发展在线业务成为突破要点。赴港募集百亿资金,扩大技术投资和平台建设,也是新东方突破发展瓶颈的新路。

编辑:赵非
新东方 港股 上市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