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买菜申请赴美上市,尚未盈利仍需苦心经营

来源:财经网  2021-06-09 18:06
分享到:

6月9日,叮咚买菜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申请文件,拟以“DDL”为股票代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一直以来,在生鲜电商市场鏖战都需要大量资本输血,此前有不少企业因缺乏资金而黯然离场,叮咚买菜也一度被质疑“难以为继”,而IPO则是企业最大的输血池。

不过,互联网分析人士指出,上市并非万能药,尽早实现自我造血才是生鲜电商的出路。目前,叮咚买菜除了尚未实现自我造血之外,还面临着内忧外患。

净亏损额不断上升

资料显示,上海壹佰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线上生鲜配送平台叮咚买菜于2017年5月正式上线,以前置仓模式为经营特色。

自2017年5月首次进入上海以来,叮咚买菜目前已经将业务扩展到全国29个城市,其中5个城市已实现并保持了每月超过1亿元GMV(总交易额)的记录。

从交易额来看,叮咚买菜的营收正在不断增长,公司总营收从2019年的38.801亿元增长至2020年的113.358亿元。

不过招股书显示,叮咚买菜仍处于亏损状态,净亏损额还在随着经营规模的扩大而上升。

2019年,叮咚买菜净亏损18.734亿元,这一数字在2020年扩大至31.769亿元。对比2020年一季度和2021年一季度,净亏损分别为2.445亿元人民币和13.847亿元人民币,净亏损率也从9.4%上升至36.4%。

据了解,目前叮咚买菜采用的前置仓库、自养骑手等策略,这都属于重资产、重运营模式,业内观点认为,伴随业务的扩张,这些无疑都会迅速推高运营成本。另外,前置仓需要在高密集的情况下才能发挥网格效应,需要有高频订单下才能保证盈利,叮咚买菜要想实现稳健运营,或许还需些许时日。

叮咚买菜在招股书中表示,IPO募集所得资金净额将主要用于扩大现有市场的渗透率并扩展到新市场;进一步增强上游采购能力;提升技术和供应链系统;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前置仓模式或成掣肘

在IPO之前,叮咚买菜曾经历了数轮融资,背后折射出其无法盈利的尴尬局面。

对于叮咚买菜来说,前置仓是其优势所在,但也面临着无可避免的缺点。简而言之,前置仓模式是在距离用户最近的地方布局仓储、分拣和配送一体的仓储点,业内对于这种将生鲜密集存于线下仓内的模式也存在较大争议。

首先,前置仓前期投入高昂。有互联网观察人士指出,需要大量资金来布局前置仓和研发的模式,决定了前置仓只适用于人口密度大、客群年轻稳定的一二线城市,在下沉市场行不通。因此,叮咚买菜服务范围只覆盖上海、北京等29个城市,而其自建配送体系也拖慢了其扩张速度。

相比较社区团购“预售+次日达+自提”模式,前置仓要比拼区域密度,需要用规模来摊平成本,其运营模式更重,大量的前置仓建设也将为叮咚买菜带来巨大压力,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将会成为其掣肘。

另外,前置仓模式对于消费者的需求预测较高。前置仓想要保证快速地配送,就要保证充足而多样化的产品库存,但往往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很难把控。这种不确定性也为前置仓模式带来一定的风险:如果库存不够,会有断货的风险;如果供大于求,则有货物积压的风险,而积压带来的折损率又进一步压缩了利润空间。

曾有业内人士指出,“前置仓模式不是未来生鲜电商的终极业态”,因为前置仓难以克服品类宽度、客单价、毛利率和损耗等问题。

不可否认,前置仓能够满足用户对于生鲜时性的需求,的确具有一定的想象空间,但从当前情况来看,叮咚买菜亏损依然严重。据媒体报道,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曾表示,公司经营一年以上的前置仓,日均单量在1000单左右、客单价达到65元的情况下,才能实现盈利。

可以预见,在未解决前置仓难以盈利的问题之前,叮咚买菜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投诉频繁 暴露生鲜电商“瑕疵”

备受资本青睐固然是好事,但在资本裹挟下疯狂向前的生鲜电商,也暴露出了不少的“瑕疵”,叮咚买菜亦如是。

4月13日,叮咚买菜签订了依法合规经营承诺书,作出“不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商品,建立并执行严格的食品安全管理制度;不发布违法广告,不对商品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等承诺,成为首批签订《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的互联网平台企业。

据大众证券报,在叮咚买菜签订《依法合规经营承诺》的同一天,仍有消费者投诉叮咚买菜的拉新活动涉及虚假宣传。

报道援引该消费者提供的活动页面截图显示,在邀请好友注册叮咚买菜帐号并实付一笔满25元的订单后,邀请人可以获得一张满59-40元的优惠劵。但在该网友邀请好友注册并成功下单后,叮咚买菜拒不发货甚至取消其好友的订单。客服给出的理由是“系统自动封禁账户,该问题无法解决。”

此前,大众证券报曾报道叮咚买菜在食品安全问题上“翻车”。4月9日,杭州的包女士通过叮咚买菜购买了一袋单价10.3元的鲜冻螺蛳肉。收到商品解冻后,令人作呕的事情发生了——螺蛳肉里居然有十多条白虫。

财经网科技梳理发现,在签订合规经营承诺书之后,叮咚买菜在食品安全上仍频遭投诉。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消费者投诉称在叮咚买菜“买到的牛奶临期+胀包+已变质”“配送发霉的食物”等问题。

除此之外,有关服务的投诉也不在少数,“缺斤少两”“客服不理人”“配送超时”等都是投诉比较集中的问题。上述迹象表明,叮咚买菜在“提供优势服务”这一块的掌控力正在失衡。

据网络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显示,2020年度“叮咚买菜”共获得9次消费评级,其中,获9次“不建议下单”评级,全年整体消费评级为“不建议下单”。

众敌环伺 前路未知

除了盈利、投诉等问题,摆在叮咚买菜面前无可回避的,就是来自于行业的竞争。

在叮咚买菜提交招股书的同一天,其老对手每日优鲜也递交了招股书,在争夺“生鲜电商第一股”的同时,双方未来的竞争也将越发焦灼。

此外,叮咚买菜还面临着来自多点、盒马、京东到家等企业的竞争。成立于2015年的多点,拥有线下商超的稳健客流;盒马和京东到家则背靠巨头,除了在流量和资金上不弱之外,还能依托各自电商的庞大用户群。

极光iapp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叮咚买菜App活跃用户为141.96万人,安装渗透率为1.09%。而排名前两名的生鲜电商App多点和盒马,活跃用户分别为220.72万、203.66万,安装渗透率为2.59%、2.02%,两个指标高于叮咚买菜。

除了来自老牌对手的角逐,各类社区团购企业的涌入,也给叮咚买菜造成了更大的压力。对于叮咚买菜来说,好处是能够共同教育用户、培育市场,提升生鲜电商渗透率,但其弊端也很明显,社区团购目标用户群体与生鲜电商多有重叠,并且从底层迅速扩张至一线城市,对叮咚买菜原有用户的争夺来势猛烈。

另外,社区团购的巨头们有资金、有资源,对价格敏感的用户吸引度更高,而其迅速扩张的趋势,对于叮咚买菜来说也算不得是好消息。

放眼已拼至眼红的生鲜电商领域,巨头已然越来越多,生鲜不再是小量级企业的舞台。而生鲜电商本身环节复杂,对于运输、存储又有着更高的要求,因此生鲜电商战事远未停止,对于仍未盈利的叮咚买菜来说,上市或许只是一个开始,前路未知,未来仍需苦心经营。

分享到:
  • 热门排行
  • 大家喜欢