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千万级网红二驴直播间内脏话不断 曾承认夸大宣传求网友放过

来源:财经网  2021-04-19 17:28
分享到:

近日,微博上一则“千万级网红直播脏话不断”的话题引起广泛关注。

据新浪新闻消息,有网友反映,近日某短视频平台主播《驴嫂平荣7点直播》的直播间中,一男子脏话不断,言语粗俗不堪。

网友指出,该男子是《二驴的9点直播》的主播二驴,在某短视频平台拥有粉丝4400多万。网友认为, 直播间不是自家小院,满嘴脏话污染的是风清气正的互联网大环境。

曾承认夸大宣传 求网友放过一马

实际上,这并非是主播二驴第一次引发争论,早前他因曾承认在直播宣传中存在夸大宣传的行为而被网友热议。

据深圳卫视报道,因带货直播走红后,网红二驴和妻子平荣也转战带货直播。平荣曾带货一款松茸酒,声称可以抗辐射,并且还可以治愈失眠等症状。

“喝个松茸酒就能抗辐射”这一说法遭到了打假人王海的质疑,王海表示会帮助网友们求证维权。几天后,二驴和妻子在直播平台上承认夸大宣传,表示下次一定改,希望大家放他们一马。

针对网友提出的王海爸爸怎么不“打”你的问题,二驴在一则视频中回应称自己在直播间真管王海叫“爸爸”,并表示人家“打”你,就是你有毛病、你有刺,“我二驴两口子有啥事,我们面对批平台也好,面对谁也好,我们承认,我们不犟嘴,确实是夸大宣传了我们认,但我们下次一定改,希望大家放我们两口子一马。”

另据报道,二驴承认卖酒夸大宣传后称有赔偿方案,但具体方案没有放出。报道指出,有媒体随后向对方求证,是否会对买了酒的消费者进行赔付,却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平台数据显示,二驴妻子平荣“驴嫂平荣7点直播”的账号拥有2453.2万的粉丝。

针对这种在直播间夸大其词、虚假宣传屡见不鲜的现象,《广告法》第三条规定:“广告应当真实合法,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第四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的内容,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

《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也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

此前,中国广告协会正式也布了《网络直播营销行为规范》,规范对于主播,明确规定在直播活动中,应当保证信息真实、合法,不得对商品和服务进行虚假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

被传不按合同直播让商家巨亏千万

除了涉嫌虚假宣传之外,二驴还曾被爆收取商家百万坑位费带货,但却不按合同直播让商家亏损千万。

据南方都市报援引商家爆料称,参与了快手主播“二驴”2020年12月26日在广州海心沙的直播,并支付了50万元-100万元不等的坑位费,但最终效果不达预期,其中部分口头约定以及合同约定的条款没有得到履行。

报道称,部分参与直播并遭遇违约的商家已经自建了一个“维权群”。据群主透露,群里有近10位商家,大家总亏本金额已经在1000万元以上,“大部分商家都亏了60%以上,100万坑位费最少亏了60万。”

据报道,JLV公司和活动主办方FAN严选对上述爆料都采取回避态度。天眼查数据显示,JLV的运营主体是广州玺茜日化商贸有限公司,二驴的妻子平荣持股95%,法人井玉坤持股5%。据媒体报道,井玉坤是二驴父亲的名字。

上述报道指出,商家彭某起初缴纳了100万坑位费,JLV的工作人员告诉其活动力度很大,随后彭某又追加了一个茶叶礼盒,坑位费同样是100万元,当时JLV工作人员在微信里承诺,直播期间“全场只有一个茶叶”产品。

彭某表示,直播当天除了自己的茶叶礼盒,还有一款乌龙茶,完全违背了当初“没有竞品”的承诺。同时,他表示直播时的流量没有达到当初宣传的预期,水分太大。据彭某透露,他们花了200万元上的两款产品,最终合计赔了六十五万元以上。

报道还指出,另一位花了100万坑位费上直播的羽绒服商家在合同里明确签订的内容却没有被执行。商家王女士称,在直播当天,本应由她的公司底价供货的两款亮色羽绒服被替换掉了,从而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她希望能按照合同约定退回100万的坑位费,FAN严选和JLV却都不认帐。

王女士称,JLV的人说的合同是跟主办方(FAN严选)签的,跟他们没有关系;主办方(FAN严选)则没有明确的交代,但是商品的的确是被JLV内部的工作人替换掉的。

另外,报道援引一份录音内容显示,FAN严选工作人员一名工作人员称,FAN严选和二驴公司JLV分成模式是,如果最后所有收入超过了前面的投入,利润是JLV和FAN严选对半分;如果收入还达不到投入,则需要拿全部收入去补前期FAN严选的投入,如果补上去了还亏1000万,FAN严选也认。“到现在为止谁都赔钱,只有他(二驴)挣钱,他还不承担风险。”

值得留意的是,此前网络上流传一份二驴的谈话视频。据视频内容显示,二驴声称,以前我们卖货,不管你赔了赚了,最高的时候100万一坑,为什么叫坑位费,就是坑你。比如卖一个水杯,我要收100万,另外还要收15%佣金,后来降成50万20万10万,你们看没看到明星收坑位费最后赔钱的,那没有办法,那叫坑位费不叫赚位费。

此前,坑位费太高而销售太低一事曾被媒体广泛报道,不少明星甚至因此遭到业界吐槽。互联网分析人士指出,这种“一锤子买卖”填满了MCN的腰包,但却会因此为行业发展蒙上阴影。

新华社点名短视频炫富  内容创作不该让社会责任靠边站

近日,新华社官微点名批评一些一些短视频平台炫富成风,对当下短视频中出现短剪一次头发就要花费1万元,在“总统套房”住一晚要7.5万,花199万元“坐月子”等内容进行了点评。

新华社指出,当下以奢侈生活为卖点的炫富短视频,奢靡之风愈演愈烈,一些短视频创作者一味追求流量和利益,让社会责任靠边站频繁展示的纸醉金迷内容腐化社会风气,新华社表示,“这股奢靡之风该管管了!”

据网友爆料称,二驴也有炫富的行为。据一则网络视频内容显示,二驴声称自己一个月零花钱600万,并用手机展示了余额。

据业内人士透露,这种“炫富”行为,除了给社会带来焦虑情绪之外,还有不少人还会利用这种“炫富”吸纳粉丝进行收割。

此外,还有“吃播”、“喝播”乱象也引起中纪委网站等网站评论称“畸形审丑”,亦有网友认为,针对各种不良的内容传播真的需要管一管,否则会带坏风气。

互联网观察人士指出,相较于一些腰部的短视频创作者、直播带货者,拥有上千万粉丝的主播具有更大的影响力,其影响力不容小觑。在直播行业正处于快速成长的当前,这些大主播们更应该在言行举止以及内容创作上做出良性示范,为净化网络环境做出表率,而非作出不良示范,加剧行业乱象。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